乱世悍妃_繁尘【完结】

  《乱世悍妃》作者:繁尘

  她本是瑞王府嫡长女、中楚国正一品郡主。一岁识字、三岁习武、四岁始读兵书、五岁医毒双修、七岁当称中楚第一天才。八岁父亲战死,她金銮请命。十年边关、十年卫国。然,圣上不仁、兔死狗烹……

  “若有来生,我势必将欺我瑞王府之人千刀万剐、让他们血债血偿!”

  上天厚待,一朝重生,她成了皇宫最底层的宫女清浅。但,被追捕、被欺负,此时无权无势、还不能随便杀人的她该如何?答曰:找个更大的靠山!

  清浅:我救你,你应我一件事?墨君衍:何事? 清浅:让我跟着你。

  后来,某夜某事后,某男和某女回忆起他们的第一次相遇。某男诚恳发问:“你第一次见我是否就想将我吃gān抹净?”某女:无力抬爪……(究竟是谁“吃”了谁?)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正文 001.前世之绝杀

  莽莽荒野,大雪纷扬,却始终掩不住那遍地白幕上鲜血点染的触目惊心的妖红。

  云清歌披袍擐甲、神情睥睨,她手执一柄利剑,猩红的鲜血顺着剑身流下来,滴落在雪地上,刺目无比。

  “陛下仁慈,只要郡主速速放下武器,便给郡主一个体面。”一青盔将领冷漠地说道。

  “李胜,我记得你曾经都称我一声‘神威大将军’。”云清歌讽刺一笑,飞身而起,长剑如虹,气势磅礴。

  刀光剑影、火星四溅、血肉横飞、尸横遍野……

  “郡主难道要枉顾京中年幼弟弟的性命了吗?”看着战场中,如杀神一般收割人命的云清歌,李胜突然说道。

  闻言,云清歌的动作不禁慢了下来。

  李胜见此,随即拉满弓弦,目露杀意。

  利箭飞出,势如破竹,仿佛是夹带了雷霆万钧之势,下一刻已经穿入云清歌的肩胛骨。

  瞬间,鲜血漫染!

  “圣上有旨,只要郡主束手就擒,郡主的弟弟便也会安然无恙,否则……”李胜手中弓箭再次满弦。

  却不想,刚才一箭让云清歌彻底清醒过来。

  哪里有什么束手就擒,就能真的让弟弟安然无恙,当初是如此,现在亦是如此,或者说,弟弟只怕已经……

  云清歌目光陡然凌厉:“瑞王府只有战死、没有苟且之人!”

  只见她右手利刃再次翻飞,顷刻间收割无数性命。

  同时左手点住自己肩膀的xué道,然后毫不犹豫地将利箭拔出,手腕一转,利箭飞出,直击李胜的命门。

  李胜大为慌乱,竟直接从高头大马上摔了下来,láng狈不堪。

  云清歌立于马上,俯视着跌下马背的李胜:“中楚有尔等jian佞无用之臣,国之危矣。”

  李胜恼羞成怒,“郡主已身中剧毒,谁要是拿下她,封候拜将指日可待。”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原本有些泄气的士兵,竟像不要命了一般,拿着佩刀、佩剑竟冲了进来。

  前赴后继,仿佛永远都杀不完……

  本就身中剧毒的云清歌,在层层的包围中,体力慢慢耗尽。

  数名士兵见此,拿起武器,毫不犹豫捅进云清歌的肩膀、胸膛、腹部……

  皑皑白雪之上,云清歌用剑撑地,而她身上早就成了一个血窟窿。

  猩红的鲜血、流落满地,铺成这冬日最绚烂的花火……

  李胜脸上挂着自得万分的笑,嘲讽地看着此刻已经是奄奄一息的云清歌,冷声说道:“郡主就在地下好好看着,您的弟弟是如何如蝼蚁一般卑贱地苟活于世吧,哈哈哈!”

  血人一般的云清歌却倏地抬起头来,不知是何处生出的一股大力,竟是将手中唯一支撑着的利剑用力掷出。

  宝剑划破寒空,轰鸣尖锐,直直地朝着李胜如风驰电掣般而去。

  “噗!”李胜淬不及防,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心口插着的利剑,他至死都未曾料到云清歌还有这样的内力。

  “我瑞王一府,满门忠烈,不想苍天不仁,帝君不仁!若有来生,我势必将欺我瑞王府之人千刀万剐、让他们血债血偿!”

  凄厉的声音响彻苍穹,仿佛来自地狱的索命使者,让人不寒而栗。

  漫天大雪中,女子墨发飞扬,血衣妖冶,盛颜瑰姿倾然倒地。

  终于,再无声息!

  正文 002.重生之被追捕

  “找到没?”

  “没有,你们那边呢?”

  “也没有,那小贱蹄子居然这么能跑,抓到她肯定肯定有她好受的。”

  竹林深处,几个太监打扮的男子,正拿着火把四处找人。

  火光摇曳,映在脸上,那一张张狰狞的面孔,让人毛骨悚然……

  “嗯。”一声浅吟从竹林某处传来。

  冬日的月光是明净的,透着月光,只见脸色苍白的女子睫毛微颤,随后缓缓睁开眼……

  那是怎样的一双眼?

  说是清澈见底,却又深不见底……

  只往一眼,便知那是个绝望深渊,跌落进去,便再无生还的可能。

  云清歌一醒来便感觉到身体在不自觉的发抖,低头一看,便见现在的自己只着一薄薄青衫,从款式看,便知是一件里面打底的中衣……

  等等!

  云清歌突然意识到不对!

  就在不久前,她身中数剑,必定是不能再活了。

  再仔细一看,这手?

  这不是她的手!

  云清歌的心头砰砰直跳,就在这时,“哼”一声痛苦的轻吟不自觉从云清歌的口中溢出,让她忍不住闭上眼,皱起眉头。

  与此同时,一段完全不属于她的记忆出现在她脑中。

  云清歌?

  清浅?

  两重的记忆jiāo叠在一起,让云清歌脑袋有些疼。只见她皱眉环顾四周,过了良久才终于确定自己现在的位置。

  莫名地,她觉得十分熟悉,这片竹林似乎是皇宫中出了名的紫竹林,而紫竹林的尽头只有一座宫殿,名叫千竹宫。

  而千竹宫的如今的主人,似乎……是,天祁国质子墨君衍?

  这些自然而然涌入脑中的回忆并没有让她的头疼有所缓解,甚至又加重了几分,而眼下最要紧的是离开这里!

  打定主意,云清歌即刻动身。只是即使她尽量放轻脚步,然而积了好几层的厚雪,还有遍地的竹叶,一脚踩上去,难免还是会发出声音。

  “你们听到什么声音了没?”说话的人正是秦领事。

  “那边。”另一太监说道,而他所指的方向,正是云清歌所在的方向。

  “走,今天只要抓住那小贱蹄子,所有人重重有赏。”秦领事发令。

  “是。”

  听到一众太监的声音,云清歌便知自己被发现了,但是她没有停下脚步。心电转念之间,清歌加快速度向千竹宫的方向而去。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