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家宝树_顾苏安谢席【完结+番外】

  傅家宝树

  作者:顾苏安谢席

  文案

  自古bào富三条路:买地,修路,傍大树。

  傅挽靠着大jian商的实力和大善人的名声,

  成功地被傍上了传言中嫉恶如仇的刺史。

  结果,

  刺史拿着她的钱谋反了(●—●)

  谋反还失败了(╯°Д°)╯

  秋后算账的人马上就到她家门口(⊙x⊙)!

  注

  1 女主超级,超级有钱,男主辈分超级,超级高

  2 男主出现在文案的最后一句

  3 此傍非彼傍,但男主要求这样傍……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甜文 女扮男装

  搜索关键字:主角:傅挽;谢宁池 ┃ 配角:晏迩;姜旎;傅家一家子 ┃ 其它:

  作品简评:

  傅挽从现代高管变成古代巨贾,一路走得风风雨雨。奈何到了“必婚”年龄,正打算换回女儿身回家待嫁,傍着的刺史bào毙了,新上任的刺史还盯上了她家的粮库……被bī无奈之下,傅挽上了新刺史的贼船,可转眼,新刺史就谋反了,再转眼,谋反就失败了……朝廷大军眼看着就要杀到她家门口……本文行文流畅,一波三折,故事情节环环相扣,有钱爱玩的女主和有权自持的男主间不断碰撞,情愫暗生,终于从多年好友变成了恩爱夫妻,是篇闲暇时值得一读,逗得一笑的文。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大旱成灾

  往年的这个时节,田野里该是热火朝天的秋收景象,从晨起天边露出鱼肚白到夜暮最后一丝光影被抹尽,往来不休,满面欢喜。

  而今年不单是人声稀少,连庄稼都耷头耷脑的。

  马上就该抢收的谷子,看着像是家里闹了几月饥荒的小儿般。那轻飘飘的谷穗上手一摸,全是gān瘪瘦削的。

  田老汉绕着这年景好时能超产的良田走了几圈,连手里的旱烟杆在啥时候灭了火星子都没注意。

  几月前插秧的热闹都还近在眼前,那时新进门一年的小儿媳都挺着七八月的大肚来凑了个热闹。

  眼下小孙孙都落地老久了,看着还不比老大家刚满月时的大孙子来得壮实。

  没法子啊,碰上大旱的灾年,他老子娘都吃不饱,哪里有奶水来喂他。

  想到出门前在灶房里炊饭的老婆子qiáng忍着的哽咽声,田老汉真是连往日里不gān活绝不肯离手的旱烟都要抽不下去了。

  老天就不能开开眼,给他们这些庄稼汉一条活路!

  田老汉在田埂上敲了敲旱烟杆,想到了隔壁村抛下家小去找活gān的老友,六十出头的人,居然还要去和三四十的壮年汉子去抢口饭吃。

  这也多亏他们跟的这位主家好。看着年景不成,早早地就免了他们今年的佃租,要老友家那不降反升的……

  心里才谢着,田老汉一抬头,就看见了从青huáng的稻田边走来的一位穿着圆领青衫,头上束了个简单的白玉簪的公子。

  这天连着晴了两三个月,池塘稻田里是晒得一滴水都没有了,只树上的各种蝉鸣虫叫声恼人得厉害,让人莫名就在心里窝了一股火。

  可看见了来人,田老汉就觉着兜头喝了口清凉的山泉水。从喉咙口凉到心尖上不说,连那张平日里肃板的老脸上都带了笑。

  他快走几步从地里出来,站在路边和来人作了个揖,“六爷。”

  “呀,田老伯。”

  这位看着就如风霁月的小公子抬起头来,朝着田老汉笑了下。

  近看就更显出了这位小公子的风华,也才十七八的年纪,一双大眼又黑又亮,眉毛浓密,鼻梁高挺,唇比山间的花更艳,皮肤比谁家羊rǔ都白。

  难怪往日里这位六爷一现身,各家的媳妇婆子小闺女就都跑出门来了。

  田老汉恭声表示当不起六爷这一声“老伯”,有些浑浊了的眼睛里却还是带出了几分笑意,就像看着自家整齐的子侄。

  他有心和六爷多说两句,又忧心六爷那身嫩生生的皮肤被这大太阳晒伤了,就往田边那棵歪脖子树下靠了靠。

  “小老儿仗着侍弄过好些年的庄稼,和这贼老天打的jiāo道不少,托大和六爷多说几句。这灾,看着不是一时半会儿的,六爷这次又免了我们几家的佃租,若是不早些筹谋粮食,怕是再往后,这粮价就会涨疯了……”

  安静听着田老汉说话的傅六爷正摆弄着手里的扇子,扇出来的风有一半都是往满头大汗的田老汉身上走的。

  他笑眯眯地等着田老汉说完才点头,“老伯说得在理,傅六回去就命人备粮。”

  只字不提他傅六的粮仓里早就堆得连尖都冒不起来的粮食。

  田老汉不知这其中的弯绕,只觉得自个没jiāo上佃租,好歹也为主家出了一份力,不枉这么些年傅六爷一家子待他们的宽厚,心里就和灌了一大杯蜜般。

  别的不说,这般能在炎热的夏日里,站下身来听佃农说话的主家,满杨州城打着灯笼去找,也不见得能找到另一家。

  他心中宽慰,沉闷了几天的嗓子眼里连串就蹦出字来。

  直到在家的老婆子久等不到他,派遣了小闺女出来找爹。

  “个贼老头,地里连个谷穗都寻不见大串的,他还见天地往地里跑,当年刚迎老娘进家门,翻年就给他添了个白胖儿子,都不见得他有这热乎劲……”

  背对着门口在摆饭的田大娘听见门口一声熟悉的咳嗽声,正想再接着骂两句,一转过头去就看见了傅六。

  “啊呀呀,我家老头子居然能请动六爷上门,真是天大的福气!”

  田大娘立即变了脸,几乎就要笑成了一株万寿jú,抬手指挥还涨红着脸呆站着的小闺女,“杏花你还gān站着做什么,不快去给六爷倒杯水!”

  说话的功夫,她已经热情地将傅六迎到了上座,将新鲜点的几盆菜都换到了他面前,看了眼,转头就风风火火地去了灶房。

  “这菜不成样子,六爷你先坐着,老婆子再给你烙两个蛋。”

  傅六坐着没拦她,嘴上却和抹了蜜般,“大娘烙的蛋最香不过了,我家小九上次吃过一回就念叨了好些次,这次可要羡慕我有口福了。”

  乡下人家不讲究几进几进的院子,厅堂出去转个门就是灶房。

  田大娘上了年纪还是耳聪目明的老人家,自然听见了傅六专门提了嗓音的喊话,笑得更是开心,“三两个蛋又值个什么钱,难得九小姐喜欢,六爷下次只管带她来,老婆子管够!”

  傅六脆生生地应了,在破旧的农家厅堂里坐得一派自如。

  田家的人也都听见了响动从房里出来,在略显昏暗的厅堂里一窝蜂挤了二十几个人,连带着满地乱跑的一群孩子。

  傅六坐在上首,变戏法般从怀里摸出一把糖分给小娃娃,转头和众人搭话。

  田大娘在几个媳妇的帮衬下整治出了稍微看得过去的几个菜,才将闹哄哄的人都赶走,只留了家里十个成年男丁在主桌上陪着。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