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火_无敌国外患者【CP完结】

  《走火》作者:无敌国外患者

  鬼畜腹黑皇子s攻×外冷内骚帝师m受 重生复仇ntr

  文案:

  谋臣重活一世,拿身家性命押宝。敢赌国运,不敢赌他真心。

  有人起于微暗,有人曲尽心机,有人睁目如盲。

  故事收场时,国泰民安,人人得偿所愿。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一章 。

  高棣本来不是傻子,他是摔的。

  十四岁那年,他站在神柱上,神台下众人仰首。烈风卷得彩幡滚滚翻飞,长天下高棣如同背生双翼。但他到底飞不起来,他的眼泪未落就gān涸在了面上。

  他当着血亲的面低声惨笑,一跃而下。

  巍峨神台染上暗红的血。

  高棣摔傻之后搬进了东殿的偏房。

  光看面相瞧不出他傻。胡人的少年十四五岁就已出落得跟大人无二,高棣沉默不语时是很好看的,长浓的睫毛垂下来,眼珠子黑白分明,gān净如青空,好像在想什么事。但他其实什么也没想,只要过去搡一把,他就会慌得缩起来,眼睛不敢看人,再搡一把,他就哭了,鼻涕眼泪糊成一团,“啊啊”叫着求饶,说不出一句整话。

  人都欺软怕硬,刚开始下人们还忌惮他是个太子,腰弓得要栽在地上,眼光不时从顶上she出去,贼贼地打量;久了看出他外qiáng中gān,腰杆挺了起来,眼皮嘴角却耷拉了。东殿平时冷清,逢年节下人们总要好好闹一闹,宦官们就把高棣围在中间,点着pào仗丢他。高棣吓得连滚带爬,想躲又没处躲,pào仗炸一声他便哭叫一声,好像在和它一唱一和。宫女嗑着瓜子嬉笑成一团,宦官们兴奋得脸上涨红,扔得更卖力了,殿里连叫带笑,一片喜气洋洋。

  不过慢慢地,年长一点的宫女就不大跟着欺负他了,甚至小宫女打他打得厉害时,她们还会拦一拦。倒不是良心发现,只是她们享受到了傻子新的好处。夜半三更的时候,一块糕点就可以哄傻子出来“玩玩”,尽兴了再送回去,而这“玩玩”里的奥秘,小宫女是不清楚的。

  为了守住秘密,大宫女们商量好了规矩:只能半夜做这事,而且不许吃独食。但总有人要破坏规矩,她趁中午偷偷把高棣诳进了伙房。那天伙房只有她一个当值,掩上门,那宫女叫高棣老实坐下,脱了裤子。高棣听话地脱了,他面上是单纯的痴儿神色,却又带点微不可察的得意。他张了张腿,叫了声:“阿姊……”眼睛抬起来,往上看,像天真,又像勾人。

  高棣后来叫了很多声阿姊。他喃喃地,低低地叫着,气息呼在宫女耳后细细的茸毛上。高棣舒坦得不行,“嗯……嗯……”地哼唧,宫女粉面上蒸出汗,竟有点爱怜地去摸他眉眼:“可惜……可惜是个傻子。”

  高棣身上燥热起来,他口gān得很,便用嘴在宫女身上寻水。那地方现下还未开闸,高棣恍如不知,只顾痴痴去舔弄,宫女低低“啊”了一声,打了个哆嗦,几乎站不住。高棣呼吸愈发急促,正要再多嘬几口水出来解渴,伙房的门开了。

  来人也是要寻水的。

  冯陵意是皇上给请的教书先生,南人,不知怎么想的跑来北蛮小国熬日子。似乎本来是要谋个官做,但朝里胡人居多,不通汉话,他待不下,才被打发来教太子。高棣一个傻子,教和不教相差也不大,他倒不在意,日日来上课,麻青长衫,揣个青瓷盖碗。来了,先满上热水,他低头一口口啜了,这是温茶碗。茶碗温好,他从随身的绢囊里取几撮碎茶沏上,这才可以讲课。如是五年,讲不完一本经,倒是把年华都蹉跎了。

  那天这位当值宫女一心忙活高棣,没顾上给冯陵意续热水,他就自己过来打。宫女背对着门,因此没看见,她舒坦完才觉得背后凉飕飕的,猝然回头,正瞥见冯陵意提着水出去,门一掩,遮住一袭青衫。

  事后,高棣不但唇舌辛苦,还挨了两嘴巴:“叫你不跟我说!”

  高棣被扇得泛泪,那宫女还不解气,一脚蹬在他肚子上,把他踹倒。高棣害怕了,裤子也不知道提,抱着头蜷在地上哀哀地叫,宫女在他光着屁股上再狠狠补一脚,摔门走了。

  “可我也没想到冯陵意真放着我不管,亏我之前还当他是个好人。”高棣枕着rǔ母吴玉莲的腿,眼神有点轻蔑。

  冯陵意推门的时候他就看见了。高棣当时吓了一跳,嘴上却不能停,傻子不知避人,他要是不动作了定然惹人怀疑。但他同时又怀有兴味,冯陵意天天讲汉人那套仁义道德,他倒是很好奇冯陵意真碰见这种事会怎么处置。冯陵意此时如果插手,事情就闹大了,不光宫女没好果子吃,冯陵意以后的日子也不会好过,高棣清楚这些弯弯绕。

  但他不知怎么想的,就是很期待冯陵意来淌这趟浑水。

  最起码,内心挣扎一下也好。

  你青衫飘飘,面容冷肃,一口一个气节风骨,要是这时候软了,怕了,跪了,叫我多失望。

  但冯陵意偏就让他失望了。高棣以为冯陵意是来帮他伸张正义的,可冯陵意就单纯过来打个热水,打完就回去了。高棣还在伙房里光屁股坐着,也不知他打算回去教谁——也许不为教谁,他就是想消停坐一会,慢慢喝点热茶水。那日宫女羞愤jiāo加,后来也没送高棣回去读书。听说冯陵意自己坐到了点,走了。

  高棣回头去想冯陵意,觉得真是搞不懂这个人。

  他要么是木石心肠。他不是怕,他是不慈悲,教高棣是义务,但救高棣不是义务,冯陵意只做分内事。要么……要么,他是能瞧透高棣的心思。

  他知道那时高棣心里也没多抗拒。

  高棣抬头看吴玉莲,喃喃问:“姆妈,你说他是哪种?”

  吴玉莲自打知道了这回事就不快活。她刚拿鞋底子扇了那宫女的脸,宫女自知理亏不敢反抗,让她左右开弓抽了二十多下。高棣觉得打得好,他更希望宫女以为是冯陵意告的状,过后多找找他的麻烦。但现下吴玉莲显然仍积着气,她沉着脸给高棣梳头,不说话。

  高棣抬起手,在眼前比划着玩。他说:“姆妈,你说他会不会已经知道我是装傻了?”

  吴玉莲不回话,还是恼。

  高棣知道姆妈这是要他好好孝顺孝顺了。他放下手,翻个身,把脸埋在吴玉莲腹上。吴玉莲年轻时风流瘦削,现下早发了福,腰腹间赘着肥白的肉,奶子也鼓胀胀地垂着,让高棣想起一排排的猪奶。

  她没穿肚兜,高棣一探头就叼住了一只奶头。他就是被这对奶喂大的,这会脸在它俩间挨挨蹭蹭,亲亲热热。高棣说:“不过我看他这人嘴严。”他一边讨好地舔弄着嘴里的奶头,一边解自己和吴玉莲的衣裳。他含糊不清地说:“万一,万一,他往外讲——”

  吴玉莲看他脱得费劲,也伸手帮他。少年的碎发垂下来挡住半边眼睛,又像撒娇又带着坏地笑,正是她爱极了的神态。吴玉莲虽然还绷着脸,却已没那么恼了,在他头上拍了一下:“他往外讲,你又怎样?”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