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天大笑招魂去_琉小歌【完结】

《仰天大笑招魂去》
第1章 一 招亲帖
无良谷,一向不是什么名声好的地方。
近半年,尤甚。
半年以前,世人说起无良谷大多斜眼睛、压低声,冷语一句――“那个地方”;
半年前开始,无良谷成了人人喊打的――“坑”。
之所以世人胆敢亮声大骂,概因无良谷确实做了一件让人忍不住破口大骂的事。
说起来,此事起初是件好事。
半年前无良谷发了一封――招亲帖。
招亲,喜事啊!
喜闻乐见,是一件令男人蠢蠢yù动,君子按捺不已的大喜事啊!

怎生反倒被骂?

得从招亲帖说起。

招亲帖字数不多,却难得jīng妙,大意是:只要闯过关,就能抱得美人归。

世人看帖第一反应皆是出乎意料:“无良谷那种地方,居然有雅兴做笔墨文章?”

瞧那字字珠玑的风骚,尤其那一句――“语笑嫣然倾城醉,柳暗花明待君迎。”

哪种笑和醉,什么柳和花,哪里暗又明,以及怎么迎?

一句话合读时风雅,拆开又引人无限遐想。

“呵――”

是个男人都要把持不住。

应帖之人有如狂蜂làng蝶,“天时”“人和”都有了,可是,问题来了――地利呢?

敢问发帖的无良子大哥,那美人设关之所的无良谷究竟在何方?!您老是不是忘了留下地址?!

给人发帖要人回访,却不留地址,诚意呢?不带这么唬弄人的!

尽管诚意显然不足,但传说中的倾城美色在前,各路色láng还是义无反顾地上路了。

美人明摆着玩捉迷藏,这可是qíng趣啊!

“走走走,是男人的,敢紧的上。莫要去晚了,被人捷足先登后悔莫及!”

招亲帖是全天下发的,凡界和修真界都能看到。

凡界的男子乱哄哄的也就凑凑热闹,无良谷是仙门,有实力去闯关之人,还得是有仙术傍身的修士。

于是,在修真界,酒楼、仙会各式人多之地,必有如下场景:

“这位道友,你可知无良谷‘闯关娶亲’一事。”

自然有人接话:“岂能不知!据说那无良谷绝色美人,沉鱼落雁倾国倾城,堪比天仙下凡。”

旁桌的一位伸过脖子来cha话,“可不是么!那美人不止美,还修为过人,据说……”双手比了个丹珠的形状,“至少是金丹初期的修为呢。”

路过的也来cha话:“了不得,金丹初期啊,修真界有金丹以上修为的女子统共也没几个!”

旁人高声抢话:“啧啧,更厉害在,这美人有无良谷做后台,娶了她无异于如虎添翼,普通的仙家得了此人,跻身第五大仙家不在话下,到时候……修真界可得重新洗牌喽。”

有人觉得要泼泼冷水,以显示自己英明,呛道:“可那无良谷是好进的?!无良子神龙见首不见尾,有谁知无良谷在哪里,你知道么?还是你知道?你你你,你们谁知道?”

被点了的人一齐遗憾地撇嘴,皆是一副酸葡萄神qíng。

又有人冷嗖嗖再补一句:“说的跟摸着门就能进关似的,我敢说,除了四大仙家那几位仙尊仙君【注】,旁人连无良谷的门都进不了。”

众人顿时捶胸顿足大叹弗如。

高处不胜寒,曲高必和寡,论理这种只有少数拔尖名士才能参与的活动,很快就会因为脱离群众而失了热度。

偏生此事甚嚣尘上。

一则噱头实在太招人;二则名门自持不屑参与,而普通修士没那抱得美人归的能力,于是……那绝世美人竟一直迟迟无人问津。

这还了得!

美人心意不可辜负,良辰美景不能虚度!

一大波男láng本着“怜香惜玉”“哪堪冷落美人”“自古英雄爱美人”等高尚qíngcao前仆后继踏上寻觅无良谷之路。

所谓人多力量大,众人拾柴火焰高……还真被人摸出了点门道。

修真界开始出现这首小诗:

万家酒楼不醉,

十里桃花不迷,

青山绿水不绝,

不及美人之qíng。

有了诗,沾了点文人逸事的边儿,原本打打擂台闯闯关的糙包俗事摇身一变――成了一件众口铄金的“雅事”。

这雅事的名头十分重要,它可以优雅地契合男人找美女的各种托词。

于是,世家公子当仁不让一马当先。

自然是――铩羽而归。

闯关有风险,娶亲需谨慎,缺胳膊断腿在所难免。

好事者趁机给无良谷扣上了“别有用心,不安好心”的帽子,“好事”开始朝着“坏事”发展。

既是坏事,一些名门终于寻到了由头,打着“为民除害”旗号加入闯关队伍。

自然还是――铩羽而归。

这根本就不想嫁徒弟嘛!

众人纷纷质疑招亲帖的用心,这已经不是诚意不诚意的问题了,而是背后到底有什么yīn谋诡计,乃系大是大非之事。

于是高/cháo来了,自持尊贵的四大仙家,不再坐视不理,放话要去会一会无良谷。

有仙家高人参与,招亲帖解秘版千呼万唤始出来,如下:

万家酒楼,只是一座楼,姓万的人家开的;

十里桃花,不过是十里渡边的一小丛桃树。

众人嚯嚯:“着!成千上百的人折进去了,这不是坑人么!”

终于,四大仙家的仙君优雅地出手填坑了。

四家的仙君都去了?――世人纷纷拍桌表示不信。

第一不信首仙世家的冀家会有仙君去,冀家几十年只有宗主仙尊,未封仙君,此事谁人不知?

第二不信尹家的仙君会去。尹家皆是女子,那位红药君没事凑哪门子闯关娶亲的热闹?!

第三最最不能相信杭家涿玉君会去!

涿玉君去了――这简直是修真界史上最无耻的谣言。

众修士qiáng烈表示不能相信:

“你再说一次,涿玉君真去了?听错了吧,道兄!”

“谁去涿玉君也不可能去啊!你说尹家去凑热闹我尚且还能勉qiáng信信,涿玉君?呵呵,这玩笑过了,本人第一个不信。”

立刻有人指着方才那位道:“哪门子轮到你第一个不信,这里的诸位,你,你,你你你,你们信么?我反正不信!”

众人惟恐落后纷纷摇头。

有人大声感叹:“涿玉君是什么人?他那般冰清玉洁神仙一般的人物,会赶这热闹?不听不听!”

旁人激动应和:“道友,这你就听不下去了?你不知道,还有传更绝的,说涿玉君最早去且一连守了一个月?传这话的人是谁,说话有没有过脑子?一个月?以涿玉君的本事,他要闯关我打赌不出一日必然通关!”

众人大声应和!

有人觉得有必要纠正视听:“无良子据说是元婴修为,涿玉君再英雄少年,他一个金丹中期能闯得过元婴修士布的阵?”

说完意味深长地挑眼等大家反应。

没反应过来的一位嘴快的接道:“无良子既想嫁弟子,就不会亲自出手,他出手谁还闯得过?设的关不至于太难,否则徒弟还想不想嫁出去――”

忽然意识到什么,哽住,一脸不可置信呆若木jī。

更早反应过来的人,已过了呆jī期,眼珠转了转。

众人无声地jiāo换眼神,静了一会,立刻炸锅:“什么?!涿玉君竟已金丹中期?他才二十四岁啊!这怎么可能?太厉害了吧!”

方才那位十分满意大家的反应,信誓旦旦道:“我以项上人头担保,涿玉君绝对到了金丹中期!去年大家束手无策的那只海怪知道最后是谁出手镇的么?涿玉君!”

“了不得,了不得!二十四岁竟有此境界,真可谓前无古后无来者!”

“这位道友话说满了,后无来者不好说,前无古人却未必,前任披香使娄朗二十四岁时不也――”

突然戛然而止,众人听到“前任披香使娄朗”时尽皆惊恐万状。

说话的那位猛觉失言,吓得张嘴忘了合。

好半晌,众人才敢左右瞧瞧,确认刚才提到的名字没有被什么东西给听到。

好一会儿,才有人小心地嗡嗡道:“咱说回涿玉君吧,适才说到哪里了?”

有人弱弱地提醒:“说到涿玉君二十四岁晋金丹中期……”

……

“涿玉君那种清心寡yù的君子眼里哪有红尘俗事?他要去了我脑袋砍下来给诸位当板凳!”

“算上我的人头!”

“还有我的!”

“我的!”

“我!”

……

形势大好,完全一边倒。

世人万万料不到,四大仙家几位仙君一个不落,真的都去了。

尹家的女仙子红药君去了;

秦家的楼兰君去了;

冰清玉洁的涿玉君,真的,也去了。

无数作赌注的脑袋,尴尬地摇摇yù坠。

涿玉君不仅去了,而且真的早在那首雅诗传世之初第一个寻到万家酒楼,头一个喝下了能醉倒仙人的万家壮行酒,成了第一个没醉在万家酒楼的人。

---------------

涿玉君是攻,首章背景jiāo代完毕。

下章主角受贺嫣出场,本文主受。

作者有话要说:

【注:本文设定:

仙尊:仙家家主(或宗主),参见下文冀家凤鸣尊等,金丹以上修为境界。

仙君:仙家家主之下,通常会设一位辅佐的仙君,常见的是家主的兄弟姐妹,金丹以上修为境界。】

感谢等了我三个月的小天使们!

小哥我回来啦!

此刻月上中天,月朗星稀,人圆月圆,欢快的首章很应景有木有~

下一章我受贺嫣出场,本文主受。

首日三更,零点一更,九点起chuáng二更,十一点老时间三更。

首日留评的,全送红包,就是这么任xing。

第2章 二 贺笑天

无良谷最外层关隘是一条峡谷。

峡谷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底部yīn森静谧,上方峭壁嶙峋,隘口处惊悚地伸出一棵苍天古树。

悬空的古树枝丫上,有一人枕着手臂,一条腿曲搭着,一条腿垂下,大长腿晃悠悠,配着小调儿,扰得幽谧的谷/道呜呜咽咽,说不出的诡秘。

52书库推荐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