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背后[重生]_梦箩【完结】

  《天堂背后[重生]》作者:梦箩

  文案

  本文架空,故事纯属虚构。

  成绩优异、生活美满的缪以秋因为意外回到了十年前,小学四年级在读。

  但是重来一次的她发现命运跟她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身体变得从未有过的虚弱,进医院则是家常便饭,而早该转业下海的父亲更是抗战在了缉毒第一线,并且义无反顾。

  连带着她的人生,与普通人相比,也变得波澜壮阔了起来。

  ①本文架空,故事内容纯属虚构,询问过专业人士,缉毒警姐姐建议,关于禁毒方面,涉密内容太多,网上消息真实性不高,建议架空。

  ②推荐禁毒宣传记录片《中华之剑》,微信公众号:中国禁毒报。

  ③陈铭在超级演说家《父亲》中的一句话分享给大家:我们目力所及的、习以为常的平静和安宁的背后,到底由多少生命和鲜血铸就,每当我想起这些连声响都没有的逝去,连丰碑都没有的牺牲,我只能从内心身处,对他们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内容标签: 重生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缪以秋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

  缪以秋因为意外回到了十年前,小学四年级在读,重来一次的她发现命运的轨迹和印象中的截然不同,父亲是无私奉献的缉毒警,而她则是缉毒案件的受害者。所谓的现世安稳、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为此负重前行。因为毒贩报复而遭受不幸的缪以秋并没有被不幸所击垮,她经历痛苦却在痛苦中成长,永不言弃的亲情和珍贵的友情一路支撑着她前行,让她始终保持着乐观向上的心态不断成长。本文行文流畅,人物形象生动饱满,情节跌宕起伏,有很qiáng的代入感引发读者的共鸣,让读者欲罢不能,且阅读之余引人深思,是一篇不可多得的佳作。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以秋!”凄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缪以秋惊醒了,她瞳孔骤然放大,抽着气从病chuáng上直直的坐了起来,胸口不断的起伏,眼前朦胧一片,身上更是没有一处不难受的。起码过了两分钟,眼神聚焦,才渐渐看清眼前的景象。

  即使她脑子一片空白,也看的出这是一个单人病房,自己应该没有死,而是得救了。

  得出这一结论的缪以秋松了一口气,才发现脑袋好像要裂开一样,身体也被拆过重组似的,顿时又倒回了病chuáng上。病chuáng旁边心电图的机器还在运转,发出滴滴的声响,可能是病房里太an静的原因,或是因为需要休息来恢复,她张大了嘴打了一个哈欠,又昏昏沉沉睡着了。

  缪以秋没有发现,在她惊醒的那一刹那,心电图上从左往右渐渐接近直线的电波开始重新上下起伏,渐渐趋于平稳。病房的门悄悄打开了,两个护士一前一后轻轻走了进来,见到小姑娘闭着眼睛,后面的一个问道:“醒了吗?”

  走在前方的护士给病chuáng上的小姑娘拉了拉被子,仪器记录显示一切都正常,便竖起中指放在嘴边对同事嘘了一声,又指了指病房的门,两人又像来时一样出去了,关上门之后才回道:“还在睡。”

  “那刚刚是我们听错了?”

  “应该不是,被子是乱的,估计醒了一会儿,又睡过去了。”

  两个护士一边jiāo谈一边往值班室走去,其中一个终于忍不住道:“这小姑娘真可怜,年纪才十岁,后半辈子就已经毁了,毒贩真是丧尽天良,你说他们怎么忍心对一个孩子做出这种事。”

  “你也说他们丧尽天良了,怎么还问这种问题?”

  “……我只是心里难过而已。”这个护士的眼睛已经发红了。

  两人都沉默了下来,半响后才听到另外一个用沙哑的声音说道:“没关系,总会过去的。”

  同一时间,K市某公安局分局审讯处,啪的一声,警察宽大的手掌重重的拍在桌子上,看着眼前坐在掉漆木头椅子上的中年男子,这个中年男子身材消瘦,形容猥琐,听到这么一声,要不是手背在身后还拷在椅子上,几乎整个人都能跳起来,他不自觉的佝着身体往后缩了缩,好像这样就能躲避面前警察的视线。

  “谁指使你抓走那个小女孩的?”警察面容严肃,不怒自威。

  中年男子低着头不说话,但警察又怎么会那这种人没办法呢?他们自己也知道自己是社会上的蛀虫,行尸走肉一般的活着,对社会和自己都没有丝毫贡献,可是偏偏贪生怕死,宁愿烂在泥里,也要得过且过。

  “不说是吧,那这一切都是你做的了,你可想清楚了,是不是真的要替别人去死,那个小姑娘还在重症监控室躺着呢?要是按照故意杀人罪执行,你可是要枪毙的!”

  警察的手一下接着一下敲着桌子,中年男子的心也不自觉的顺着这个节奏,一下一下的几乎跳到了嗓子眼。他不过小学毕业,一辈子混在社会底层,jiāo流的圈子里都是跟他一样的瘾君子,亲戚早就不来往了,面对这样的人,都用不着讨论用什么审讯方式,就能让他把一切都jiāo代了。

  中年男子哪里知道自己的行为够不够的上故意杀人,但是他清楚的知道,杀人的确是要偿命的。在他逃跑的时候,那个小姑娘就已经进气少出气多了,很有可能活不下来。他那个时候见了害怕,偷偷买了车票准备离开,却在车站被抓个正着。

  “你要是说出来,我们还会帮你争取减刑,最多进去待过几年,你要是不愿意说,要么牢底坐穿,要么,早日投胎!”

  警察话音刚落,敲着桌子的动作也停住了,最后敲在桌子上的一声尤其的重,中年男子顿时又抖了一下。

  作为一个警察,在审讯的时候对犯罪嫌疑人说出这样的话,本来就是不合规矩的,更不用说,审讯室外面还有那么多的兄弟部门和上级领导看着,但是他们此刻只是无声的看着里面的情况,不发一言,更没有人提出要进去阻止他。

  “是张姐。”

  中年男子终于吐出了一个名字,或是一个代号,‘张姐’。

  警察目光如炬的看着他,身体更是笔直了几分,步步紧bī般问道:“哪个张,弓长张还是立早张,全名叫什么?”

  “弓长张,我不知道她全名叫什么。”眼见面前的警察用一种刺目的眼光看着他,中年男子深怕自己没有机会减刑,连忙说道:“但是我知道,她是刘健的妻子。”

  听到这个名字,审讯室外站着两个旁听的缉毒警相互看了一眼,其中一个年长的对着另外一个说了一声:“是他。”

  随着法治越来越健全的当今社会,针对各种犯罪行为的刑罚也越来越完善,有些地方甚至一年都下不了一份死刑执行判决书,很大一部分由死缓转为无期,要是表现良好,甚至还有机会减刑。但是在年初,K市打击逮捕了三年以来一伙最大的贩毒集团,包括主犯刘健在内的七名从犯,全部判处死刑。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