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同人)穿越黑后_明如雪【完结】

  [BG同人] 《(霹雳同人)穿越黑后》作者:明如雪【完结】

  文案

  一觉醒来,一排小萝卜头在chuáng前齐刷刷行礼“参见黑后!”

  内容标签: 霹雳 江湖恩怨 穿越时空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逸冬清,黑后 ┃ 配角:玄膑,阎王等 ┃ 其它:黑海森狱

  ==================

  ☆、第 1 章

  我四肢沉沉的躺在chuáng上,使劲眨眨眼睛,闭上又睁开,满目的古色古香,富丽堂皇,终于确定,我穿越了。

  我非常羡慕那些穿越后不管穿到什么环境什么身份上,都混的风生水起的人,但羡慕归羡慕,我从没想过自己要穿越,毕竟我想来想去,在现代就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我,回到古代,要才没才,要貌没貌,去当丫鬟笨口拙舌,笨手笨脚,去青楼卖身都得被嫌弃的主儿,似乎也只有当乞丐这条路了。听说以前乞丐都得争地盘,那我说不定要不到饭会被饿死。

  “母后”正当我胡思乱想着,耳边突然传来稚嫩带丝犹豫的声音。吓我一跳,扭头顺声看去,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小孩正趴在chuáng边,大概六七岁,胖乎乎的小脸带着婴儿肥,漂亮的眼睛里流露出担忧。

  母,母后?我穿成皇后了?这是我儿子?等一下,这孩子是蓝头发,这身子是黑头发啊,这是玄幻穿?

  “母后?”见我没反应,小孩又软软的叫了我一声。

  对可爱的小孩子,我一向没有招架力。我想抬手去摸摸他的蓝头发,又不由的心虚,虽非我愿,但我确实占了人家母亲的身子。

  就在这时,脚步声伴着又一道声音传来,“启禀黑后,国相求见。”

  小孩闻声回头看了一眼,又转回头抬眼看我。

  我有点懵,国相哎,搁现代得是□□总理吧,我这连市长都没见过的人到了古代bī格一下子提高了。该怎么回答谁知道这身子的原主跟国相什么关系啊,万一露馅了怎么办?

  我非常可耻的急病乱投医的把目光转向蓝头发小孩。也许是因为这个世界的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这个孩子,也许是因为最开始这孩子担忧的眼神,我莫名的相信这个孩子。

  小孩犹豫了下,转头道:“有请国相。”又回头小声担忧的说,“母后,父王不见了。”

  父王?国相?这种叫法,类似chūn秋战国的玄幻?

  我挣扎着坐起来,这具身子特别沉重,动作中隐隐作疼,看来是病人人设。国王不见了,王后病重,王子年幼,群龙无首,这时候国相前来,是来bī宫还是护主呢?我的智商玩不了这个啊。

  就在此时,房门全面打开,光透过来驱走昏暗,我这才看清这原来是个空阔的大殿。

  殿门处,突现漫天金屑,伴随着“天不肖,有玉屑,地不肖,有玉屑;米盐茶马酒,事事千玉屑。”的诗号,一个金色身影,手持玉扇,从从容容踱进来 。

  这哥们出场方式可以啊。

  走到近处,方看清,国相竟然相当年轻,带着有点像日本的高帽子,金huáng色的头发被帽子罩起来,白净的锥子脸上长着一对潋滟的狐狸眼。看来这个世界的头发就是五颜六色的。

  “千玉屑拜见黑后。” 从容舒缓的声音响起,来人微一弯腰。

  “国相请起。” 我学着电视剧的台词,紧张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谢黑后。”千玉屑直起身,面色凝重“黑后最近身体不适,在殿中修养,可知,阎王失踪了。”

  阎,阎王?我没听错吧,阎王那不是地狱的吗?我穿的不是玄幻而是神话?没听说阎王有老婆啊!

  大概看我面上吃惊不似作假,千玉屑了然道:“看来黑后也不知阎王去向?”

  我还陷在阎王的疑问中,茫然的点了点头。

  “如此,黑海森狱失主,四位太子年幼,群龙无首,还请黑后主持森狱大局。”

  黑海森狱?这是啥地方?地狱的另一种称呼?太子?四个?谁家这么立太子啊,冲电话费送的啊,这不挑事吗。

  我继续茫然的点头。点完头我反应过来,垂帘听政啊,哥,我没那本事啊,我就一平民。我条件发she看向蓝头发小孩。

  蓝头发小孩抿抿嘴,道:“请母后主持森狱大局。”

  我欲哭无泪,也许原身有那本事搞政治,我没有哇。qiáng撑着,我硬着头皮道:“还请国相助我。”

  千玉屑点点头,帽子上的穗子也一点一点的,道;“事关森狱稳定,这本就是我分内之事。”

  “多谢国相。”我学着电视剧里口吻说。

  千玉屑走后,我见到了我剩下的儿子们,五颜六色的小萝卜头们。

  他们疏离的叫我黑后,而最开始的蓝头发小孩叫我母后,我猜可能只有蓝头发小孩是原主亲生的。看着这些孩子,我实在想不出阎王的样子。蓝头发,白头发,红头发,绿头发,紫头发,墨蓝头发,两色头发,还有没头发的,带兜帽的,头上长角的,长的不像正常人类的。这真是个神奇的地方。阎王看来是个口味奇怪,长相奇特的人。幸好失踪了。

  虽说让我主持大局,但我在现代从上学到上班,当过最大的官就是小学班长,一下子穿了一个国家的后,我觉得有点虚。更何况初来乍到,对状况两眼一抹黑,上去指手画脚,bào露了怎么办?所以我决定能不管就不管,全部推给国相,哪怕他包藏祸心。话说回来,千玉屑要是真包藏祸心,那也不是我能对付的。我默默在心里对蓝头发小孩说声抱歉,在国家问题上我是无心又无力的。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