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凌烟传_长街旧人【完结】

  [BG同人] 《(盗墓笔记同人)盗墓笔记:凌烟传》作者:长街旧人【完结】

  文案

  “我叫张凌烟,我生于漫天飞雪的冬天。”

  张凌烟的人生,自族人被屠杀殆尽之时已开始悄然改变,她不得不踏入外面那个烽火硝烟的世界。

  她爱过,痛过,笑过,哭过,她本有一份唾手可得的爱情,但她却甘愿拱手让人。她知道自己不能忘,也不会忘。就像她自己说的那样:“我生来,就是为了爱张起灵的。”自他离开之后,张凌烟的生命中就只剩下了两件事:寻找他,怀念他。

  她在老九门里坚毅的成长着,国仇家恨前也毫不退缩。

  烈酒最香,毒花最美。她从一个无忧无虑的小女孩蜕变成了这样的女子。

  但当真相浮出水面,当谎言堆积如山,当原本平静的生活波澜暗生的时候,她又该如何抉择,如何应对,她又该何去何从。

  张家人的两岁,不是普通人的两岁,当她身边的人已开始慢慢老去,她依旧风华正茂。在吴邪一行人见到张凌烟的时候,她已经是手握重权,身居高位,响当当的人物了。且看她与失忆的小哥如何再续前缘。

  凌烟传带你领略一个女孩的成长历程,教你读懂一个女孩的爱恨情仇。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nüè恋情深 yīn差阳错 民国旧影

  搜索关键字:主角:张凌烟,张起灵,张启山,二月红,解九爷 ┃ 配角:陈皮阿四,吴邪,解雨臣,汪瑾琛 ┃ 其它:盗笔同人

  ======================================================================

  第1章 第一章

  楔子

  我叫张凌烟,我生于漫天飞雪的冬天。

  我从未停止过思念他,也从未放弃过寻找他。

  可能我这一生的宿命就是,追寻到是死,方休。

  第一章

  张凌烟看着窗外的日光,眯了眯眸子,有些厌恶的偏过了头,想要避开刺目的阳光。此时阿明正端着粥进了屋子,看张凌烟已醒了,便柔声说道:“醒啦,正好趁热把粥喝了。”

  张凌烟的目光从窗户处收了回来,落在了阿明的脸上,又转到了盛粥的碗口边,最后又开始散了聚焦,迷离了起来。阿明见她又开始了往日里的愣神,急忙伸手在她眼前拼命地挥着,一边还着急的说道:“你可别又失了魂一样再睡回去了!好几天了就喝点水,吃的粥有几口一个手都数得过来!你这还在病着,不好好吃饭怎么能行啊!”

  张凌烟有气无力的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想吃。阿明有些气不过,小声嘟囔着“他一走你就病着,现在连饭都不吃了,再折腾着自己他也不见得会心疼些……”

  张凌烟突然就愣在了那里,大半张脸埋在yīn影里也看不真切是什么表情,阿明自知是说错了话,一时间也不知再说些什么去安慰,俩人皆是沉默着,一坐一站,气氛很是凝重。

  “粥你且放着吧,我自会吃。你帮我把帘子拉起来再走吧。”张凌烟开口下了逐客令,阿明也不好再留,只得放了碗,将窗子合好,帘子一拉起,就将明媚的日光阻在了外头,屋内又恢复了昏暗,隐隐透出一股yīn冷之感。阿明看了看张凌烟,见她已经重新躺下了,轻叹了一口气,便静悄悄的离开了。

  张凌烟平躺在chuáng上,将被子往上拉了拉,又闭上了眼睛。

  其实她并不是很有睡意,只是自他走了之后,想见他,只能入梦才能见着了。

  那个男孩儿站在树下已经有些时候了,就是静静站在那,许久了也不见他有丝毫动作,看久了着实有些瘆人。张凌烟只觉得这个场景里的一切仿佛都静止了,除了有些波动的空气和徐徐chuī动的风,还有那偶尔飘落下来的几片树叶告诉着张凌烟这一切并不是一幅画。

  张凌烟有些奇怪自己为什么会来到了这里,这个孩子又是谁,正琢磨着那个孩子就看向了她这边,张凌烟一心惊,她看到的是怎样一双眼睛啊。

  冷,很冷,透着彻骨的寒意,教人战栗。那双眸子像是一潭死水,亦或是一口枯井,激不起一丝波澜。这样一双苍凉的眼睛竟然属于一个小孩子。

  男孩儿注视着张凌烟,张凌烟蓦然觉得心脏一阵疼,顿觉眼睛酸涩,有两行行湿热的液体顺着脸颊滑到了下巴处,张凌烟有些不可思议的伸手抹了抹脸,垂眸,一手的泪水。等她再度抬头的时候,那个小男孩已经不见了踪影。

  张凌烟下意识的就往前跑去找那个孩子,但是,就像他从未出现过一样,消失的gāngān净净。张凌烟又想到了刚刚那一双眼,除却了初始的震惊,恐惧感慢慢退却之后,她竟然感觉到了一丝的熟悉,张凌烟在脑海里仔细的搜索,并没有找到这号人。

  就在这时,张凌烟发现自己逐渐的陷入了黑暗之中,刚刚的所有景物一刹那就全部消失了,正在她惊恐的寻找着出路的时候,就听到一声轻叹“哥”。

  下一秒,张凌烟就睁开了眼睛,她有些愣愣的盯着头顶帘子上的花纹,这才慢慢缓过了劲儿,意识到刚才匪夷所思的一切都是一场梦。很奇怪的一个梦,那双眼睛,那声叹息,无时无刻不萦绕在张凌烟的心头,她总觉得那一切都是那样的熟悉。

  她看到了chuáng边上那碗粥,她伸手颤巍巍的拿了过来,冰冷的瓷碗,早已没了温度的粥,张凌烟轻笑了一声,舀了一勺送进了嘴里,冰冷的液体顺着嗓子进到了胃里,顿时一阵由内而外的凉意让张凌烟打了个寒战,同时也引得一阵剧烈的咳嗽,咳得她眼泪都出来了,张凌烟捂着嘴巴,却是笑出了声。笑声在房间里回dàng着,久久,还是被原来的寂静给吞没了去。极度昏暗的房间里张凌烟那一剪身影,看着是越发的消瘦。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