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侣尘缘_彼不言 【完结】

  [BG同人] 《(欢天喜地七仙女同人)仙侣尘缘(欢天喜地七仙女huáng金文 )》作者:彼不言 【完结】

  备注:

  《欢天喜地七仙女huáng儿金吒之仙侣尘缘》

  那年他玉面银袍紧追着她下凡,可曾想过这一去便万劫不复?

  他自幼清心修炼,又侍奉佛祖数万年,以为自己早就绝了七情六欲,却还是因为她动了红尘之心。

  他是恪守天规、忠孝两全的金吒太子,他怎能私动凡心?

  “启禀王母,据小仙所查,金吒太子和三公主私自在凡间结了夫妇。”“什么!”

  “父王,我与huáng儿已是夫妻,绝不能辜负与她,孩儿愿革去仙籍,永世不再为仙。”“金吒,你!

  ==================

  ☆、第一章 灵山归来

  天缘殿内,司缘星君正在忙着给凡间祈福的男女牵红线,侍香童子进来道:“启禀星君,金吒太子从灵山回来了。”司缘星君喜道:“真的?”他与金吒是多年好友,一听金吒回了天庭当即前往清虚阁探望,远远看见一个锦衣公子正在练剑,九重天上,仙雾缭绕,他一袭白衣在云雾中若隐若现,长剑铮铮有声,偶一回头便见他生的玉面银袍,剑眉星目,龙章凤姿,英气bī人,司缘星君道:“你一回来就急着练剑,功课一点儿也不肯落下。”金吒收剑道:“修行多年,早已习惯。”

  说着二人进了清心阁内,清心童子忙上前来奉茶,司缘星君笑道:“你到舍得回来,我还以为你在灵山修炼这些年,要遁入空门了呢!”金吒道:“佛道本为一体,只要清心修炼,何必拘泥于道统之别。”这时清心童子带了一群仙娥进来垂侍两旁,司缘星君笑道:“瞧!你刚回来服侍你的小仙就安排好了。”金吒不耐烦的挥了挥手道:“让她们去别处吧,我这里有静心就够了。”司缘星君道:“这怎么行?虽说你喜欢清静,但宫里总也得像个样子。”金吒头疼道:“这些女仙聚在一处,人多嘴杂,实在扰我清修。”

  清心童子早知主人脾气,便将仙娥们送了出去,司缘星君叹道:“一别数千年,你还和从前一样。”金吒道:“你跟着月老这些年,嘴上功夫倒是长进不少。”司缘星君皱眉道:“没办法,公务缠身,整天对着些痴男怨女,听他们没完没了的说情话,听的我耳朵都快起老茧了。”金吒道:“这些凡人还是这么看不破。”司缘星君忽打趣道:“等你哪天惹桃了花,我可以帮你出主意讨女孩子欢心了,哈哈!”金吒面色冷峻,淡淡道:“你多虑了。”司缘星君兀自笑道:“我倒真是好奇,你若动了凡心,可如何用一张冷冰冰的脸去哄心爱的女子高兴呢,哈哈哈!”金吒白他一眼,不愿再听他拿自己寻开心,起身道:“听说太上老君今日讲法,一同去吧。”

  司缘星君笑着同他来到兜率宫前,忽见哮天犬慌慌张张跑到一株仙草下藏了起来,身后一个huáng衫女子怒气冲冲赶来,司缘星君见状忙拉着金吒躲在一旁,悄悄道:“三公主来了,瞧她的脸色,咱们还是躲起来的好!”金吒道:“她脾气不好,我在灵山也有耳闻。”司缘星君道:“何止是脾气不好?她自幼被王母娘娘宠的娇纵任性,颐指气使,别说天庭,整个三界之内又有谁敢惹她!也不知哮天犬是吃了豹子胆了,怎么去招惹上这位小祖宗。”

  只见huáng儿在兜率宫外喝道:“哮天犬,快给我出来!我知道你在那儿!”哮天犬却将身子缩了缩,藏的更深了,huáng儿见状怒不可遏,右手一挥一缎huáng绸向哮天犬卷去,猛的向后一拉,哮天犬“汪”的一声便被她卷了出来,三公主怒道:“好你个哮天犬,我和五妹辛辛苦苦做的荷叶糕竟然被你给偷吃了,瞧我今天不打烂你的狗头!”五公主青儿在后面赶来道:“三姐,算了吧,吃都吃了。咱们重新去瑶池采就是了。”huáng儿道:“不行!走!带他去见二郎表哥,要他赔给我!”

  这时二郎神从兜率宫出来道:“三妹,五妹,哮天犬哪里得罪你们了?”青儿忙行礼道:“二郎表哥。”huáng儿却骄傲的昂着头一脸怒气,连招呼也不打,二郎神笑道:“三妹啊,哮天犬一向贪嘴爱吃,你就看在我的面子上饶他这次。”huáng儿不依不饶道:“哮天犬偷吃不是一次两次了,二郎表哥每次都这样袒护,枉为司法天神!”青儿忙扯了扯huáng儿的衣袖,二郎神哈哈一笑道:“三妹说的是,这样吧我罚他去瑶池重新采了荷叶赔给你,等下次我下凡时,从凡间带些新鲜玩意给你们玩,就当赔罪,好不好?”huáng儿一听有凡间的好玩意顿时喜笑颜开道:“这还差不多!”又撒娇道:“二郎表哥,你下次下凡带我一块去吧,我还没去凡间玩过呢!”青儿亦道:“我也要去!”金吒听了不悦道:“这些公主生来为仙,不知勤加修行,成日净想着玩乐!”说完便和司缘星君回了清虚阁。

  二郎神道:“这可得王母娘娘恩准才行。”青儿愁道:“母后向来不许我们下凡,二郎表哥又不是不知道。”huáng儿眼珠一转,道:“我听说凡人之间都有走亲戚的习惯,二郎表哥带我们去灌江口,就当是走亲戚了好不好?”二郎神好笑道:“三妹啊,你可真是有一个七窍玲珑心!”huáng儿道:“这么说,你同意了?”二郎神正色道:“你方才说我是司法天神,既为司法天神就该以身作则,怎能监守自盗呢?”青儿顿时不悦,huáng儿悄悄对青儿道:“咱们去求父皇吧,父皇一向厚待二郎表哥,若是知道去灌江口定然同意!”青儿点了点头,便跟着huáng儿走了,待她二人走后,哮天犬才现出了人形,笑嘻嘻道:“多谢主人!”二郎神不悦道:“你上哪去捣乱不成,非得跑到七仙阁?”哮天犬道:“她们做的糕点香味儿直冲到我的鼻子里,我就……嘿嘿……”二郎神道:“三丫头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再有下次连我也饶不了你!”哮天犬忙道了几声不敢,这才和二郎神回了真君殿。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