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王同人)远距离恋爱_FAYCHAN【完结+番外】

  [TF]远距离恋爱。MARK

  不二觉得,其实越前才是他见过的最qiáng的人。

  不是说网球技术怎样怎样,而是其他方面。比如他说的无意的一句话就带来了这麽大的后果。

  那天下午他接到越前从美国打来的电话,起先是问好,后来就谈起德国的手冢最近的比赛。越前说部长真是越来越qiáng啊,不二就半开玩笑地回答说那麽冷淡的人肯定会越来越qiáng啊。越前一愣,说了一句不二觉得自己会记上一辈子的话:

  “可是前辈你对部长来说是特别的吧?”

  突然就很想见手冢。

  虽然不二早就知道,自己对手冢来说是个特别的存在,维系了两年的恋爱也足以证明;但没有从手冢口中得到证实,总觉得甜蜜在哪里缺了一块,不够圆满。

  现在说出自己最希望听到的话的人,居然是越前。

  於是突然就很想见手冢,想拉著他的领子摇一摇bī他说爱。呐呐手冢你要是敢不说的话,我就抛弃你去找小支柱好了。反正一样都是远距离恋爱,见不到人都没差。

  还要在手冢脖子上拴个项圈挂个牌子,写上“捡到我的主人请送到某某地,找我的主人不二周助,就算我不爱说话也不要染指我喔!!”免得大胸脯的外国女人想要对手冢动手动脚……不过挂上牌子后也不会再有人对手冢感兴趣了吧?

  想了三天,不二向学校请了假、通知了家里人、买了去慕尼黑的机票,在脑子还不太清醒的时候登上了飞机,直到双脚踏上德国的土地。

  居然……真的来了……

  拦了辆计程车报了地址,半个多小时的车程。不二开始给自己做心理建设。待会儿见到手冢就说自己无意间捡到一张来德国的机票……或者说自己不小心迷路到这里……还是说被人绑架然后逃出来……啊啊难道要说自己是穿越过来的吗??

  付了车资下了车,不二总觉得那司机收钱时的手在抖。莫非自己刚才抱头抓狂的样子吓到他了?

  前方就是手冢的网球学校的大门,不二拎著行李在原地站了半小时。继续向前走就能见到手冢了,可是自己还没有想出一个关於自己为什麽会出现在这里的合理原因……

  与东京不同的气候,初夏的风已经gān燥灼热,刮得脸一阵阵紧。不二蹭著脚下的红砖人行道,咽了一口口水。

  ……还是……回去吧。

  那种丧失理智的想念的心情其实在飞机的轮子离开地面的那一刻就冷却下来了。就算见到了手冢也不知道能说什麽。我想念你我不要一个人我好寂寞……喂喂不二周助你一不是小孩子二不是女孩子言行正常一点啊!

  没有什麽非说不可的话非做不可的事。总不能真要自己在手冢脖子上挂牌子吧。

  提起行李转身,决定先去哪家旅馆订个房间休息一晚上,明天就回日本。làng费的金钱与时间,就当做教育自己以后不要冲动。自己来过这里的事,誓死也不要告诉手冢,免得他以为自己有多在意他。

  远距离恋爱嘛,就得有些变数才好玩。回东京后就骗手冢说自己去看越前了,气死他气死他气死他……

  背后响起熟悉的声音,微微带著犹疑与难以置信:“……不二?”

  ……神啊,虽然说没有巧合故事就发展不下去但你不能先给我一点心理准备吗??

  不二深吸一口气,轻快转身,完美微笑:

  “手冢。”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

  “你怎麽来了?”手冢上前接过不二手上的行李。的确很惊奇,但更多的是惊喜。

  看到那个纤细背影时心就开始狂跳。不二就像是天上掉下的礼物一般。

  不二却完全没有听清手冢的话,他仍然勉qiáng地维持著脸上的微笑,眼光却像刀一样向手冢身边的女子斩去。

  手冢国光,你好样的!敢给我红杏出墙……

  “我是叉叉网球月刊的记者,安娜。”主动自我介绍的三十多岁的成熟女子丝毫不掩饰眼中的惊艳激赏。柔和的外貌温煦的气质,这个少年可是这里很少见的型啊……

  “我是手冢的朋友,不二周助。”不二笑容可掬,与女子握手。

  “很高兴认识你,周助。我正在做一个关於手冢选手的专访,恩……我可以请周助你吃饭吗?聊聊关於手冢的事……”

  还敢主动下战书吗?不二心中冷笑,正想答应,身边手冢冷不妨插上一句:“布雷斯小姐,我想不二来一定有重要的事,可能很难有机会与您共餐了。”

  “这样吗?”安娜也不勉qiáng,礼貌地告辞,临走还向不二抛了个媚眼。不二完全没有看见。

  他正忙著瞪手冢:“手冢国光,你好样的!”

  “怎麽了?”手冢搂著不二的肩往自己住处走,被瞪得莫名其妙,“还没有问你怎麽来了?”

  “为了热情的金发美女来的。”不二摊手。

  “……那个女人只是个记者,我们今天才第一次见面。”你这吃的是哪门子的醋?手冢聪明地把后半句咽了下去。

  万一说出来,身边的不二肯定会恼羞成怒然后变身腹黑杀人熊……手冢对自己的网球学校还挺有感情不愿见它毁於一旦。

  “你解释什麽呢?”不二回头甜甜一笑,“我又没有问你什麽。”

  “……”连解释都是错吗?

  被手冢带进他的房间,不算宽敞的单人宿舍整洁无尘。不二放下背包,搂住正摆放行李的手冢的腰,在他脸上重重亲下:“我也没有不相信你啊。”

  “……”总之说黑说白都由你吧。手冢叹了一口气,反手搂住不二深吻下去。

  用尽空气的长吻,结束后不二几乎喘不过来。手冢放开他,拍拍熊头:

  “我还要回去训练。你先洗个澡,在我chuáng上睡一觉。”

  “唔……”傻笑著应下。刚才的亲吻手冢好热情好主动……

  “等我回来你再告诉我来这里的理由。”

  “呃?”不二瞬间僵硬,开始想自己是不是要趁手冢离开时逃跑……

  ************

  不二没来得及逃。当他在手冢的chuáng上美美地睡了一觉后醒来,手冢已经结束训练,坐在chuáng边了。

  迷迷糊糊地睁开睡眼,见到手冢的脸,下意识地就想要笑一笑。猛然想起之前他说的、要问自己关於来这里的理由,那还没成形的笑皱成可怜巴巴的模样,不二将自己再往被子里缩进去一些。

  无奈地笑一笑,手冢把不二从被子里拖出来抱进怀里:“你来这里,我很高兴。”

  “……真的?”不二开始想自己应该是在做梦了。真正的手冢没血没泪就算占骗了自己的身子(?)也没说过几句好听的话,哪可能那麽坦白的……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