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日月同人]睡莲_earthsea【完结】

  《[霹雳日月同人]睡莲》作者:earthsea

  文案:

  素还真八岁,谈无欲八岁

  素还真两百岁,谈无欲两百岁

  素还真五百岁,谈无欲五百岁

  素还真一千岁,谈无欲在江南等他,chūn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gān

  仅以此文献给素还真与谈无欲,素还真与风采铃。

  内容标签: 霹雳

  搜索关键字:主角:素还真,谈无欲 ┃ 配角:八趾麒麟,无忌天子,一线生 ┃ 其它: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睡莲--序

  素还真在很久很久之前有两个徒弟,年纪大的那个,其实长相比较清秀,但素还真故意叫他小金刚。 年纪小一点的,其实虎头虎脑的,但是被素还真把头发从脑中间分成两股,扎了两个小女孩一般得发髻,叫小玄元。其实都是小时候叫得诨名。素还真想等他们长大些,再改个正式名字,加个字,等走上江湖,还会有自己的号。但小玄元许久许久之前就死了。被一剑斩了首,头颅飞得很高,就从他眼前掠过,然后咚得一声落在地上。血雾溅了满天,迷失他的眼睛。从此以后,他就不太爱收小孩子作徒弟了。

  谈无欲也有两个徒弟。入门时间比他收小金刚和小玄元的时候要早不少。收的时候还是幼童,都天真可爱的,后来慢慢长大变老。素还真有点羡慕谈无欲。做师傅的能够看着徒儿长大,大抵是十分幸福的事情。但是他素还真周围的人,却往往没有那么幸福。

  后来谈无欲也没有能看到自己徒弟受终正寝。他觉得这都是素还真害得。就怪自己师兄。说你是不是嫉妒我的徒儿们都长大了,然后才拉我参加道魔大战。素还真,你害我太深。

  素还真苦笑笑。说师弟,我的伤疤被踩得很疼。

  谈无欲听了,叹了一口气,握住了素还真的手,然后放在自己手心。

  素还真问他,你悔么。

  谈无欲说同样的问题你问了快一千年了。

  素还真就笑,抓起自己师弟的双手,放在唇间,轻轻地吻了吻。

  小金刚和小玄元还在的时候,他和师弟正联手对抗欧阳世家。一层层的连环计, 他和谈无欲配合无间。 翠环山离无欲天有点远,但每天晚上,他在五莲台打坐的时候,都好像是看到了遥远的地方, 谈无欲也在无欲天的山顶上,坐在蒲团上,望向自己的方向。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莫过于此。这世上,谈无欲了解素还真,素还真了解谈无欲。素还真那时候想,你该知足了。但是又有声音告诉他,你不知足。 你素还真想要更多,想要谈无欲只对你笑,只对你哭,眼里只有你的身影, 你想把谈无欲从那个该死的蒲团上拽下来,脚踏红尘,和你一起沉沦。但素还真自己把这些声音藏的很好,让他们只能在静夜十分出现,一遍一遍的回响在他脑际。

  在素还真的记忆里,小金刚和小玄元总是很害怕他,尤其是在gān了坏事以后。他只要一皱眉头,两个孩子就手拉着手,对视一眼,然后用各种各样的七千古怪的理由逃避惩罚。 素还真看了总是想笑,他其实不是很生气。小金刚和小玄元不算老实孩子,但比起当年的自己和谈无欲还不知道要老实到哪里。 而且小金刚其实是个好师兄,比他素还真当年要心性温良有礼,照顾自己师弟也照顾得很好。不像他当年,拽着谈无欲惹祸的时候,从来不考虑师弟会如何。反正他素还真能做的,谈无欲就能做。 他素还真能负得起的责任,谈无欲也能负得起。 只不过,那时候都还是少年,能负的责任不算多,能闯的祸,在大,也大不到日月同悲,山河破碎。

  那时候,八趾麒麟试图要管教他们。从8岁到18岁,没能成功。反而管教的胆量一年年变少。到他20岁下山那年,八趾麒麟基本上是素还真说东,八趾麒麟往东,谈无欲说往西,八趾麒麟往西,如果素还真说往东,谈无欲说往西。八趾麒麟就站在原地,一脸苦悲的把他们两个望,说师傅老人,你们别折腾我了。要么师傅我从这半斗坪上跳下去一了白了算了。这时候无忌天子就过来打圆场。说师兄们,别欺负师傅。

  无忌天子比他和谈无欲小10岁。他们20岁的时候, 无忌天子还是粉嫩娃娃,平常喜欢导戳些机关之类的奇yín巧计。一开始谁都没有当回事。小孩子,谁不喜欢玩些木马机璜的。但无忌天子八岁那年,谈无欲给他买了个小木头马,没过两天,所有人都看见那个木头马居然在半斗坪山坡上跑了起来,跑得还嘀溜快。八趾麒麟哼哧哼哧的追了半天都没有追上。无奈跑去敲自己大土徒弟的门。说还真啊。你小师弟的玩具,中了邪了,给兔子jīng附身啦。素还真于是推门出去,正看见那无忌的木马居然在悬崖边自动扭了头,噌噌得又往半斗坪的住宅的方向跑来。四条腿蹬得挺快。

  素还真空手发了一道剑气。咔嚓一声,木马裂成两半,各自按照惯性还跑了两步,然后在嘟噜噜的转了两圈,停在了原地。裂开的木马中间露出了好几个jīng巧的齿轮,和两张被缩小的风行符。

  哇的一声大哭。是无忌天子。谈无欲正牵着他左脚刚踏上半斗坪。两个人去山间收菜了。

  “师兄还我木马。”无忌天子哭得泪流满面,一张粉红的小脸蛋涨的通红。

  八趾麒麟赶快推卸责任,“这都是还真你自做主张啊。”

  素还真立在原地,颇为无奈。说无忌我以后再给你买一个。

  无忌还在哭,谈无欲瞪了他一眼。素还真觉得无忌哭100年加起来没有那一计眼刀杀伤力的1/10。于是他说,下次师兄给你买木头鸟,在送你两个飞行符,然后我们半斗坪以后可以不要信鸽了。

  无忌天子于是不哭了。笑嘻嘻的迈着小短腿跑到素还真面前去拉他的手,说大师兄,你说的可是真的。

  素还真说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谈无欲在旁边接话,说你应该说,我什么没有骗过你。

  八趾麒麟一看谈无欲和素还真扛上了,立马很开心的表示赞同。说无忌啊,你大师兄说的话,你要想想看,才能信啊。

  素还真笑了笑。去拍无忌天子的头。

  那天晚上,他去谈无欲房里,看谈无欲正在烛光下修理无忌天子的机关马。谈无欲说,你真不知道羞耻的,连8岁的孩子都欺负。凭你素还真的本事, 抓只跑动的机关马,还不是小菜一碟,gān嘛打坏它。

  素还真腆着脸道,我这不是嫉妒么。师弟你都没有送过我东西。

  谈无欲冷哼了一声。继续手里的工作。素还真坐在chuáng前,看谈无欲灯下的样子。心想,若是谈无欲真知道自己的心思,怕就不只是哼一声就了结了。他这样看着对方斜飞入鬓的眉,星眸流转的丹凤眼,还有烛火掩映下,长睫毛的留下的眼影。 他知道自己八岁那年,第一次见到谈无欲就觉得那是好看的,等到大了些,才慢慢知道,那不仅仅是好看,几乎已经是入了他的骨的美。

  谈无欲对他说,你愣在那里gān什么,自己gān的事情,自己收拾。给我画两个风行符。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