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同人)帅气小姐姐_喵晓镜【完结】

  《帅气小姐姐[红楼]》作者:喵晓镜

  文案:

  在贾家众人还费尽心思苦心孤诣地讨好北静王南安王时,林琯玉就已经打断过皇子的腿了。

  在薛蟠还害怕于自己的母舅王子腾管教时,林琯玉就已经和王子腾的独子勾肩搭背了。

  黛玉:你欺负我!我告诉姐姐去!

  宝玉唬了一跳:琯姐姐饶命QAQ

  林琯玉:……我有那么可怕吗?

  王颀:不可怕,我娘子最可爱啦么么哒~

  林琯玉:……滚。

  王颀叹息:唉,我滚了谁还能娶你,七皇子八皇子九皇子都被圣上怒斥还没有你一个女儿家有英姿。你知道什么意思吗?全京城的男人都没你帅。

  林琯玉:你是说自己也没我帅?

  王颀:为夫负责貌美如花啦啦啦~

  林琯玉:……

  很长的一句话简介:女主全场最帅,男主貌美如花

  注意事项:男女主都是原创人物,作者无脑,请勿考据,人物也许ooc。谢绝扒榜。

  排雷:本文私设众多,原创人物众多,原创剧情众多,多到原著粉想打人的那种。黑王夫人,黛玉Cp原创人物,林妹夫不走朝堂路线,且本文男女主一开始并不可爱。不喜欢的江湖再见谢谢。

  内容标签: 红楼梦 qiángqiáng 豪门世家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琯玉 ┃ 配角:王颀,红楼众人 ┃ 其它:红楼梦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第一章 林家琯玉

  江南的林家大院里,chūn。色满园。

  黛玉方才一觉睡醒,还觉得有些惺忪,便坐在窗前恹恹地瞧着一串垂下来的紫藤花。她睡前方才临过的字帖便放在桌上,墨香浸润了这一方小小的女儿闺阁,端的是一片安详静谧。

  忽然,那紫藤花微微地一颤,前头传来一声怒意十足的呵斥,“你给我滚进来!”

  她骤然一惊,连忙起身走出去。匆匆过来搬救兵的闻琴与解佩见了她迎面走来,都是一喜,好歹还记着规矩,恭恭敬敬地行了个礼。

  黛玉一摆手免了,问:“姐姐做了什么惹得父亲生气了?”

  闻琴面上有些难堪之色,小声地道:“是新来的那位先生去了老爷那儿告状,说是教不得大姐儿这样的学生了——”

  解佩性子比她刚烈一些,颇有些不忿地道:“那先生当真也是嘴皮子极碎的,小姐这会儿被老爷骂得惨了,回头要他好看。”

  黛玉拢眉,几分担忧几分恼怒,问道:“那母亲知晓了么?”

  “老爷吩咐瞒着太太。”

  黛玉道:“这么大的动静,母亲怎么会听不见。你们先去她那边,就道让母亲莫要担忧,我去看看。”

  她还没有进林如海的书房的门,便又听见了他道:“这一年以来你气走了七位先生,至今连三字经都背不全,成日只晓得舞刀弄枪,看来这小小的江南竟是容不下你!”

  林琯玉低垂着头听他训话,瞧着恭恭敬敬的,嘴上却半点都不退让,只是冷笑道:“那先生以《女诫》来教我,摆明了不怀好意——凭什么天底下臭男人污了女子的声誉,反倒是叫可怜的女子断手断脚?读书是为了明事理的,这般的读法,我却宁可不读了!”

  “臭男人”林如海气得直想亲自下手来教训这小混蛋一顿,转念一想,又心道:这《女诫》诚然对于女子过于苛责了,琯琯说得也有几分在理。

  再低头一看,那素日以来油盐不进的女孩儿仰着头瞧着自己,裙子上沾着墨迹——那是他方才一怒之下掷了桌上的砚台而撒上去的,却不见她吭一声。

  她小脸苍白而又带着倔qiáng神色,叫他想到了妻子,他两个女儿,黛玉因为体弱素来不太与他亲近,反倒是这个女孩儿是他手把手地带到了如今。他方才的满腔怒意都像被一盆冷水给浇熄了,心里蓦地柔软起来,只是嘴上的教训还是不能省下的,他道:“那你就可以叫市井流氓去羞侮他了么?”

  林琯玉的一句“是又如何”正要硬梆梆地从嘴里蹦出来,忽然见到藏在门后的妹妹对自己比着手势,意思是父亲已经软化了态度,莫要再得寸进尺了。

  她便只好把顶撞的话咽下去,改道:“女儿也知不该如此对先生,这回只是一时冲动,明日必然亲自向先生请罪去。”心里却道:请个毛线球的罪,不叫人再打他一顿,他还不晓得姑奶奶姓林。

  黛玉这才进门去,同林如海规规矩矩地请安问好。林如海素来因为她体弱而疼惜她,见她过来,便温声道:“中午的药可曾吃了?”言罢不动声色地回头瞪一眼林琯玉,有些怪她不懂事吵到了妹妹。

  林琯玉本来又要顶撞,被黛玉冰冷的小手摁住了手背,顿时一个哆嗦。这chūn暖花开的,她妹妹的手却浑然似冰块一般,叫她不由地有些担忧起来,咽下了嘴里的话,改成问她:“身子不慡利么?”

  黛玉点了点头,道:“早上的时候才知道一些事情,实在是心里不舒服,这便来请父亲示下。”

  林如海道:“何事?”

  黛玉道:“我听侍女们说了,倒是那赵先生趁着在后院教导姐姐,人很不老实,几个丫鬟都叫他言语轻薄了去——”

  林琯玉诧异地想:小四真是出息了,居然也会告瞎状。

  林如海闻言,果然怒不可遏,问一旁林琯玉,“当真如此么?”

  林琯玉自然不会拆亲妹妹的台,点了点头道:“这事情诚然有过,只是我先头以为只是我的丫鬟心性大,也没有放在心上。”

  瞧瞧,这小姐当的,把丫鬟们的心性都惯的大了。林如海对着她就觉得头痛,只是更叫他怒不可遏的却是那赵先生的事情,顿时一叠声地叫来了管家,叫他把那落第举人赵先生给辞退了,吩咐再给林琯玉找先生。

  林琯玉有些哀愁地想:走了个赵先生,还不晓得要多出个什么钱先生孙先生王先生呢,父亲就不晓得通情达理一些么?

  然而她是不敢说这样的话的。

  她悄悄地一拉黛玉的手出门去了,因而就没能听见,后来林如海对着老管家道:“王家夫人途经江南,给夫人来了信说要在此暂住。我听说他家的那个女孩儿很是端庄,说不定能带得琯琯也文静一些。”

  叫她听到了却还是要嗤之以鼻的——黛玉性子还不够文静么?有的人天生就是这样的性子,如何qiáng迫要去改。

  只是她并不知晓最后bī得她头大如斗的却不是那位王家小姐,而是另有其人。

  林琯玉出了门便道:“那轻薄丫鬟的事情,可是真的?”

  黛玉点点头,又摇摇头。她现在只有堪堪十岁,却很是聪颖了。林琯玉笑起来,问:“故这事儿是你编排出来诳他的么?”

  黛玉有些恼,仰着小脸道:“哼!也不瞧瞧我是为了谁这般苦心孤诣的!你倒好,反而在这儿笑人家了!”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