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雀同人)城春草木深_皎月初斜【完结】

  《(麻雀)城chūn草木深》皎月初斜

  文案:

  国破山河在,城chūn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

  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

  《麻雀》电视剧同人,日更,每晚七点钟,欢迎阅读。

  陈队长的生活real苦,派个战友陪他喝喝茶,看看报,谈谈人生理想。

  本文全文免费阅读,请大家多多撒花留评,你们的鼓励是我写下去的动力。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深,汪润雨 ┃

  配角:徐碧城,毕忠良,唐山海,苏三省,李小男 ┃

  其它:民国,麻雀,抗战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第1章 严冬

  又是一个寒冷的冬季。

  鹅毛大雪纷纷扬扬,灰蓝的天空下,银白色覆盖了灰色的屋顶、黑色的街道,整个世界仿佛都沉默着、等待着。

  一个三十出头的女人,步履从容的走在大街上,驼色呢子大衣的衣摆随着她的步伐摇晃出有韵律的弧度。耳边传来几声低低的鸣叫鸟鸣声,她抬眼,目光掠过空dàngdàng的天空,掠过停留着无数麻雀的电线,然后落在墙角缝隙里的一株嫩苗上。

  她一直抿着的嘴角提起一个小小的弧度,这一抹微不足道的翠绿色在墙角顽qiáng的生存着,仿佛让她闻到了chūn天的气息。她心里想着,看吧,虽然是严严寒冬,可依旧有顽qiáng的生命在角落里悄然萌发……

  身后传来车轮碾压积雪的声音,一个头戴黑色软帽,身着土huáng马甲的huáng包车夫赶上前来,他有些讨好的说道:“太太,天儿这么冷,不如坐huáng包车吧?”

  沈秋霞看着眼前的huáng包车夫。他和上海所有的huáng包车夫一样,低垂的眉眼,微驼的背脊,以及略显陈旧粗糙的衣服。

  可是,眼前这个huáng包车夫是不同的。——他的右手搭在横杆上,摆出一个奇怪的手势。

  沈秋霞心中猛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她思索了一瞬,点头说:“好,麻烦你送我去最近的教堂。”

  “好咧,您坐好!”huáng包车夫说了一声,立刻拉着车奔跑起来。

  沈秋霞看着车夫的背影,陷入了沉思。两个小时前,她刚刚安排安六三去贴出“寻人启事”,怎么组织这么快就派人联络自己呢?难道是安六三已经bào露了?那她今晚还要去赴约吗?

  带着满腹的疑问,沈秋霞走进一家教堂。

  这是一家寂静的小教堂。

  两只鸽子因为她的到来而扑腾着翅膀飞走了。

  天上还在飘雪,小教堂里栽植的花木都被雪覆盖了,唯有一株红梅开得十分热闹。

  “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教堂的长椅上,有一个人背门而坐。身段苗条,黑缎似的长发柔软的搭在背上。

  沈秋霞听见这句诗,不由感叹道:“白雪皑皑,红梅初绽——chūn天快要来了啊。”

  汪润雨起身,回过头,抬手做了个“请”的姿势,道:“你好,请坐吧。”

  两个女人坐在一起。

  汪润雨先道:“我的代号是红梅。上级派我来协助你工作。”

  沈秋霞说:“我是宰相。”

  寒风从打开的窗户灌进来,汪润雨拢了拢深蓝色的呢子大衣,简洁的说:“刚刚接到情报,安六三已被捕,所以你今晚的行动取消。”

  沈秋霞心中一个咯噔,安六三被捕,那么自己的身份几乎算是bào露了,如果今晚自己再去米高梅接头,无疑是自投罗网。不仅自己有去无回,还会连累潜伏在汪伪特工总部的同志。

  沈秋霞转头凝视着眼前的女人。与其说她是一个女人,不如说是一个女孩子。她有雪一般洁白的肌肤,明亮的杏眼眸光流动,显出一股伶俐劲儿——但眨眼间这股伶俐劲儿就隐藏起来了,她的眼睛又恢复成一汪平静的潭水。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美丽的女人。这种美丽并不显得咄咄bī人,她身上有一种奇妙的亲和力,让人十分想亲近她、信任她,甚至保护她。从前,她只听领导提起过这位代号为“红梅”的特工一次,但领导的对红梅的评价已深深的印入了她的脑海。

  沈秋霞收回了打量的目光,问道:“那我下一步该怎么做?”

  汪润雨笑了笑,向窗外招了招手,一只白鸽飞进来,停在前面的椅背上,黑漆漆的小眼睛左右转动。

  汪润雨从手包里拿出几粒玉米喂它,嘴里说道:“汪伪今晚抓不到人,一定会封锁所有的出城的路口,然后进行一次全城大搜捕。现在并非你离开的好时机。你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等。”

  汪润雨戴上白色的软呢小帽,招了一辆huáng包车离开教堂。黑白色的街道、老式建筑在她身后慢慢褪去,这一切对她来说,就仿佛曾经看过的老电影、老照片。

  这个时代,曾经是父祖辈口中的回忆,现在却活生生的显现在她的面前。旧上海,看似平和繁华的外表下,却是暗流汹涌。

  不过,又有什么值得她害怕呢?

  也许现在的人们对未来会感到迷茫,会踌躇不前,但她绝对不会,她的信念始终是坚定的。

  ——因为,她看到过未来。

  今夜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特别行动处的办公室里,陈深和衣而卧,难以入眠。

  今晚,他去了米高梅,并且特意带上了李小男做掩护,却没有见到组织派来的联络人。

  这个代号为“宰相”的接头人,为何没有如约而至呢?当时陈深喝着格瓦斯,注视着灯红酒绿的舞厅,衣香鬓影,没有一个人是他想要见到的。

  整整三年,组织好似忘记了他一般,任由他挂着汉jian的名头,在大上海醉生梦死。

  淡淡的失落和一丝丝委屈缠绕着他。他百无聊赖的扯了扯嘴角,拒绝了上前邀舞的李小男,心想:就再等一会儿,等一会儿再见不到人他就离开。

  令他意料不到的是,没看到宰相的身影,却见到毕忠良带着大队人马冲进了米高梅。

  毕忠良一双深沉的眸子环顾四周,仿佛在找寻什么人。

  陈深心中顿生警惕,在毕忠良的眼皮子底下,他绝对不能露出丝毫的马脚。

  他扯了扯嘴角,大步上前。手下扁头站在毕忠良身后,拼命向他眨眼。

  “老毕,你怎么来了?带着兄弟们来跳舞?”陈深双手插在西装裤的裤兜里,带着几分调侃的问。

  “胡闹!”毕忠良瞪了他一眼,道:“今晚你值班,怎么没在处理待着?反而跑到这里花天酒地?”

  陈深不在意的笑笑,他和毕忠良是过命的jiāo情,一句斥责又怎么能吓着他。

  “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处里都是些臭男人,哪里比得上这里的美人香呢?”

  毕忠良用手指了指他,说:“你给我等着,先办正事!”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