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江湖_半眸【完结+番外】

  《一世江湖》作者:半眸

  文案:

  一个qiáng大到完全不懂得人情世故的儿子,为了保护老爹而回到他身边,欠揍又呆萌的日常生活就此展开:

  演武场,他将对手击败时安慰道“你没有赢我很正常,十三岁后,我便从未输过。”

  被偷袭时他说“真奇怪,为什么你会觉得我受伤了就赢不了你?”

  被属下担心时他说“难道你认为凭我的能力不能够兼顾两边?”

  因为qiáng大,他不太懂得拐弯抹角,当一切真相揭晓,所有看似忤逆的对白,徒留淡淡的一抹心酸:

  “我要留在这里,如果七天后您不同意,我会采取其他办法。”说着威胁的话,他毅然决然跪在雨中。

  “有一天我会死,但不是现在,所以,您不用担心。”他霸道的许诺,一身血衣,亮得刺眼

  “我做了我想做的,而您做了您该做了,老爷,您不欠隐言什么。”伤害过后,一句“恨吗?”,他浅浅回答。

  内容标签: 江湖恩怨 yīn差阳错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徒靳,徒隐言 ┃ 配角: ┃ 其它: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第1章 天渊魔教

  “主上”一人将金丝木盒递到少年面前,随即后退一步,静默站好。

  “恩。”少年头也未抬,依旧专心看着手中书信,过了半晌,问道“离子时还有多久。”

  回主上,不到一个时辰。”

  少年轻轻皱眉,合上手中书信,靠在身后的椅背上,“消息都散出去了?”

  “是。”那人略一犹豫,反问道“主上,听卓依说,您要回暮阳府?”

  “恩?”

  “属下认为这事不妥!暮阳府中人人瞧您不起,尤其是徒靳……”感受到少年的不满,那人顿了一下才继续道“您想要保护他,派几个暗卫去便是,何必亲自冒险,教中诸事繁多,怎么能离得开您!”

  少年修长的十指jiāo叉在胸前,淡漠又略显不满的开口“淸澜,你是觉得,以我的能力,不能够兼顾两边?”

  被唤做淸澜的少女一愣,呃……好像不是能力的问题,她只是怕他们的教主大人,被那些所谓的正派人士欺负了去。

  少年淡淡瞥她一眼,似乎是读懂了淸澜心中的想法,继续面无表情的道“我不认为暮阳府里有人的武功在我之上,如非意外,你担心的事情是不会发生的。现在,退下吧。”

  淸澜无奈的叹了口气,眼见子时将近,也不再多留,说了声“属下告退”便退了出去。

  不久后,少年就会发现,很不巧的,暮阳府里恰巧就有他所说的“意外”,并且,次数还不少。淸澜想,这大概是他们英明神武的教主大人懂事以来说过的最失败的一句话了。

  离子时还有不到一盏茶的时间,少年有些厌恶的看了看淸澜拿来的盒子。拖得再久还是要做的,想到此处,便又恢复了一派淡然的模样。再看到桌上一小盘梅子的时候,他的心情似乎好了些许,嘴角不易察觉的勾起了一抹满意的笑。

  拿过盒子打开,一股刺鼻的血腥味瞬间溢出,血的颜色,鲜红而刺眼……那里面放着的,竟然是一颗新鲜的、犹在渗着血的心脏!少年一点点的将那颗心脏拿出,握在手上。

  月光下,不知谁的心头热血正顺着那白皙的手指一点点滴落在地,红白相间中,可怖得令人心悸!

  ————————————————————————————————————

  “据说魔教教主要弃暗投明,任由武林盟主处置?”

  “真的假的?前两天江州林府不是才惨遭灭门,说不定就是魔教gān的!”

  “林府全府上上下下百余条人命无一幸免,魔教那帮草菅人命的家伙!”

  “你是不知道啊,听说不但杀了人,还将所有人的心都抛了!”

  “什么?!杀人就算了,还抛心?这还是不是人啊,也太残忍了!”

  “嘘!我跟你说,没准儿那什么魔教教主根本就不是个人,而是地狱里爬上来的厉鬼,得吃人心活着,要不gān嘛费劲去挖心啊!”

  “哎哟二子,你这么说就不怕他半夜来找你,挖了你的心啊!”

  “呵,王大哥你别吓我,谁不知道武林盟徒老帮主的府邸就在咱们这徐州城里,我就不信那帮邪魔外道敢造次!”

  “说的也是,可我听有人说,徒老帮主的前妻可就是魔教圣女啊,没准儿这教主就是他儿子呢!”

  “呸呸呸,不可能。魔教教主满脸脓疮,形似骷髅,还满头白发,根本就是个年近花甲的丑八怪,怎么能跟咱们玉树临风的徒老帮主比!”

  “哎哟,这么说你见过?”

  “我是没见过,不过传闻是这样,既然是魔教教主,估计八九不离十!”

  “为什么?”

  “你想啊,邪魔外道,武功高qiáng,还长得美,你当老天爷瞎了眼了啊!”

  “说的有道理!”

  哈哈哈哈哈哈……

  徐州鸳鸯楼上一如既往的热闹非凡,茶余饭后,人们难免聊聊江湖上的趣闻乐事,众人闲暇之余不过图个乐呵,司空见惯走走日常,没有人太过在意,因此,当然也就不会有人注意到旁边不远处的一桌,一个长得标志、五官jīng美的小丫头快要被气死了的模样。

  “这帮找死的家伙!就该挖了你们的心脏!”淸澜小声嘀咕,她本不想听,奈何耳力太好,从头听到尾,一桌子菜还没怎么动,倒是被气饱了。

  在她对面坐了一人,眉目清隽,气质脱俗,本是文弱书生模样,偏叫眼角处一抹朱砂痣平添了几分邪气。仿佛没听到那些人的对话一般,犹自慢条斯理的吃着桌上的几道清淡小菜,便正是那些人议论的主角——魔教教主——天渊城主徒隐言。

  淸澜听到后几句,越听越是气愤,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啪”的一声,竟是生生的将手中的筷子给握断了。

  隐言瞟她一眼,不解抬头“淸澜,你在生气,为什么?”

  “少爷,您不生气么?!”出门在外,淸澜多数时候称隐言为少爷,压低声音道“他们信口雌huáng,不但口无遮拦,还污蔑您!”

  微微皱眉,隐言有些奇怪的看着淸澜,“连花伯和我都分不清,难道我该为了他们的愚蠢而生气?”

  “呃……”清澜愣了两秒,好像……无法反驳……

  花伯是魔教里一个养花的老人家,早些时候因为中毒成了那副模样,被隐言收留在天渊城里。几年前,他拿着教主令牌出门办事,回来的时候不知发生了什么,竟是发誓再不出山,隐言一向不关心这些琐事,也就由着他去了,没想到竟是流传出了这些稀奇古怪的传言。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