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木狼马同人)西府海棠_铜人【完结】

  《西府海棠》作者:铜人

  文案

  巫哲老师作品《竹木láng马》中张青凯与夏飞的同人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张青凯;夏飞 ┃ 配角: ┃ 其它: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第1章 第 1 章

  张青凯走进墓园时,门口守着的年轻小伙儿在玩手机,看到进来的是他,打开小房间的窗户招呼了他一声:“张哥!”

  张青凯停在原地反应了好一会儿,等到他回过头,小伙儿明显愣了愣。

  “张哥。”他打开门跑出去,挺担心地问,“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

  张青凯双手捧着花,听到这话空出一只手来摸了摸额头,说:“我脸色不太好吧。”

  “岂止不太好呀。”小伙儿道,“…你这三天都没来,我以为你出差去了。”

  张青凯声音沙哑得让人浑身忍不住起jī皮疙瘩:“哦,没有,家里出了点儿事。”

  小伙儿没有再问什么,张青凯冲他点点头,抱着玫瑰直接向夏飞墓的方向走过去。

  他走到墓前,弯腰把花放到地上,自己跟着坐到一边。

  张青凯深吸一口气,靠着墓碑闭上眼睛。偏偏阳光很刺眼,他只觉得有无数幻影在眼前扑腾着,甩都甩不开。

  “夏飞。”他说话的尾调都带着轻微的抖动,“三天没来看你了,没生气吧。”

  张青凯发现自己有点出不了声,他往脸上一抹,全是水。

  夏飞走的时候,他就是这样,坐在哪儿都会定住发愣,不多会儿眼泪就能把脸全给糊湿。没想到兜兜转转,他又走回了这个状态。

  张青凯眼眶一直红着,他伸出手反复摩挲墓碑的边缘,憋着哭腔一字一字说:“夏飞,我妈没了。”

  “她做了那么久的化疗,吃了那么多苦,可病情说恶化就恶化,我看着她走,什么都做不了。”张青凯抬起头,眼眶猩红,呆呆地看着碑上夏飞的照片,“…就和我当时看你那么痛苦地走了一样。”

  “她最后握着我的手,说对不起我,也对不起你。她说要不是她,我不会一直一个人。还说…说再给她一次重来的机会,她一定不反对我们。”张青凯望着远方的湖泊,出神地说,“我们和家里闹僵,我跪在地上求着她让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多希望能听到这些话。可是现在,我渴望被承认的人不在了,我想一辈子好好过的人也不在了。”

  “夏飞。”张青凯颤巍巍转过身,直直地朝那面冰冷的碑跪下去,“我一直不敢问你,怪不怪我妈。如果怪的话,从今天起,你能不怪她了吗?”

  张青凯头抵着地,抬不起来,额头上全是脏兮兮的土。他艰难地喘息着,有一声没一声地道:“她和我说对不起的时候,我真是太绝望了。我妈这些年来有多难过,我是知道的,可我始终做不到按她的想法生活下去。”

  “她那么愧疚,总觉得是因为她说了那种话,你才会早早地走,可根本就不是那样。我和你之间,哪是别人阻挠几下就能分开的。只有老天爷有这种本事,他手一招,我扯都扯不住你。”

  “你以前和我说,活一天就算多赚一天。我试着那样想,可没有你通透,这种道理,我弄不明白。”张青凯把眼泪擦去了些,问,“你还有什么好过点的法子,告诉我行吗,我是真的有点儿撑不下去了。”

  简单几句话,张青凯说得磕磕巴巴,好几次说不下去了,他就缓一缓,然后再慢慢继续说。到最后人哭得有点失了魂,他咽一口唾沫,又改口道:“得,还是好好活着吧。活着多好,每天能想想你,想想我妈,就算你们不在我身边,我也知足了。你那个时候痛成那样,也没抱怨过一句。我现在这点苦,又算些什么。”

  他伸手在夏飞的照片上揩过,手指上沾了一小层灰,照片变得很gān净。

  “谁都有个矫情时候,刚才我说的那些,你就当没听到了吧。”张青凯凝视着夏飞的照片,这个永久定格的笑容,过去了二十多年还是很明亮鲜活。

  张青凯看了二十几年都看不厌。

  “要是听到了…”张青凯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声音里又隐隐冒出一点艰涩,“看在我今天很难受的份上,就别取笑我了。”

  他闭上眼睛抱住墓碑,想象着夏飞像学生时代的很多次一样,轻轻环拥着他。明明比他矮一个头,却还踮起脚摸着他的头发,无声地安慰着他。

  “夏飞,我好多了,真的。”张青凯低下头吻了一下墓碑,“谢谢你。”

  他退后几步,声音很小,像是怕惊醒了地下沉睡着的那个人:“今天没有来得及拿日记给你看,明天来的时候会顺便带着的。你好好休息,我明天再过来。”

  沉默半晌,他说:“夏飞,再见。”

  出去的路上有段挺长的下坡路,张青凯坐久了腿有点儿麻,小腿肚也一直在抽筋。再加上他状态实在是不太行,好几次差点摔下去了。

  他心里堵得慌,原地定了定神之后才继续往前走。

  没想到这一走,就出了事。

  先是彻底摔倒在地上,撑起手臂重新站起来的过程脚又向前溜了半米,张青凯这连续几个动作下来完全没止住人下滑的趋势,整个人直直往坡下滚去。

  最后头砸在石块上的那刻,张青凯闷哼一声,恐慌地往夏飞墓的方向看了眼,终于钝钝地闭上了双眼。

  第2章 第 2 章

  张青凯头痛得像被人按住狂揍了几拳,他睁开眼都感觉眼皮被扯得疼。

  “张青凯!”老妈怒气冲冲推开门,手上还举着一把锅铲,“你还能不能起了!”

  “妈…?”张青凯拿被子擦擦眼睛,又伸出两根手指把上下眼睑撑到最开,仍然不敢相信出现在面前的人,“妈,真是你!”

  “我的乖儿子。”老妈走进来,把被子掀开,照着他脑门就是一巴掌,“睡一晚怎么就傻了?”

  张青凯小旋风一样冲进厕所,目瞪口呆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不科学啊…我怎么成这样了。

  镜子里的小小人眼睛瞪得像铜铃,脸还是很稚嫩的小孩儿模样,下巴肉呼呼的,手捧一捧能叠出两三层。

  张青凯神游般走到厨房,问:“妈,我今年几岁了?”

  老妈闻言看了他一眼,把面捞出来,说:“半岁呢,字儿不识,话也不会说,还是个宝宝。”

  张青凯控制不住地鼻腔一酸,抹了把眼睛,笑着说:“怎么可能,唬人呢你。”

  老妈冷笑一声:“唬的就是你,大早上鬼附身似的。起开,快吃饭去,开学第一天就想迟到!”

  开学?

  张青凯心里一哆嗦。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