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影视同人)七十年代情满四合院之专挖女主墙角_被遗忘的腐烂【完结】

  书名:七十年代情满四合院之专挖女主墙角

  作者:被遗忘的腐烂

  文案

  总有一些主角特别作,任意挥霍别人的好,而那些身具金手指的人,往往没有好的结局,不挖挖这些主角的墙角,怎么对得起我的人生。

  哦呵呵呵呵呵~我的铲子已经饥渴难耐了!

  暂定:

  第一个故事《情满四合院》

  第二个故事《我的前半生》

  第三个故事《薛平贵与王宝钏》

  内容标签: 随身空间 种田文 系统 年代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M1115 ┃ 配角:何雨柱,秦淮茹,唐晶,罗子君,贺涵,王宝钏,薛平贵,代战公主等 ┃ 其它:《情满四合院》,《我的前半生》,《薛平贵与王宝钏》等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第 1 章

  胡同路口,小当和槐花看到何雨柱,两人立刻跑上前:“傻爸!”

  小当见只有何雨柱一个人回来:“工厂没有?”

  何雨柱双手插兜一咂嘴道:“有?我能一个人儿回来吗?”

  槐花见何雨柱没找到秦淮茹还这样一幅无所谓的态度,就有点急:“哎!我说傻爸,你怎么到现在还不着急不着慌的?这火都上房了!”

  何雨柱一笑:“没事,不是没着火吗。”秦淮茹那么大个人,有什么可着急的,估计一会儿就回来了。

  小当急道:“我妈她都没了!”

  “能哪儿去?”何雨柱继续臭贫道:“还能人间蒸发喽啊?”

  “不是!”小当急得直跺脚:“傻爸,你不知道!今天我妈去找我哥去了,她不想让他在电影院gān了,然后我哥就说……就说了点……”

  “说什么啊?”何雨柱问道,秦淮茹去找棒梗谈话,他也想知道结果。

  小当看了眼槐花,最后还是说了出来:“说我妈自私,为了自己不顾他前程。”

  何雨柱一听肚子里就一股火,压了压道:“这是你哥说的?”

  “嗯。”小当应了一声。

  “翅膀硬了,这是?这找抽吧,这是?”何雨柱眼睛一瞪就往家去,秦淮茹为了这几个孩子,这些年都苦成什么样了,还自私?真自私早改嫁了!

  小当一看何雨柱生气了,怕他去找她哥麻烦,忙拦住道说:“傻爸,你gān嘛去?找我妈重要。”

  “没事,你们在这儿等着你妈。”都这时候了,估计人也快回来了,指着小当道:“你这妈也是,从小一巴掌没打过,这就是惯的,不给他拿拿龙,我就不是他傻爸!”小树不修不直溜,人不修理哏啾啾,今天他就给他直溜直溜!

  小当一看要事大,忙一把抱住何雨柱的腰:“你绝对不能打他!”本来他哥就不同意他妈和傻爸的婚事,这要是动了手,两人想结婚就更难了!

  “没事!”何雨柱挣了挣,他不使劲打,就打‘一顿’。

  “妈!”正看着两人焦急的槐花突然喊道。

  何雨柱和小当回头就看到秦淮茹低着头往这边走过来。

  “妈!”小当和槐花立刻迎过去。

  “妈你去哪了呀?”槐花接过秦淮茹手里的包:“妈,我帮您拿。”

  小当拢了一把秦淮茹的头发,看着秦淮茹不怎么好看的脸色。

  何雨柱看秦淮茹惨败的脸色,想上前问问又忍了下来,他不想在孩子们面前谈他们俩的事,打算一会儿回屋再说,便在娘仨身后跟着回四合院。

  进了院子,何雨柱向小当和槐花摆摆手,就把秦淮茹拉进了屋。

  可惜从进了屋,秦淮茹就坐在凳子上一声不吭,何雨柱在屋子里来来回回走了七八趟,忍不住道:“你倒说句话啊!”

  秦淮茹叹了口气,一咬牙道:“我想好了,当妈的不能那么自私,我是幸福了,那孩子多痛苦,你就说咱们院吧。三大爷他们家,三大爷为什么攒钱,不就是他那几个孩子实在受不了他抠门吗?这一个个的都出了院了,谁回来看过他啊。还有二大爷,净拿孩子出气,他自己倒舒坦了,你看看他们家孩子吧,没一个人理他的……”

  何雨柱听秦淮茹都到这时候了还说别人的事,头都快要气炸了:“现在的问题是,你儿子跟许大茂在一块!”棒梗八年不跟他说话,当年死活阻止他和秦淮茹结婚,追根究底就是许大茂使的坏!

  “在一块怎么了,那是学手艺,也不是学做人。”秦淮茹把今天棒梗跟她说的话说出来。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事你不知道?!”

  “那工作好不容易找的,就为了我们俩,我就让他辞了?”现在工作多难找,这工作又能学手艺,还不用风chuī日晒出大力,如果不是和许大茂在一起,她得多高兴啊。

  “那你什么意思啊?”何雨柱急了:“哦!就是说,你宁可让他gān,也不准备跟我结婚,是这么说的吗?”

  秦淮茹听了何雨柱这话,心里委屈,眼圈一红:“我必须做出牺牲。”她不能因为一句‘近墨者黑’,就让儿子没了好好的工作,她的儿子她知道,断不会跟许大茂学坏的。

  “我不牺牲!”何雨柱刚坐下的身子腾地一下站起来。

  “行,你不做牺牲。”秦淮茹压下心中酸涩:“你要是觉得我对不起你吧。”吸了吸鼻子:“我就是对不起你了,我秦淮茹耽误你傻柱太长时间了,行吗?”声音已经带上哭音:“我有什么办法?我现在两头为难,我只能顾一头,你不明白吗?”任由眼泪滴答滴答掉下来:“反正最后吧,我就求你一件事,你在没跟别人结婚之前,你那房子,你先让孩子们住着,行不行?”

  “你再说一遍!”何雨柱气得天灵盖都要飞起来了:“你再说一遍!!”指着秦淮茹的手指头都直哆嗦:“秦淮茹!你这意思就是说,是准备分手,是这意思吗?你再说一遍!!!”

  秦淮茹泣不成声:“除非你还心疼我……”

  “我老心疼你!谁心疼过我啊!”他总是在退让,一退就是八年,还让他怎么退!一个人有几个八年?

  “我真的,我求你了,傻柱,我求你了,我是真没辙了!”说完起身冲出何雨柱的屋子。爱人和儿子,她只能选择儿子。

  “什么叫你没辙啊!你回来!”何雨柱瞪着秦淮茹的背影:“你站住!听见没有!”看着秦淮茹毫不停留的回屋去了,何雨柱指着门口的手上青筋都蹦了出来:“秦淮茹!我跟你好这么些年……你说出这么句话来……啊……行,谁离了谁活不了啊!我翻身农奴做主人!”狠狠眨着眼睛,不让眼里泪水积蓄:“我把枷锁摘了,我自由了我!”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年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