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九门同人)国家不欠我哥哥!_冼池【完结+番外】

  书名:[老九门]国家不欠我哥哥!

  作者:冼池

  【完结】

  【文案】

  卿卿最常挂在嘴边的话是:“国家欠我一个哥哥”,直到有一天,国家真的给了她哥哥,而且不止一个。她的内心,是崩溃的。

  卿卿:我错了,我以后一定八荣八耻牢记心,求国家放过我!

  国家:你这人咋这么善变呢?

  ========================

  女主穿越老九门,开发了每一个人无身上的苏点,并把他们都调/教为好哥哥的故事。【并没有】

  苏慡文,就图个痛快~

  单元文,各单元互不gān涉,只有稍微的感情波动。

  内容标签: 民国旧影

  搜索关键字:主角:卿卿。 ┃ 配角:二月红。张启山。霍三娘。陈皮。半截李。吴老狗。黑背老六。齐铁嘴。解九爷。[排名不分先后] ┃ 其它:老九门。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一月花开二月红[一]

  卿卿好方。

  卿卿看电视剧看动画看小说的时候,最常挂在嘴边的话是:“国家欠我一个哥哥!”,直到有一天,国家真的她了我哥哥。

  “小姐,二爷叫您吃早饭了。”

  卿卿胡乱应了一声,说道:“我们走吧。”

  其实卿卿来了这里有几天了,只是现在这具身体一直在生病,这才没有出门。这具身体的哥哥——其他人口中的“二爷”也来看过几次,也说过几句话。

  这位“二爷”大她六岁,面若冠玉,眼若流星,生得极为俊俏,副业是在梨园唱戏,主业是下斗。

  这么一位人物,有颜又多金,风流韵事自然也少不了。

  倘若给二月红写一本传记,恐怕有三分之一都和女人有关。至少卿卿知道关于他与某青楼的几位头牌都有风花雪月的关系,外面大街上的nüè心版本也不少,听说还有人编话本出来,在长沙畅销无比。

  卿卿坐在饭桌前,忍着饿看着二月红在一簇簇海棠前吊嗓子,声音悠扬婉转,极为悦耳。

  二月红对红卿卿这个妹妹虽然极好,不过该有的规矩还是有,早中午三餐都要一家人齐了以后再吃。现在红府里只剩下了兄妹两个相依为命,二月红吊嗓子,卿卿自然要等他。

  “怎么样?身体好些了吗?”二月红身着白色中衣,用手巾擦了擦汗,这才坐到桌前,也不动筷,问道。

  卿卿紧紧盯着盘子里的包子,目不转睛道:“好多了。”

  二月红轻笑一声,“看你食欲一如往前,想必真的是好多了。”

  卿卿撇撇嘴:“哥哥今天又是早晨才回来吊嗓子的?”言下之意是他昨夜又在外头的一个女人那里过夜了。

  二月红伸出手弹了她的额头一下,道:“食不言寝不语,吃饭。”

  卿卿早就等他这句话了,他话音刚落,她就拿起了筷子,率先夹了一个包子。

  “小胖猪。”二月红调侃道。

  “食不言寝不语,哥。”

  二月红被卿卿堵得无话可说,瞪了卿卿一眼,也埋头吃饭了。

  一顿饭吃完,卿卿自然心满意足,和二月红一起漱口,这才摸了摸她刚打好的耳dòng。

  按卿卿现在这个年龄,打耳dòng已经够晚的了。据说是因为红卿卿怕疼,二月红便一直拦着不让打耳dòng,后来红卿卿无意间看到同龄的女孩子都戴着耳坠耳钉之类的,这才忍不住爱美之心打了耳dòng。

  二月红按住卿卿的手道:“你小心化脓。”

  卿卿立刻收了手,乖乖地站着,不敢乱动了。

  “今天我有一出戏,你去不去?”

  红府的女孩子是不唱戏的,但会听戏,二月红没戏时,也会带卿卿一起去梨园听戏。

  卿卿嘿嘿笑了一声,拍了个马屁道:“没你的好听。”

  二月红对自己的戏最有信心,道:“那是当然。既然如此,那就只听我的。”

  “好。”卿卿应了一声,二月红让她回去好好打扮一番,自己也回去洗漱了。

  卿卿要回房换衣服,突然看到了一个人影,喊他道:“陈皮?”

  陈皮并不是长沙人,原本是江浙人,因为犯了事才跑到长沙。穷途末路之际,二月红见他身手好,便收他为徒,让他住在红府。

  要是以往的红卿卿,绝对不敢喊陈皮,毕竟陈皮大部分时间都是冷着脸的,只有到了二月红面前才像一个真的少年。

  陈皮见她主动喊自己,颇有些惊讶,却还是回应道:“卿小姐。”

  “你要去练功了吗?”既然开了话头,总不能叫了人却无疾而终,卿卿问道。

  “是,今日上午,师傅让我练习基本功。”

  卿卿又问了一句:“吃早饭了吗?”

  陈皮被她问的一愣,摇摇头。

  “记得吃点东西,厨房里有点心呢。”卿卿也有点惧他,但又觉得只说这么一句话有点gān,又追了一句:“加油练习!”看到陈皮有些懵地点点头,卿卿这才离开。

  陈皮确实有点懵,毕竟卿卿平时很少和他说话,虽说陈皮拜师已经快要一年了,可两个人也不过点头之jiāo。

  卿卿穿了一件元宝硬领的荼白上衣,绣着红色海棠花纹,下面是也是荼白色的袄裙。

  云肩帮她别了一支蝴蝶钗,夸赞道:“小姐好看极了。”

  卿卿满意地点点头,“有品位。”

  云肩忍住笑,送她到了前厅。

  二月红一身荼白长衫,领口绣着红纹,上下打量卿卿一番,觉得还算满意,兄妹二人这才一前一后走出红府,坐着huáng包车到了梨园。

  二月红最拿手的就是霸王别姬,听闻今天有他的一出戏,梨园的座卖了个gān净。

  离开场还有一段时间,后台有条不紊地抬着各类头面,二月红脱了长衫,坐在梳妆台前化妆。卿卿搬了一个板凳坐在他身旁,又看了看他面前摆着的一排油彩胭脂,忍住了打喷嚏的冲动,揉了揉鼻子。

  二月红有些好笑地看了她一眼,自己调好了油彩,“啪”地一声拍在脸上。

  卿卿听他这一声,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笑!再笑!”二月红见她笑得开心,在她脸上拍了一掌油彩,见她不满地皱起了鼻子露出一个笑容,这才专心致志地涂抹。

  #人美就是怎么弄都好看#

  卿卿帮他递上油彩,看他一点点画出来,一个面若桃花、栩栩如生的虞姬便出现了。

  卿卿看得有些呆了。

  二月红见她呆呆傻傻的样子有些好笑,从梳妆台的抽屉里拿出一支镶着石榴石的步摇给她戴好。

  勒头刁眉眼之类的事情,二月红一个人忙不过来,旁边还需要有人伺候,卿卿变得碍手碍脚起来。

  “你自己在后台坐着,别碍着人家的事,一会儿再进场,记得坐中间的位子。”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