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版花样男子同人)当时爱倾城_秋陌【完结】

  书名:当时爱倾城(韩版花样男子)

  作者:秋陌

  文案

  此文从花男结束(即经过四年易正和俊表回来之后)的三年后开始。

  。

  如果,人心是一座城

  那么,你搭起的围墙为谁而坍塌?

  —————————当时爱倾城

  首发于贴吧。存稿日更。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花季雨季 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字:主角:崔时晗,尹智厚 ┃ 配角:原剧其他人物 ┃ 其它:韩版花样男子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第1章 文案+楔子

  【搞笑版文案】

  关于崔时晗

  “我的金式回旋踢终于后继有人了。”金丝草欣慰道。

  “山寨。”具俊表不屑地冷哼一声

  “打不死的小qiáng。”苏易正中肯地说。

  “把我们家丝草拐跑了!”秋佳乙忿忿地撕花瓣。

  “简单来概括的话有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jīng神。”宋宇彬挑眉笑了笑。

  “导演,我跟她有对手戏吗?”夏在景沉默了半天,看向镜头后面。

  (画外音)某导演:“啊啊,忘了,补拍,同志们开工。”

  “虽然做事不按常理出牌,总的来说还算听话。”尹智厚扬起嘴角,浅笑着评价道。

  关于苏秋

  “苏易正,你要是再打我家瓷器的主意,小心我让神话医院把你们家佳乙的私人医生换成男的。”具俊表拍案而起。

  “易正前辈,既然在我离开的期间把我们佳乙拐跑了,就要有点觉悟。”金丝草活动活动手指,发出咔咔的响声

  “苏易正,我已经qiáng调过了,我没修过妇产科。你要是再来问我关于胎动和孕吐的问题,我就跟你绝jiāo。”尹智厚扶了扶眼镜,依旧淡然地说道。

  “让人羡慕的一对啊”崔时晗托着小脑袋一脸向往。

  “易正,作为我们之中第一个跳进婚姻坟墓的人,我为你默哀。”宋宇彬在胸前划了一个十字。

  “佳乙,你还是再考虑一下吧,我认识很多温柔专情体贴的美男”夏在景真诚地说。

  关于宋景

  “所以你怎么不留给自己?”宋宇彬额头青筋一跳,拖着长腔问道。

  “宋宇彬算是遇到克星了。”苏易正双手环抱在胸前,一副看好戏的神情。

  “在景姐的知性风格走的还不错”金丝草抹了抹汗。

  “就是破功太快了。”秋佳乙感叹道。

  “宇彬,你还是跟monkey说一声吧,装淑女这种体力活她是gān不来的。”具俊表皱着眉道。

  “宇彬,这是一位不错的心理医生的名片,你留着以防万一吧。”尹智厚沉默了半天,递过去一张卡片。

  崔时晗在一旁拼命鼓掌纯属凑热闹的。

  关于表草

  “我不要那个卷卷当我爸爸”金俊瑛奶声奶气地说。

  “少爷,木已成舟,你已经来不及重新投胎了。”崔时晗颇为同情地把他抱起来,顺便无辜地朝具俊表笑笑,“不不,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

  “上次我把泡面煮糊了,所以他们大概是对泡面有yīn影了”金丝草看了看某人的泡面头,顿了顿,略带抱歉地说道。

  “这什么编剧呐!怎么让我跟丝草分离了这么多年,我要撤销投资!撤销!”具俊表再次拍案而起。

  (画外音)某编剧:“看来还是欠nüè。”

  【楔子】

  阳光透过高高的窗子,she到洁白的chuáng上,暖融融的一片淡huáng。

  女孩靠在雪白的枕头上,抱着一个毛绒绒的兔子布偶看着窗中探进来的绿茵茵的叶子出神。

  他靠在外面,借着门的遮掩看着里面的女孩。

  尽管神色有些憔悴,她的笑容还是和初遇时一般美好而明朗,似乎尘世间所有的烦恼都与她无关。可是他这样看着,莫名地有些心疼。

  许久,抬脚,进去。

  白色的chuáng单,白色的墙,白色的门,白色格子的衣服,白色的布偶

  “崔时晗,你又骗人了

  “你的世界,明明是纯白的。”

  这次,他学会她说的,带着微笑。

  如果说坚qiáng是丝草姐的代名词的话,那我就是——

  打不死的小qiáng

  崔时晗,这也是你说的。

  所以给我好好活着。

  可他不知道,那天她面对着那片向日葵花海,泪水再也停不住。

  哪有谁是万能的?

  我所以够勇敢的唯一理由,是一旦退缩就再没有机会。

  我那样爱过你,虽然,都是徒然。

  。

  我爱过你。

  爱情,也许,

  还未从心灵完全消亡,

  但愿它不会再使你烦扰,

  我不愿再使你难过悲伤。

  我爱过你。

  那样真诚,那样温柔;

  忍受痛苦,忍受嫉妒;

  我爱过你,

  虽然都是徒然。

  愿上帝会给你另一个人,

  也会像我爱你一样。

  ------普希金

  第2章 chapter 1.

  难得的一个清闲的早晨,窗外小路上树荫影影绰绰,尹智厚抄着口袋顺着小路走回来,靠到诊所的椅子上,明明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却不知为何如此疲倦。金边眼镜放在桌子上的几张白纸上,阳光透过去,也有些隐隐的淡huáng的影子,诉说着它所经历的——

  ——漫长的时光。

  三年了,竟然又过去三年了。

  三年前,具俊表从国外回来,他们终于得到了姜会长的认可,然而金丝草却突然留下一张字条再也不见了踪影,具俊表发了疯似的找她,这么多年了,一直毫无音信。

  关于理由,关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们知道的并不多。

  她说她累了,她说她走了,她说不要找她。

  于是,她从F4的生活中彻底消失了

  曾经这么真实的温暖的热闹的温馨的伤感的记忆,就这么被她残忍地抹去,仿佛从未留过痕迹一般。

  不论如何,她终究是离开了,与他无关。三年来,他们的生活似乎又回到了遇到她之前的样子,但是又有些许不同,譬如苏易正在她离开的一年后风风光光地把秋佳乙娶回了家。

  桌上的手机响了几声,尹智厚向后靠了靠,随手接起来。

  “喂,智厚啊。那个佳乙今天一直恶心,怎么办啊。”就苏少的语气来说,不难听出他已经焦头烂额。

  “易正。”尹智厚顿了顿,语气一如往常的平和,“第一,这是正常反应,第二,我跟你说过很多次了这些我不懂。”

  “那你应该有认识的妇产科大夫吧?”在尹医生还未来得及想到一个合适的人名时,苏易正又qiáng调性地补充道,“要女的。”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