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曲改编同人)蜉蝣梦_燚纸流年【完结+番外】

  书名:蜉蝣梦

  作者:燚纸流年

  这个故事是根据叶洛洛的古风歌曲《蜉蝣梦》文案编写的。

  节选:

  公元766年,普陀山是距京城三百里的一座大山,山中古刹已有上百年历史,香火鼎盛,此刻古刹大殿内站着一名年轻的俊美男子,双手合掌的主持,主持身后还站着一个小沙弥。男子身材修长,脸部轮廓刚毅,浓密的睫毛在脸上投下一片yīn影。一袭黑衣却仍是掩饰不住一身的贵气。

  “这位施主,你尘缘未了,老衲是不会帮你剃度的,请回吧。”主持平静的说道。

  “大师,我心已死,对尘世再无牵挂,还请主持为我剃度。”男子说道。

  “施主,你这又是何必,尘世缘尘世尽,你尘缘未了,如何出家?”主持说道。

  男子跪了下来,坚持道:“还请主持为我剃度,否则弟子宁愿长跪不起。”

  内容标签: nüè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禅和施南云 ┃ 配角:禅静 ┃ 其它: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8.com/】

  第一章

  公元766年,普陀山是距京城三百里的一座大山,山中古刹已有上百年历史,香火鼎盛,此刻古刹大殿内站着一名年轻的俊美男子,双手合掌的主持,主持身后还站着一个小沙弥。男子身材修长,脸部轮廓刚毅,浓密的睫毛在脸上投下一片yīn影。一袭黑衣却仍是掩饰不住一身的贵气。

  “这位施主,你尘缘未了,老衲是不会帮你剃度的,请回吧。”主持平静的说道。

  “大师,我心已死,对尘世再无牵挂,还请主持为我剃度。”男子说道。

  “施主,你这又是何必,尘世缘尘世尽,你尘缘未了,如何出家?”主持说道。

  男子跪了下来,坚持道:“还请主持为我剃度,否则弟子宁愿长跪不起。”

  主持叹了一口气,合掌对男子行了个礼,转身带着小沙弥离开了。男子便继续在大殿上跪着,但眼里却是化不去的哀伤。傍晚,在禅房里主持叫住身边的一个沙弥:“禅静,那位公子还在大殿上吗?”

  “是的,师父,还在跪着。”沙弥答到,回话的正是今日跟在主持身后的那个小沙弥。

  “唉,由他去吧!”主持叹息到。

  “师傅,那公子已在大殿上跪了三日了,滴水未沾,只怕这样下……”禅静有些不忍的说道。主持停下手中的木鱼,睁开眼,叹息道:“世人求佛渡人,岂不知能渡他们的只有他们自己,罢了,你随我去看看吧。”主持来到大殿,果然看到那男子还跪在那里。男子看到主持来了,略一低头,仍是说道:“还请主持为我剃度。”许是多日水米未进,声音有些沙哑,但语气却是不容置喙。

  “你当真想好了?”主持一贯平静的语气中也透露出些许无奈。

  “我想好了。”男子回道。

  “好吧。禅静,准备剃度吧。”主持终是答应了他的要求。纵使答应了为他剃度,但剃度时,主持看着他冷漠的侧脸却仍是摇了摇头,心中一叹:“又是放得下身外之物,舍不得心中红尘的人啊!”青丝渐渐滑落,男子的心也如这大殿上的石板一样,一片冰凉。闭上眼睛,脑中回望着他这过去的二十年,那个曾经出现在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终是离他远去了,嘴边缓缓吐出微不可察的几个字:“再见了,清歌。”

  “你走吧,就当做我们从来没有认识过,以后不必再见了。”猛地睁开眼,脑中还回dàng着那个声音,挥之不去,禅和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多少个不眠之夜了,还是半夜,师兄弟们都已经睡了。禅和只得披上僧袍,独自站在窗前,合掌望月,冰冷的眼中尽是凄凉。出家已经一月有余,可每当夜晚入睡之后,却总能梦到那个人,那个声音仍是整晚整晚的挥之不去。不知俗世那人现在过得可好,“当做没认识过吗?”在微凉的夜风中吐出轻不可闻的几个字,嘴边露出嘲讽的笑,禅和啊禅和,什么时候你才能放下?站在窗前,没了睡意,禅和生怕一睡着,梦里又都是那人的影子和那绝情的话,不知过了多久,只听到寺里的早课的钟声响起,禅和才惊觉竟然已经站了一夜了,立马洗漱前往大堂做早课,主持已在大堂了。

  “须菩提,于意云何?汝等勿谓如来作是念‘我当度众生’。须菩提,莫作是念。何以故?实无有众生如来度者。禅和,你可知这是何意?”主持突然问道。

  “这……弟子愚钝,不解何意,还请师父指示”禅和道。

  “唉,罢了罢了”主持摇头道。

  做完早课,主持叫住了禅和,“禅和,佛不渡人人自渡,你好自为之吧。”“师父,我……我明白了,多谢师父教诲。”

  “去吧” “是,师父”禅和垂下眼睑,是该放手的时候了。

  夜晚,师兄弟们都睡了,禅和在月光下正对着一幅画出神,指尖抚过画中人的脸,心中苦涩更甚,这幅画是禅和出家之后身上所带的唯一一件物什,画上是一个人,俊秀的眉眼,一身红衣甚是耀眼,禅和耳边仿佛又听见那日他向他说的这辈子最绝情的话:“就当我们从来没有认识过。”想到今早与师父的对话,禅和苦涩道:“是时候放下了。”禅和转身回房,将画放入了箱中,也将画中那人一并埋入心底。

  公元769年,转眼已是三年过去。大堂的蒲团之上正跪坐着一人,穿着灰白色的僧袍,嘴巴一张一合,不断地发出诵经声,正是禅和,诵经一直持续到早课结束,睁开眼,却是满眼的清冷,站起身子,禅和对着佛像恭敬地合掌,微微倾身,动作无比娴熟,仿佛已经做了无数遍这个动作,。三年过去,禅和的心境早已平淡了许多,对世事也更加淡漠,只是仿佛再没有能入得了他心里的事物,三年前所发生的一切连同当年那个人,都被禅和埋进了心底,尘封了起来,不再去触及,只是还是会在梦里梦到那个人的存在,但每日念经打坐的日子也就这样慢慢过去了。禅和起身后刚想走,却被禅静叫住了:“师弟,师父叫你过去。”

  禅和平静的回道:“好,多谢师兄。”

  来到禅房,禅和看到师父正在打坐,于是问道:“师父,您找我?”

  主持睁开眼,看着禅和道:“你可知为师叫你过来是为何?”

  “弟子不知。”禅和道。

  “你已入我寺已有三年了,三年来你在寺中修行,但你可知修行并非仅限于此,佛有教化众生因缘,你既已入佛门,不如下山,广结善缘,也是修行的一种。明日你就下山去吧”主持道。

  禅和眼里闪过一丝惊讶,主持竟主动让他下山化缘,这是要再次踏入尘世吗,禅和心里出现了一丝复杂的感觉,三年来,明明已经很努力的控制自己不去想那个人,为何现在再想起那人,心中还是会微微的疼。“师父,我……弟子在寺中的修行尚未圆满,却如何下山修行?”禅和内心复杂的说道。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