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丘狐传说同人)云雨芳菲月_月笼寒香【完结】

  书名:云雨芳菲月(卓云花月)

  作者:月笼寒香

  文案:

  她本是游戏人间的青丘灵狐,却没曾想,遇见了他,陷落了整颗芳心。奈何天意捉弄,她行将就木,于是,她撒下弥天大谎…

  他本是降妖伏魔、匡扶正义的道士,发现她从未沾染血腥,便放了她,岂料,却这样一步步困住了自己…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卓云,花月 ┃ 配角:陶恒,长亭,阿绣 ┃ 其它:青丘狐传说,卓月cp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前言

  云雨芳菲月:云即卓云,芳菲即花,故而芳菲月也即花月。

  这次取名,可是费了本作者九牛二虎之力呀,因为两位主人公名里的云和月,和我的另一同人文《云间清月明》不谋而合啊,奈何文章重名实在不妥当,只能另取标题,尤其是还要避免与云间清月明这五个字的相似性。

  云雨芳菲月,取自宋代王诜的《huáng莺儿?多情chūn意忆时节》。

  看过风花雪月系列的读者们,一定会留意到,我之前就曾在番外中写过花月、长亭、婴宁的同人文,不过那都是小篇幅的,毕竟是番外嘛,总不能喧宾夺主。若是没看过,那也不碍事,那番外不过寥寥数语,远不及此文的叙述来得具体。

  事先言明,钟爱悲剧或者后妈文风的读者们,你们来此必定是要失望的。本文设定为喜剧风格,唯一的nüè点就是花月舍弃了百年修,只为救活昏迷不醒的阿绣,然后化作垂垂老矣的老妇人,只身回了青丘。

  不过,既然能开这篇文,就说明这个nüè点是会被攻克的。所以也不会nüè到哪里去。至于本文的原型,还是建立在电视剧《青丘狐传说》之上,只是其中的设定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所以一直站嫌弃夫妇前生今生梗的读者们,在看此文前需要斟酌一番。

  (以下内容涉及剧透,慎看!!)

  ----------------------------我是剧透的分割线------------------------------------

  明确来说,在这里,花月完全不爱刘子固,刘子固和阿绣的结局同电视剧一样——没有在一起。感觉他有点惨呢。不过仔细思索一下刘子固的人设,我还是蛮赞同阿绣老爹的话的,làng漫不能当饭吃。

  ----------------------------我是剧透的分割线------------------------------------

  刘子固这个人,或许的确是有才情,然而古往今来,多少人的才情湮灭在尘世之中,多少有识之士能得重用,又有多少人一生潦倒、郁郁而终?就不拿欧洲的音乐家们举例了,因为他们大多都是被贵族们供养的,要说穷也都是自己“作”出来的,怪不得旁人。就拿中国古时候的文人来举例,若是走了仕途的,哪怕是官场不得意,那也还好,没事发发牢骚,还能留下些千古绝唱与后人赞叹,又或者是官二代、富二代一类,生活便是不用愁了,当官只是个副业,光耀门楣或是集成衣钵罢了。惨的是那些连官也做不成的,比如唐寅,影视剧里的唐伯虎总被改编得比较欢乐,比较之下,历史上唐寅的一生便愈显悲情了。

  关于人物关系,长亭夫妇(长亭和石太璞)和狐仙夫妇(陶恒和柳长言)是云月夫妇(花月和卓云)的助攻,而云月夫妇则是婴宁夫妇(婴宁和王子服)的助攻。所以,本文也会或多或少的涉及到这三对,至于没有提到的孟家的两对以及胡四那对,便不会有什么涉及了,各位可以省去对他们的期待。

  没办法,其实追《青丘狐传说》时,我最期待的便是飞月、长亭和恒娘这三个篇章,奈何飞月篇情节太乱,又删减了许多,剧情不连贯不说,感情线也变得莫名其妙,倒是里边的孟家大夫人金狐范倩茹,给我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我那时候就想,那么有气质的美女怎么会是凡人呢?一定是灵狐,果不其然。长亭篇,剧情的起伏太大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好在金晨妹子和王凯的演技在线,积攒了不少的好感度。恒娘篇,稍显虎头蛇尾了,结尾太仓促,为第二部《柜中美人》的铺垫有些生硬。以上均是个人想法,各花入各眼,若有读者持不同意见,欢迎来评论区与我jiāo流看法。

  还有就是飞月篇里的郡主姑娘,天哪!那个在《太子妃升职记》里总爱哭哭啼啼的绿篱小宝贝儿是得罪了造型师吗?造型有点老气横秋的啊!明明人家是个萌妹子啊喂!

  闲话不多说,正文于下页奉上,请各位亲爱的读者,多多指教。

  ☆、第一章

  “我的儿啊!究竟是谁这么狠心,害了你的性命啊?”镇上最大也最热闹的鸿升客栈,被好事者们围的水泄不通。镇子不大,但凡有点风chuī草动的,就会传得家喻户晓,更别提除了什么耸人听闻的命案了。两名锦衣华服的老人家,在一具冰冷的尸身旁,失声痛哭着,让人心酸不已。此情此景,可真是应了那一句——白发人送黑发人。

  “真可怜啊!”人群中窃窃私语着,除了对凶手的好奇,多数都是同情这二老的。这一家人平日里,若是有乡民有什么难处,总是第一个出手帮衬的。只是…哎,好人没有好报啊!

  “你们看,高少爷身上什么伤痕也没有,不觉得很奇怪吗?”

  “会不会是中毒?”有人如此猜测道。

  “刚才仵作验尸,可是什么也没发现啊。你们说,会不会是要鬼怪作祟?”一时间,议论纷纷,说话声甚至盖过了老人家的哭声。

  “王福!昨天少爷不是来和你盘账吗?怎么会横尸荒野?”老管家看到客栈的掌柜,便叫住了他。

  “什么?少爷他怎么了!”掌柜的看见主子的尸首,很是讶异。

  “一开始,我们的确是在盘账,可不知怎么,少爷推说有事,就跑了出去。我也就没有横加阻拦。”

  “花月!一定是她!昨晚她来酒楼喝得醉醺醺的,之后更是冲了出去。公子不放心她一个人,便一道追了去,结果,今早就在河边发现了他的尸体。不是她,还能是谁?”一名俾仆如此推断道,他早就看出那个花月古古怪怪的,奈何公子对她痴心一片,以至旁人的劝说一概不入耳,之前为了她险些荒废家业也就罢了,可现在,竟然连性命都平白无故地赔上了,何苦来哉呦!

  花月?卓云仔细端详那仆人的神色,并不像是在说假话。表面平静,内心却已是惊涛骇làng,漫上了对花月的失望、愤怒以及…不忍。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二话没说,卓云身形一闪,便出了客栈。他要去履行自己曾向她祭出的威胁——若是有朝一日,她伤害了无辜凡人的性命,他便会,亲手杀了她。

  深山老林之中,盘根错节的古树根上,倒卧着一名面容姣好的兰衣女子,原本光洁的额头上,鲜血汩汩而下,女子也因失血过多昏迷不醒。

  “阿绣!”花月见好友成了这般凄惨的模样,不禁怒上心头,她寒声呵斥道:“山妖,你实在是欺人太甚!”是她大意了,没想到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这个山妖竟然有本事能从卓云的收妖术下逃脱。话音刚落,花月的瞳色逐渐显现妖异的红色,她施法舞动水袖,直击山妖要害。一时间,林中落叶纷飞,雀鸟亦是被这动静吓得纷纷飞离了此林。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