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同人)公子林砚_时槐序【完结】

  《[红楼]公子林砚》作者:时槐序

  文案

  一夜之间穿越成了红楼中林家长子,

  是庄周梦蝶,还是蝶梦庄周?

  罢了,既来之,则安之。

  既然如此,那么我便保幼弟,护幼妹,

  只需父母不亡,但看别人如何作死!

  看文须知

  ·作者黛粉!黛粉!黛粉!爱屋及乌,林如海贾敏也都是好的!

  ·本文架空!架空!架空!考据党请勿入!

  ·一千人眼里有一千个红楼,作者写的只是自己的红楼,所以会有一定程度的夹带私货!主观向!

  ·本文言情!言情!言情!

  ·以上不能接受的,请点叉!

  内容标签: 红楼梦 穿越时空 慡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砚 ┃ 配角:黛玉,林如海 ┃ 其它:红楼梦

  作品简评

  一夜间穿成林家长子,是庄周梦蝶还是蝶梦庄周?林砚一笑,既来之则安之。他护幼弟,保幼妹,振兴林家门楣!什么,你说父母会亡?有我在,绝无可能!什么,你说贾家极品?呵呵,搬凳子吃瓜子,看他们如何作死!本文情节流畅,叙事jīng炼。开篇便以官场朝局暗涌为切入点,权谋、宅斗穿插进行,层层深入,高cháo迭起。期间穿插男主与林爹另类的父子互动,让人爆笑不已,在紧张的朝局氛围中,增添了一抹温情 色彩。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庄周梦蝶

  建元十二年,扬州。

  巡盐御史的府邸与官邸相连,乃是朝廷所设,面积本不大,在历经前头两任的扩充后,倒也颇具规模,园子里造了一处小型人工湖,湖边还有一座葡萄架。不时有微风习习,从湖面chuī来,这时候,在架下放上一张躺椅,便是纳凉好去处。

  林如海一进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张睡卧美人图。那眉清目秀,面若敷粉的美人还是他的长子——林砚。他嘴角轻抿,不觉失笑。

  旁边伺候的丫头红曲瞧见,欲要呼声行礼,刚张了嘴便被林如海抬手止住,“大爷怎地在此处睡着?”

  那声音细微得很,生怕吵醒了藤椅上熟睡的儿子。红曲不免也提了心,声色跟着低沉下来。

  “太太特意吩咐,如今天气已不比之前炎热了,大爷又是大病初愈,这几日才好了些,怕受不住,便让撤了冰。大爷嫌屋里闷,晚间房里又不许奴婢们贴身伺候打扇,这两日都不曾睡好。今儿见外头凉慡,便搬了张椅子过来。”

  林如海浓眉一拧,贾敏是担心太过,恐林砚再受了凉弄出个好歹来。可热着了却也不好。只是,经历了前几日那一遭,别说贾敏了,便是他也胆战心惊。

  他不只将扬州,便是江南这一块有名气的大夫都请了个遍,每一个都是一样的说辞,言语间透出让准备后事的意思。

  幸好!幸好!

  林如海现今想起,手还有些抖。他极力遏制,语气又缓了几分,“大爷今日可好?”

  “老爷放心。今儿晌午,张大夫又来把了一次脉,说是已经大好,之前的药不必再吃了。另开了副方子,乃是养身的。”

  林如海微微点头,一颗提着的心渐渐放了下来,弯下身亲手给林砚掖好薄毯,一眼就瞥见了林砚手边的书,他拿起来,便看到翻开的那页文字,正是《庄子·齐物论》:

  昔者庄周梦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

  林如海倒也未曾多想,只当他是经历一场生死,突然关注起了道家学派的著作,摇头失笑,好生将书本盖上放到一边,又嘱咐了红曲几句,便蹑手蹑脚地离开。全然不曾发现,在他转身后,林砚的眼睫颤了颤,伸手捏住身上的薄毯,倒有几分贪恋这种温存。

  林砚翻了个身,装作刚醒模样睁开眼睛,起身进了屋,在红曲的服侍下洗了把脸,便看到紫菀提了个食盒过来。林砚笑问:“你怎么来了,可是磬儿有事寻我?”

  磬儿说的乃是林砚的嫡亲妹妹,府里唯一的姑娘,学名随了林家这辈的男子,从石,单名一个磬字,另取了个rǔ名,唤作黛玉。

  紫菀快跑了两步,献宝似得掀开食盒给林砚看,白嫩嫩的面团子,做成简易版小猫小狗的模样,耳朵上还缀了红色的食用粉,煞是可爱。

  “姑娘让我给大爷送过来,这可是姑娘今儿亲手做的!”

  林砚自然知道这话里的水分,黛玉今年不过四岁,便是动手,也大多是做做样子,学着捏一下,这里头的几个团子,个个惟妙惟肖,可见还是下人的功劳。

  就是这般,林砚心里也很高兴,挑了一个就往口里塞,十分捧场,“磬儿怎么想起做这个了?父亲母亲那头可都得了?”

  “姑娘听王嬷嬷说故事,言道太太怀着姑娘的时候,最是爱吃这些jīng巧好看的食物,果然姑娘出生后也一样喜欢。姑娘记在心里,想着如今太太正好怀着小少爷,也想让小少爷尝一尝。大爷放心吃便是,太太那头,姑娘亲自送过去了。因着老爷去了外院,太太也特命人端过去了。”

  林砚突然就觉得嘴里的团子没了味,瞪了紫菀一眼,“敢情,我就是那顺带的!”

  紫菀抿着嘴笑,别看大爷十三了,有时候还真似个孩子,尤其在姑娘的事情上,就这点子东西,倒还和老爷太太吃起味来。

  林砚拍了拍手,将上头的团子屑扫掉,突然问:“父亲不是已经下衙回内院了吗?怎地又去了外院,可是有事?”

  紫菀一脸迷茫摇头,“这就不知了。听说本是在太太院里陪太太说话的,林松管家突然传话进来,老爷便去了。”

  林砚一怔,指尖微动。

  看来,他的计策有收获了!

  ********

  外书房。

  “连翘死活不肯招。小的便照大爷的吩咐关了起来,不打不骂,只不让和人接触。寻了可靠的人在府里放出消息,只说连翘谋害主子,犯得乃是死罪。那药特殊,并不是连翘一个丫头能得的,此间必有幕后黑手。待饿她两日,等老爷得出空来,严刑bī供,不怕问不出来。

  果然,消息才放出去一天,柳姨娘就扮作丫头出了府。小的一路跟着,看见她入了素芳斋,一个时辰后才出来。出来时,东张西望,显得十分紧张,袖里似是还藏着什么东西。”

  素芳斋是一家糕点铺子,外头看没什么特别,可林如海知道,这是甄家的买卖!

  他面色yīn沉,双手又不自觉颤抖起来!这次是怒的!日防夜防,防住了别人,却没防住这家生的!

  柳姨娘一家老小的身契都在他手上,他怎么也没想到,便是如此,她还敢动手!自己花了大半心力培养呵护长大的儿子险些就这么没了!

  林如海怒火中烧,恨不能把这群人给活剐了!

  “你可看清楚了?她带回来的是什么?”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