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师祖同人)一同星尘_pinkymilk【完结】

  书名:〖魔道祖师同人〗一同星尘(薛晓)

  作者:pinkymilk

  文案:

  注意:薛洋个人成长为主,cp为辅,所以把其他人列为了配角,晓星尘最后后后面才会出现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薛洋 ┃ 配角:晓星尘、宋岚、阿箐 ┃ 其它:薛晓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序

  作者有话要说:  现在不是自由身了,更得极慢极慢。

  “可恶,若不是那时宋岚突然出来坏事,现在根本不该是这样。”薛洋倚靠在义庄的廊柱下,被斩断的左手臂虽然用布料包扎过,但还是被不断涌出的鲜血浸透了,他原本俊俏的面容因为失血异常苍白,眉头紧皱,牙齿咬住同样失色的嘴唇,几乎要咬出血来。

  被蓝忘机重伤后,他被苏涉用传送符带走,慌乱中他趁苏涉不备服下了止血药后便装死过去,幸好苏涉以为他已经断气搜走yīn虎符,就将他的“尸体”弃在了路上。

  他等苏涉走远后,跌跌撞撞地爬起来,回到与晓星尘同住多年的义庄。

  不甘、愤恨、怨毒都被无尽的绝望淹没……

  他的眼睛望向屋里的那口薄棺,那里原本敛着晓星尘的遗体,但不久之前也被宋岚带走了。

  那是从未有过的想法,死生于他本来并没有什么分别,可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留下,那柄镂刻霜花的剑连同那人支离破碎的魂魄,甚至那人留给他的最后的一颗糖也随着被斩断的左手一起失去了。

  失血过多让他双腿发软,再也迈不动半步跨进义庄的门槛,夜露寒凉伴随着止不住的流血让他真实地感觉到生命正在慢慢消逝。

  亲情、友情、爱情从未在他生命里出现过,一切都如今夜这天气一般冻透心骨,那样的冷,仿佛有人将他温热跳动的心脏用弯刀活活剖了出来,又用冰雪填回了那个空无一物的地方去。

  他很清楚,尽管有段时间金光瑶对他不错,但那全不过因为他有修复yīn虎符的能力,利用完了,还不是像条野狗一样丢弃了,甚至连尸体也没人会收敛。

  唯一对他不同的却是他最讨厌的人。

  他忽然忆起晓星尘chūn风和煦的笑容,每次被自己的俏皮话逗乐时嘴角弯起的美妙弧度,以及同他说话时,温柔的嗓音,他的身体开始不自主地瑟瑟发抖。

  眼睛也渐渐睁不开,但意识还算清醒,这条贱命是在这里被晓星尘救回来的,看来也要终结在这里了。

  那是一个连自己都不愿意说破的秘密,却在数个时辰之前被一个素不相关的人一针见血地点破了。

  魏无羡道:“咦?你这么恨他?那你为什么要去杀常萍。”“你杀便杀了,为什么偏偏要用代表'惩罚'的凌迟之刑?为什么偏偏要用霜华剑而不是你的降灾?为什么偏偏要挖掉常萍的眼睛?”“你的确实在复仇。可你究竟是在为谁复仇?可笑,如果你真想复仇,最应该被千刀万剐凌迟的,是你自己。”

  他知道魏无羡只是想引他说话,好让蓝忘机在迷雾之中有可乘之机刺中他,但他还是辩驳了,极力地辩驳了,也bào露了自己的方位,现在想来真是愚蠢,他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不知是自嘲亦或是其他,这一世终究是输了,输得一败涂地,他口中却喃喃:“你们不都说我是流氓是祸害,可知祸害却不是这么容易死的,晓星尘……我总有一天要把你寻回来……你是我的……谁也谁也休想夺走……”

  他说完便不再在出声,只是静静凝视晓星尘原本躺着的那具薄倌,片刻后,眼里的星光终于黯淡了。

  ☆、信阳裴氏

  作者有话要说:  《魔道祖师》看得欲罢不能,索性把墨香另一篇渣反也一目十行的看完了,于是参考下亲妈的设定吧,哈哈。另外帮各位邪教同好整理下剧情,有错的请不吝指教。

  巴蜀之地,地形险恶,多丘陵盆地,终年雾气弥漫,人常言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蜀地便成了人们口中易守难攻的要地。又因其东接湘西,南连云贵,故蜀东南混居着不少少民,其中又多能人异士,或小隐于山间村寨,或大隐于市,但寻常人每每寻不到,有时机缘巧合遇上,倒能弄出一些稀奇的故事来。

  蜀东夔州有一处州县唤作栎阳,这栎阳虽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地方,在修仙世家当中倒是人尽皆知的,原来栎阳有户常姓人家也是个修仙的小家,却在一夜之间叫人屠了满门,五十余口人无一幸免,起初无人知道是怎么回事,后来叫名动一时的晓星尘道长找着了真凶薛洋,这个薛洋原是兰陵金家的客卿,金家有求于他便各种护短,亏得当时清河聂家的家主出来主持公道,金家才不得不先将薛洋囚禁,然而后来聂家家主死了,再无人能左右金家,金家索性便把薛洋放了。

  这个薛洋其实是个混世魔王,且不知悔改,被放出来后第一件事,便是去找晓星尘的好友宋岚寻仇,非但屠了宋岚的道观,还弄瞎人家的眼睛,迫得晓星尘不得不剜了自己双眼求师傅抱山散人给宋岚医治。可谁知这个晓星尘原是个老好人,也不知道倒了几辈子的血霉,在薛洋被金光瑶清理后,居然机缘巧合地救了奄奄一息的魔王,还被薛洋戏耍了数年,屠戮了许多无辜村民,最难堪地是误杀了好友宋岚,最后只得含恨自戕,魂飞魄散。不过世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最后祸害薛洋死得惨极,先是被姑苏蓝家的含光君一剑斩断了左臂,于要害上捅了数个窟窿,最后在义庄外面流血而亡,尸体还叫窜入义城的野狗给咬得稀烂,若不是他尸身旁边的降灾,无人能认出他是谁,义城没了他这恶鬼盘踞,渐渐散了终年的白雾,有些附近的村民也慢慢敢往城里迁居,自薛洋死后两年,义城竟逐渐恢复了以往的样子,也有些酒楼店铺林立街道左右,路上有了行人笑声,逐渐车水马龙起来。

  “且说那夷陵老祖喝道:‘蓝湛,刺竹竿响的地方‘,含光君立刻出剑,薛洋顿时闷哼一声。’”茶馆二楼瞬时炸开一片如惊雷般的掌声,还有茶客口中不断呼道:“好,好,好”此起彼伏不绝于耳,想是这恶人终于叫人砍翻了,无人心头不觉慡快,那说书人道:“各位看官,这畜生薛洋终于也招了夷陵老祖的道了,实在是解气,不然我等实在要替晓星尘道长鞠一把热泪。”

  薛洋自坐在茶馆临街的窗子上,背靠着窗檐,一脸鄙夷,冷笑道:“一群蝼蚁之辈,老子死了也比你们有能耐。”他现下已是一缕亡魂,因尸身被埋在义庄附近,所以轻易无法离开太远。没了yīn虎符也操纵不了其他鬼怪,百无聊赖之时,这城中茶馆来了个说书人,他便跑来听他说书,起初讲些地方鬼怪、奇闻异事,后来不知哪个好事者讲起本地这桩奇闻,说书人便答应回去研究一下,没几日竟有模有样绘声绘色地讲了起来,薛洋起初就是无聊,听着听着却觉得这说书人竟像是始终跟随这桩秘闻的主角左右,细节上并无多大出入,一时有些入迷,有些事情他自己原是未知未觉,叫这个说书人重新演绎了一遍,倒忽然明了了。只是自己的故事被别人仿佛身临其境地复述了一遍又一遍之后,便觉得意兴阑珊。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