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九门同人)殊途_喜欢伯言的阿香【完结】

  书名:(副八)殊途

  作者:喜欢伯言的阿香

  文案:

  长沙保卫战打响了,新的鬼玺出现,张家是哪个张家,副官是谁,佛爷又是谁呢?

  内容标签: 三教九流 民国旧影 历史剧 原著向

  搜索关键字:主角:张副官,齐铁嘴 ┃ 配角:霍锦惜,张启山,尹新月…… ┃ 其它:下墓,解密,原著风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新月饭店

  所谓不刑不发,不冲不贵,九门也是如此!

  华灯已上,屋顶上的琉璃瓦,在星辉月影的折she下,闪着莹莹碎光。

  新月饭店里人头攒动,觥筹jiāo错,言语欢畅,热闹极了。不过明眼人都看的出来气氛不对,这不像以往的拍卖,多了很多生面孔,貌似是有什么不世的宝贝要出现。

  锦惜身穿浅紫色暗花旗袍,凤仙领衬着她格外高挑,挽着九爷缓步前行,摇曳生姿,风情万种。

  八爷捅了副官一下,冲前努努嘴道:

  “你看锦惜这一身简直是艳压群芳啊?”

  副官笑笑没说话,前方的锦惜闻言回头俏皮的从俩人眨了下眼睛。走到大厅中间,四人散开,八爷和副官到回廊下,四处探看,九爷和锦惜则走到了人群里。

  副官扫视一圈道:

  “你看四周黑衣人的站姿,双腿张开比肩膀宽,手叠于前,护腹,是日本人无疑,看来佛爷分析的是对的。”

  “嗯。”八爷应了一声,突然往副官身后躲道:“呆瓜快快挡住我!”

  副官张望一下道:“怎么了?”

  八爷道:“前面的是北平有名的一对并蒂花,专勾有钱男人的魂,被她俩看上的非得掉一层皮,上次她们见过我。”

  说着还飞快的探头看了一眼,发现二人正冲着他俩走来连道:“来了来了,怎么办?认出我怎么办?”

  副官把八爷拉出来道:“怕什么,淡定,你又没对不起人家。”

  远处的并蒂花随风摇曳的飘过来,理都没理八爷,直直的开在副官面前,一个道:“这位军爷是新来的吧面生的很~要不要我们姐妹帮你熟悉一下呢?”

  见副官面无表情另一个接着说:“小哥常服都如此潇洒,想必军装更胜,我都迫不及待想看了呢?”

  说完还伸出手指想碰副官的胸膛。副官一个闪身躲开,牵起八爷的手,放在唇边轻啄一下道:“多谢抬爱,只是我不喜女人。”

  并蒂花看向八爷,八爷赶忙配合,笑的一脸chūn意,并蒂花见状齐齐冲八爷翻了个白眼,飘走了。八爷僵持着笑直到二人走远,才甩开副官的手想要说些什么,副官一脸委曲地抢先说道:“是你说的,出门在外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尤其是女人。”

  八爷见状摇摇头叹了口气,这时场中的音乐忽然停了,一个红衣女子站在场中道:“各位爷请回到座位上,拍卖仪式马上开始,本次的宝贝共三件,都是难得一见的jīng品,下面就请各位爷过眼。”

  八爷听了这话也不计较刚才的插曲,拉着副官就近坐下,抬头,在二楼的雅间里找到了锦惜和九爷的身影。

  宝贝共三件,各被一个小厮捧着,周围站着四个黑衣人。挨桌走一圈,明显感觉二楼三楼的观看时间更长。

  第一件东西是个青花荷莲的玉壶chūn瓶,第二件是一套九尾凤钗,两件东西一看就是宫中流出来的,造型jīng美,几个外国人见了就赞不绝口。

  可大部分人,都知道,那重头戏是第三件。

  第三件一出,空气似乎都安静了一些。那是一块墨色的玺印,似玉非玉,又带着些金属的光泽。一楼的速度太快,八爷副官还没来的及细看,东西就被请到二楼了,只隐约感觉那玺上坐着一怪shòu,副官八爷对视一眼,八成就是它了。

  竞拍很快就开始了,大概是大家都锚足了劲等着第三件,前两件没用多贵就成jiāo了,为此八爷肉痛不已。

  大家对第三件物品正翘首以待,那红衣女子又开口了:“想必大家都对第三件宝物十分喜爱,那我们还是老规矩,明晚此时正式开拍,希望各位爷准备好银两,不要错失jīng品。”

  人群当中一阵抱怨传来,却也习以为常,没什么过分举动。四人随着大众一起离开了新月饭店,回到附近的客栈里。

  齐聚九爷屋,锦惜开口道:“新月饭店不是夫人娘家吗?gān嘛还要我们偷偷来?”

  八爷看了锦惜一眼道:“三娘你可长点心吧,人多口杂你不知道吗?霍当家是怎么当的啊。”

  三娘一挑眉道:“姑奶奶已经不是霍当家了,我愿意,怎么的!”

  八爷道:“好好好,姑奶奶你长命百岁。”

  副官突然淡淡的道:“日本人的东西。”

  九爷也点头道:“看来消息不错,确实是日本人的东西,还发现有几个美国人,不排除是裘德考派的。”

  八爷道:“你说他们到底想要什么啊,怎么就盯着咱地下不放了呢?”

  锦惜冷哼一声道:“想方设法下地还能为什么?他们祖宗没本事眼馋我们的呗。刚才我听几个太太说这最后一件好像是什么古墓的钥匙,大概可以用来找到宝藏,八成又是有命去,没命回的地方。”

  八爷道:“我们怎么一晚上都没听到这说法啊,可靠吗?”

  锦惜得意的道:“这你就不懂了吧,夫人外jiāo,他们自然是听自己老公说的了。”

  八爷看着锦惜得瑟的样子,小声嘀咕了一句:“一堆长舌妇。”

  然后又若无其事的道:“我觉得明天,我们还是不要有动作,省的bào露目标。”

  副官道:“难道就不管了?”

  八爷看向他道:

  “说你呆你就呆,我们可以看最后是谁拿走的啊。地下可就是我们的天下了。知道当年秦始皇焚书坑儒吗?李斯就是谎称咸阳有九鼎图才骗来百家诸子的,日本人是想引蛇出dòng,我们呀就给他们来一个螳螂捕蝉,huáng雀在后。”

  九爷思量了一下,也点头道:“八爷说的有理,他们在明我们在暗,敌不动,我不动!”

  副官锦惜见九爷也同意,自然没其它意见。

  ☆、白虎纹身

  四人简单的商讨了一下二天的计划,就各自回屋休息。

  八爷回屋,洗了澡,打算上chuáng睡觉,外面传来了敲门声,无奈地下地开门,副官穿着宽松的棉麻对襟短打,深色的裤子,湿漉漉的站在门口。八爷见状将他迎进来,问道:“怎么了?”

  副官坐在chuáng上有些着急的问:“你有没有觉得那个玺印上图案有些熟悉?”

  八爷挠了挠头,一摊手表示爷并不记得。

  副官无奈,接着启发:“你不觉得那个钮上的动物在张家老宅里见过吗?”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