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神气场两米八_掠过明月【完结】

  《男神气场两米八》作者:掠过明月

  简介:

  有这样一个人,只是笑一笑,就能俘获了所有人心。

  但是——

  他偏不——

  无情禁欲万人迷无心攻,一群被迷成变态的痴汉受。

  大概是攻宝成为老师迷翻全校,然后迷翻娱乐圈,再然后迷翻全世界的故事。

  攻全程谁都不爱,结局无cp

  苏苏苏,无逻辑,放飞自我。不喜点×,尊重自己尊重别人。

  内容标签: 娱乐圈 甜文 慡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云眠 ┃ 配角: ┃ 其它:攻控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虽郎艳独绝

  苏云眠的名字是他姥爷起的,说到这里就要说一下他家人的工作专业。他爸苏步月——大学教授,他妈越望夕——中文系的毕业生,最喜欢什么诗经楚辞汉赋唐诗宋词元曲什么的,毕业后也当起了人民教师。

  他爷爷苏敬堂——知识分子,奶奶夏语薇——大家闺秀,姥爷越泽——木匠好手,因为条件艰苦小小年纪就辍学不上了,姥姥沈和卿也是小小年纪就操持家务,经常笑着说自己是大字不认识,小字看不清。

  按说该是他父母起名,但怀苏云眠的时候苏爸苏妈就为自家肚里乖宝的名字想破了头,望舒,神话中为月驾车的神,听上去多高贵优雅。

  穆清,清和之气、怀瑾:比喻人具有纯洁、优美的品德、自清:清白的意思……诸如安歌、休德等等等等。

  有内涵又朗朗上口的好名字一个接一个被写在纸上又一个接一个用墨笔划去。

  苏妈开始愁的一宿一宿睡不好,半夜做梦还是在为自己那不知道是男是女的乖宝起名,苏爸无可奈何又心疼她,也陪了一宿一宿探讨名字,诗词歌赋看了一遍又一遍,苏妈绝望了,说要不先喊着“狗蛋”、“铁娃”之类的贱名。

  苏爸一脸绝望看她:“夫人,你疯了?”

  却没想到自己颇有些老学究的父亲一点头,有根有据道:“古时人认为小孩出生时要过阎王关、玉吊关、和尚关、落井关等关煞,取一个丑名,可以让妖魔鬼怪放弃勾魂,保孩子平安。”

  最后还是他姥爷敲了敲烟斗,说了:“日落鱼庄听雨坐,风微草阁看云眠。要不就云眠吧,多有意境。”他姥爷一笑,白花花的胡子就跟着颤抖起来,满面的皱纹全藏了笑。

  “以前年轻的时候正巧看见这句诗,便记得了,感觉很美,也是老头子唯一记了这么多年的诗。”

  的确是很美的名字。

  一家人很果断用了这个名字,云眠云眠,希望这孩子是有着诗句所流露出的闲情雅致。

  苏妈温文尔雅的中文系学生、苏爸大学教授、苏爷爷知识分子、苏奶奶大家闺秀,苏姥爷和苏姥姥因为外界因素没能好好上学,但两个人脾气也是待人接物十分斯文有礼,做什么都是不卑不亢、不骄不躁。

  按理说这样家庭出生的孩子应该也是清雅斯文的,不说是教授专家最起码也是个jīng英吧,但估计正正得负,苏云眠……嗯,咱不做评价。

  从小到大就一属窜天猴的,动不动就能上天,一家人又是喜欢又是头疼,家里人难得有这么爱玩爱闹的,这样多热闹,但又害怕臭小子真成窜天猴了。

  一边让孩子撒丫玩一边又注意着往回搂,苏云眠的童年是这样度过的,轻轻松松、无忧无虑。

  长大后所有人又都以为苏云眠会成为向他父母那样的学者老师,但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苏云眠直勾勾奔着军校去了。

  他的决定别说九头牛了,十九头牛都拉不回来,苏家人也没想着去拉,从小到大这孩子就没顺着别人的意思,军校就军校吧,以后保家卫国、发光发热也挺好。

  这一去一直到毕业几年,一家人接到了苏云眠的电话,专业名词太多,总之简单一句话:苏云眠算是退伍了。

  一家人顿时欢喜的不行,当然是要做一桌子美食等着自家乖儿子(乖孙子)回来了。

  而此时此刻的苏云眠刚刚下了飞机。

  同志们,你们听过星探吗?就是那种为娱乐行业寻找有明星潜质的人。庐砚秋推了推金丝边眼镜,微微一笑,温润儒雅:就是他了。

  今天他的目标地点是在A市最大的机场,庐砚秋为自己打气不管如何今天一定要遇到一个有着明星潜质的人。

  发现美、挖掘美、成就美……让真正神骨俱仙的人成为超级巨星,成为新节目的形象代表,为各国展现华夏之美,啊……只是想一想前景就让人激动到浑身颤抖。

  庐砚秋咳了一声,神情重新变得温文尔雅,剪裁合体的西装更衬得身材修长,尤其是那双长腿让路过的少女们不知多看了几眼,一低头笑着想:这腿得有一米八吧?

  面容清俊,金丝边眼镜看起来沉稳从容,温润优雅。

  对于姑娘们隐晦或者并不隐晦的目光庐砚秋权当没看见,他的目光一直望着机场出口,希望、希望从中会有有着巨星潜质的人出现。

  这个身高不够……这个鼻子不好看……这个气质不错,但相貌只是一般……这个嘴唇不好看啊……

  时间一分一分过去,庐砚秋叹了一声,马上就要不抱希望了,却在下一刻眼睛突然闪成了一百瓦的电灯泡。

  迎面走来的青年身材修长挺拔,白色衬衣最上两枚扣子没有扣上,松松露出jīng致白皙的锁骨,黑色外套随意披在双肩,长腿踩着中筒靴,一出来就四个字:走路带风。

  他戴着黑色口罩看不到口鼻脸型如何,但其修眉凤目如同墨画,漆黑的眼瞳更像是蕴藏着冰雪,不能瞧,瞧一眼便要连皮带骨,和着心魂一同沉没进去,要永生永世的入了迷障。

  庐砚秋站直了身体,愣愣着瞧他,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这个人了,这个人有着成为明星的潜质,那双眼睛足够人为之凝神屏息。

  苏云眠向来敏锐,对于某道灼灼目光从一开始就有所察觉,他眸光一转不动声色扫过对方,瞧得眼镜男人满眼的激动。

  啧,不管对方想的是什么,感觉麻烦。

  苏云眠抖了抖外套,转而进了机场的吸烟区,懒懒垂眸,从眼尾看到了对方几乎是迫不及待地跟了过来。

  青年倚着宽大的落地窗,逆光的身影越发显得修长挺拔,他抬着左手,修长白皙的手指夹着一支细长的香烟,微微垂着鸦色的长睫,薄唇翕动便有了飘渺的云烟。

  庐砚秋很讨厌别人吸烟,吞云吐雾的样子让人心生反感,但莫名的这个人他却丝毫生不起反感之情。

  反倒……让他觉得十分惊艳,庐砚秋见过太多的俊男美女,有的清丽、有的明艳、但却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气质,疏冷高华间带着勾魂的慵懒,不是他所想的清冷出尘的谪仙模样,而是足以拉着诸神诸佛入障的妖。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