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激星期三/Wacky Wednesday_J.A. Rock【完结】

  《刺激星期三/Wacky Wednesday》作者:J.A. Rock

  标签:长篇,美国,BDSM,职场,校园,灵魂jiāo换,爆笑

  剧情:年近四十的高富帅成功人士亚蒙与二十四岁的熊孩子男友杰克相恋两年,并在家庭训诫关系的滋润协调下如胶似漆。然而随着学渣杰克被亚蒙说服重返大学读书,同时亚蒙也因升职导致工作压力加大,两人的相处气氛变得越发紧张,甚至到了连训诫都无法协调的地步。直到在某个星期三的上午,亚蒙和杰克的灵魂被互换进了对方的身体里……

  Chapter 1-Ⅰ

  ··· 杰克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我在卢恰娜·戴雅蒙特的BDSM地牢派对即将举办的那天清晨醒来时,感觉非常兴奋。但这兴奋——如果可以这样理解的话——感觉与我往常的兴奋不太一样。比如说,当我在韦尔斯顿①最大的——好吧,也是唯一的——年度BDSM活动举行前十二小时活蹦乱跳地醒来,并在被窝里扭动着以示心情的雀跃时……我感觉身体比平时沉了不少,四肢更粗壮,腹部肌肉群更有力,打哈欠的时候下巴也张得更大。我看见被子下露出的脚,很眼熟,但有哪里不太对劲。我翻了个身,被彻底吓坏了。

  注①:Wellston,位于俄亥俄州,很小的城市。

  因为我就躺在我自己的身边。

  一般情况下来说,躺在我边上的应当是我的伴侣亚蒙,而不该是??我自己的身体。我一定是还在做梦,我这么想着,紧紧地合上眼皮。但在我一边念叨着“醒过来醒过来醒过来”一边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亚蒙仍然不知所踪。而另一个我,顶着稻草色的jī窝头,流着口水呼呼大睡着。

  我又看向我的脚。突然之间,我反应过来为什么我觉得它眼熟了。

  因为这是亚蒙的脚。

  我检查我的双手,它们同样属于亚蒙。我把亚蒙的手指放到了脸上,摸索到一个我曾经用舌头、用嘴唇、用原本属于我的手指勾勒过的鼻子的轮廓。

  ——亚蒙的鼻子。

  亚蒙宽而平整的眉毛。亚蒙那架子一样高的颧骨。亚蒙浓密而顺滑的头发。我本身的胸口又白又平,还瘦巴巴的;肋骨一道一道的,像被犁过的地一样沟沟壑壑。现在的我有了隆起的胸肌,有山有峰有平原——是亚蒙的胸膛。我一只手伸进被单,摸到了——是哒。

  我摸到了亚蒙没割过包皮的大jījī。

  我清了清嗓子,用亚蒙的嗓音说:“呃??”

  躺在我身边的杰克壳子纹丝不动。没什么好惊奇的。我还在那个壳子里的时候,能在闹钟狂轰滥炸的十五分钟里继续安睡,直到亚蒙撑不住扔下手里的咖啡,冲进卧室,按掉闹钟,把我从chuáng上薅起来。

  这倒是提醒我了。那个闹钟??它果然被放回架子上了。

  亚蒙不会放任它被搁在原处。昨天晚上,在我俩战斗的高cháo,我直接把闹钟给扔地上去了。在我顺路去亚蒙的办公室找他,打算用中餐外卖给他一个惊喜,结果遇到了伯纳德·威特迈耶的时候,这场战斗的号角就chuī响了。

  * * *

  亚蒙是A&L金融公司——城西一个很了不得的大公司——的人事总监。在我跟他jiāo往的这两年里,我从没搞清楚亚蒙或者这家公司究竟是做什么的。我只知道,亚蒙不太喜欢我在朋友面前把这家公司念成“Alf”。

  我偶尔会听到亚蒙打电话时谈到套利、员工动员和jiāo易前估值这些字眼儿。我想知道对他来说,跟我这样一个四年前大学辍学、最近才自nüè地想再试一次的西弗吉尼亚州乡巴佬住在同一个屋檐下是什么感觉。他两周一结的薪水数目差不多是我SAT②分数的四倍。

  注②:即美国高考。

  A&L的招聘总监前不久被人挖墙脚了。亚蒙想补上空缺,压力重重,压得快要崩溃了。A&L正在“考虑”聘用一个叫伯纳德·威特迈耶的人——尽管据亚蒙所说,现状更像是他们在哭着喊着求对方上任。他们给他报销机票,让他从加州飞到这里,面三天的试;给他报销大部分饭钱,以及住宿的花销;给亚蒙报销昨晚带威特迈耶参观城镇的油钱,那天我们原本约好了要一起看《粉红色杀人夜③》的。

  注③:Body Double,1984年的美国惊悚老电影。

  据亚蒙说,威特迈耶的简历完美无缺。他还是个有老公的基佬,这使得亚蒙对他热忱更甚。两个出柜的男同性恋同时在同一家华丽丽的金融公司里担任要务?当心着点儿异性恋,我们基佬要来瓜分你们的担保债务凭证了!

  只有我立马判断出伯纳德·威特迈耶的到来不是件好事。亚蒙喜欢嘲笑我所谓的“直觉”,但我看人一直很准。再说了,把威特迈耶视作一个小人得志、皮笑肉不笑的心机diǎo又不会掉块肉。

  “噢哟,”威特迈耶和我握手时,还不忘斜眼瞧着亚蒙说,“你这头老牛找了多少大草原,才敲定要拔走这根嫩草的?”他的牙比中餐外卖的饭盒还白。

  亚蒙不赞同地瘪了一下嘴,那表情一闪而过。很快他又gān笑两声。

  “其实是我自个儿送上门来的,”我说,“他没拔。”

  威特迈耶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他还给你买午饭。你把他调教得很不错啊,蒙特雷。”

  我心里一沉。调教得很好?亚蒙不会把我们这段关系的细节告诉威特迈耶的,是吧?我做了一次深呼吸。不会的,亚蒙永远也不会??除非他俩现在已经是超级无敌铁哥们了。除非他们昨晚一块儿喝小酒,然后亚蒙就被对方带节奏说漏嘴了:哈没错,为了让我家那口子老实一点,我时不时还要打他屁股。

  我绕过威特迈耶,到了亚蒙身边,把外卖放到桌上,“我要是早知道你有人陪了,就该给你点一堆炸猫肉。”

  “我现在不饿,”亚蒙在电脑前对着表格聚jīng会神,“不过你想着给我带东西来,真是太好心了。”但看他的样子,他不像是认为我有多好心,倒像是认为我在给他添乱。

  “那我把饭放进冰箱里吧。”我走向亚蒙的小冰箱,察觉到威特迈耶在盯着我看。“说到冰箱,我跟你说啊,康纳和贝丝因为斯蒂芬妮吵起来了——”

  “你带回家不行吗?”亚蒙打断我,“我待会儿再吃。”

  “小蒙不需要这种含大量高级脂肪酸甘油酯的食物,”威特迈耶的笑声悦耳极了,就像他这个人一样——他涂发胶的头发、他的蓝眼睛、他那贴身裁剪的黑西服,全都是这样无懈可击,“要想套牢你,他可得保持好体型。”

  好吧。首先,到底什么人才会在日常对话中用“高级什么什么酯”这种词啊?其次,威特迈耶这么做也太不像话了,我和亚蒙的年龄差跟他有什么关系,犯得着他过来指手画脚吗?再次,小蒙?他来这里满打满算统共两天,连亚蒙的昵称都叫上了?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