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诛仙青云志)求君安_四时沧【完结】

  《[诛仙青云志]求君安》四时沧

  文案

  沈香沉初到此地,丢了记忆,捡了小弟,遇到了秦无炎。

  本来是简简单单的风月故事。

  男子俊逸英朗,有卓越风姿,叫她颇动心,便寻思着可否要为小弟找个姐夫。

  哪里知道此人披了层羊皮,遮住透黑发亮的一颗心。

  两点想说的:

  1、坚决不坑。

  2、这就是个傻白甜的同人故事。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香沉,秦无炎 ┃ 配角:诛仙青云志众人 ┃ 其它:诛仙青云志,秦无炎

  ======================================================================

  文章类型:衍生-言情-架空历史-影视

  作品风格:正剧

  所属系列:之;影视

  文章进度:已完成

  文章字数:423663字

  【渝都城变】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第一章

  渝都城近日添了一些不少人口,凶神恶煞的有之,良善可欺的亦有之。

  城北街上新开的那家客栈,老板娘长得甚是美貌,连她那个据称是被她捡来的弟弟也长得极其水灵,看着就像是个聪明伶俐的,可怜遇了天灾,父母双亡,亲朋尽丧。

  便又有人说这位老板娘真是个善心人。

  这家客栈若说有什么特别之处,倒也没有。这里掌勺的是个五大三粗的汉子,貌相勉qiáng可称英武,手艺却是不折不扣的好极了,还说这家客栈用的是自家院子种的菜蔬,喝的是自家井里头的水,便是连蔬菜和水的味道,都比他处格外清甜一些。

  所以开张数日,便已经轻易地在渝都城站稳了脚跟。

  云来客栈租的地界原先是一家当铺,对面便是锦绣坊,早在店开前,金瓶儿就已经见过了这位老板娘。

  丁玲见金瓶儿正瞧着那客栈里头的来往人流望,好奇地问道:“瓶儿姐姐,这客栈中的老板娘是个什么人呐?”

  金瓶儿笑了笑,笑容衬红衣,愈发明艳动人:“一个同道中人。”

  ***

  沈香沉已经在这渝都城里落脚一个多月了。

  无怪乎她在路途流làng时有人建议她往渝都城来,此处灵气bī人,俨然是个难得的好地方,加之民风开放,百姓富庶,可见在过去几任城主的治理下甚是祥和平静。她漂泊许久,在这里也生出了落地生根的念头。

  沈眠才十岁,但比寻常孩子懂事得多,知道沈香沉选择在渝都城安顿下来有一部分自己的原因,因而十分领情,但是对于沈香沉要送自己上私塾这件事,就有些不满了。

  沈香沉正在写招人的告示,一时没察觉,笔就被沈眠拿了去。

  沈眠露出屡试不慡的乖巧笑容,道:“姐,我帮你写。”

  沈眠的字是沈香沉教的,他也习惯了模仿沈香沉,写出来的字好看有余大气不足,沈香沉正是怕了这孩子被她教养的女里女气,才想在渝都城这么个好地方为他找个私塾,念念书,虽启蒙晚了,不过她也一直有教导他,只要学得进去,想必不会落后许多。

  她正盘算着,就听沈眠道:“姐,我不想去私塾。”

  沈香沉略感诧异:“为何?”沈眠是个很乖的孩子,这也跟他身体不好有关,但是沈香沉说的话他向来都听,很少有明确提出不愿意做什么的时候。

  “姐,对我来说去私塾没什么用不是吗?若要识字,有姐你教我。若要明事理,书中亦可学。姐你也不盼着我考取功名什么的,去了私塾也只是làng费时间而已。”

  沈香沉知道他说的有几分道理,沈眠不是普通的孩子,当然不能用普通孩子的标准来要求他。可是沈眠是长在她身边的,平日里也没接触到什么男性长辈,都说孩子有样学样,他若是学了她,可不大好了,单看那一手秀气的蝇头小楷,就是最好的证明。

  或许她应该像寻常人家那样,为沈眠找个姐夫?

  沈香沉不由地认真思考起这个问题来,片刻后还是自己否决了这个想法,她的情况特殊,合适的人哪里是那么好找的。她抬头朝外望去,快入夜了,大街上的人也只有零星几个了。

  可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一队武装走过,那是渝都城的城卫,恪守城规维护治安的人。

  城卫府的护卫长,听说是姓颜,身姿峻拔不凡,沈香沉远远见过几回。她想,若是沈眠也可以像这位颜护卫一样,长成个顶天立地的男子便好了。

  ***

  沈香沉过去没有什么经营客栈的经验,也没什么一技之长,手头唯多的不过是钱而已。

  但她这地方住的整洁清净,东西也好吃,价格又亲民,不知不觉竟笼络了一帮老主顾,连城外过路的人也慕名而来。

  对面的锦绣坊金瓶儿过来串门的时候就说,她这里的生意令锦绣坊也沾了光,可一定要红红火火地做下去。

  对此沈香沉只能苦笑。

  她原先招了一个账房先生和一个跑堂,可如今真运营起来才觉得人手不够,想要招个打杂的,可告示挂出去几天了也没人来,她不得不兼任起了写单传菜的差事。

  她忙得焦头烂额,却不知自己早引起了同行的不满。

  渝都城是个大城,人口也多,每行每业都十分齐全。但什么都讲个规矩,要在这里做生意,需得打点好一切才行。就说客栈这行,在这渝都城中以山海苑为大,要在此地做这行,必须与那山海苑的掌柜来往,才能在这渝都城中安身立命。

  金瓶儿自己本是魔教出生,丝毫不惧那些个凡人,又与渝都城城主jiāo好,故而压根没把这些事放在心上,竟也没想起来提醒沈香沉一句。

  沈香沉一个外来人,无根无萍,孤儿寡姐,又不会来事。

  山海苑的掌柜一忍再忍,眼看着这条街上其他的客栈被这横空出世的云来客栈挤兑的门庭冷落,连供奉到自己手里的银子都jiāo不上来了,终于是忍不住了。

  这一日大清早,云来客栈刚开张,堂里坐的还是几位吃早饭的住客,就有几个壮汉打上门来了。

  确切的说,是找上门来。

  其中一个满脸菜色,萎靡不振,被人搀扶着,连手臂上结实的肌肉都似乎瘦了一圈。之所以能看出此人比先前瘦弱了些许,是因为沈香沉曾见过这四人。

  昨日这四人点了不少菜,大鱼大肉地吃了一顿,中途点了几坛酒,甚至还讨人嫌地拉着沈香沉说她这酒里是不是兑了水,怎生没滋没味的?

  沈香沉知道人这是喝大了,就没多做计较。事后同行的其他人也向她道了歉。

  因这么个小插曲,所以她对这几人有些印象。

  这次这几人却不像昨日来的时候那样客气了,个个都凶神恶煞的,上来二话不少就掀了张桌子,嚷嚷着说云来客栈的东西不gān净。

  “我这兄弟昨天回去就上吐下泻不止,定是你这里的东西不gān净!”

  开门做生意的,但凡跟吃食挂上点勾,最怕别人说的就是东西不gān净,这个指控来得太突然,也太不讲道理了。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