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剧同人)步步惊心·丽·一世长安_羙颜【完结】

  书名:步步惊心·丽·一世长安

  作者:羙颜

  文案

  她舍弃红妆,以女儿之身,在妙龄之时,披甲上阵。

  屈rǔ与嘲讽中开出了别样的花朵。

  一副面具遮住了世人对她的幻想,传言她有一张绝世的容颜,魅惑天下。

  面具是上天对她美丽的诅咒,终身不可脱下。

  她是高丽的传奇,是高丽不败的神话。

  有人说她存在着,有人说她早已远去边疆,有人说她早就逝去,了无痕迹。

  她是高丽第一人,女将出征,执剑面圣,殿前见血,无党无派。

  她是第一外姓王,也是唯一女子为王的传奇。

  她其实出现在每个人的生命里,对他亦是在心里从未离开过。

  她天生无泪,可是却有一个人对着未流泪的她递上拭泪的丝帕。

  他天生爱笑,可是却有一个人了解他笑后的伤痛。

  明知相爱,却岂料中间的阻碍,太多太多。

  如果爱你就意味着失去你,那我宁可作为爱你的人替你接受一切也要许你——一世长安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乔装改扮 日剧 复仇nüè渣

  搜索关键字:主角:祁长安,王郁,王昭 ┃ 配角:王尧,王贞,王旭,莲花 ┃ 其它:步步惊心丽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1 你不知道的高丽

  高丽史记真实记载……三代武官祁氏家族,镇远将军祁英杰四处征战,协助太祖王健建立高丽,感情甚好,但因疾病缠身,多次战争的摧残,身体受损严重,于935年逝世,享受封号。

  其子祁佑,继承衣钵,位居大将军,却在军营遭人迫害,享年三十五岁。

  祁佑育有两子一女,祁少祥,十八岁在征战大邺时战败,失踪于战场上,世人流传早就死于沙场,而据当时的边境部落人说,有人看见他在边境出现过。祁少聪,十六岁因体弱多病,撤退时,被敌军埋伏,乱箭she死。

  唯有一女是祁氏家族最后的血脉,名为祁长安。

  祁氏一族就此没落,因多次战败,竟受高丽百姓排挤,渐渐淡出世人眼中。

  谁能想到,日后那个不言不语的女娃,竟然走上了高丽的巅峰。

  新罗925年,祁长安出世,因一出生便从未哭过,有人说她是因祁家杀戮太多,厉鬼诅咒,天生无泪。

  手持参差剑,十岁习武,十四岁救驾,十六岁任命将领,不到一年竟一身丰功伟绩,出征边境,抄贪官,斩jian佞,退外敌,她在十六岁就做许多人想做却不敢做的事。

  她经历二废三立,却依然站立在朝堂之上。

  史书明确记载,最后一次有关延绍王的事迹,就是讨伐大邺国,胜利之战的庆典之上,一场祈雨祈福之后,史书之上再无她的踪影。

  有人说她辞官云游四海,有人说她功高盖主,被太祖赐死,也有人说她就是神的化身,完成了使命,便羽化飞仙,然而这只是所有人的猜想。

  延绍王的封号一直保留至今,一如和她的丰功伟绩一起,永远记在历史之中。

  几百年后,高丽国王光宗的陵墓被开启,在他的棺中发现了一幅jīng心保护的画轴。

  画轴上的女子一身红衣,手持短剑,她的脸部已经花掉,但是那美丽的身姿,给后人无限的遐想,她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光宗的棺木里,史记中没有记载,她的身份是个谜。

  画上只留下光宗的字迹……长相思忆微微寒,安愿今笑来世缘。

  而在史记之上,十三王子王郁,没有陵墓的埋葬,末尾寥寥几笔因病离世…享年二十三岁。

  ☆、2 你不知道的当年

  在繁华的街道上,好似晚集一样,两边摊位布满整条街,逛街的人挤在小道上,被四周的稀奇玩意吸引着。

  “话说这高丽最有胆识,最英勇,最传奇的人物,就数当今延绍王,祁长安”一个小小的布偶剧就摆放在街边的一个角落,幕后就一个中年男人,滔滔不绝的讲着。

  “好!!”刚说了一句,提到了延绍王的名字,底下围坐的百姓都拍手叫好。

  十三王子王郁,扮做平常百姓的模样混迹在他们中间,但是英俊不凡的外貌还是吸引了不少高丽女子的目光。

  他刚从八哥府上回来,想出来集会巡视一圈,看看有什么奇人妙事,满足他好玩的心,但是听到有人敢议论延绍王的事迹,也就好奇的过来瞧瞧。

  “都知道延绍王可不是一般人,她是咱们高丽的传奇人物,十四岁就受大王赏识,十五岁征战诸国,战功赫赫,自己带领的大战,没有一场败过,作为女人……她是古今第一人!”。

  底下再次爆发热烈的掌声,王郁很少听人谈论祁长安,因为大王下令,王宫内外,都不准随便议论,否则严惩不贷,这是他第一次听说。他对祁长安的了解只在于他是个女人,是唯一拥有外姓王的人。

  因为他母亲为亡国公主的身份,自己在政事上,根本就不能打听,哪怕是有一点兴趣也是不准的,想到这,倒有些伤感,这是他从出生那刻就注定了的。

  “想必大家都听说过,延绍王直闯宝殿,血溅金龙柱”。

  “听过!听过!”底下的人兴奋的大声附和。

  “那我今天就重现一年前延绍王的真实场景,让大家都能知晓其中的真实原因和过程”。

  王郁一听倒想起了,当时他因出游在外,不在朝堂,对此事只知晓一些,后来消息封锁,自己更无处知晓。

  班主在一个缩小的王宫宫殿背景幕上,拿出了几个小木偶,那可爱的样子,逗乐了王郁。

  红木偶拿着木刺,班主变声“你这假仁假义的贪官,百姓都流离失所,尸横遍野,你还在这里装的什么明义”。

  “你…你这是gān什么,殿下在这,你敢动我一下”班主的声音又变得唯唯诺诺。

  “叫个李大仁,找个大人物,就以为扶摇而上,稳坐你的李大人吗?所到之处民不聊生,眼前的百姓流血流泪,你还敢贪污赈灾银,真是不杀你,百姓难以平怨”。

  红木偶木刺一出,直接把李大人的木偶杀死了。

  底下一片叫好声中,王郁看着眼前的一幕,听着百姓对延绍王的赞美,眼前突然变换了场景……

  李大仁倒在了他的面前,没了生息,红衣延绍王就出现在自己面前背对自己,一身红色战衣,手持长剑,衣服上还带着战场上的硝烟味,尘土,血迹都抵挡不住那一身的威严,明明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女子,却不比他见过的所有女子娇柔,秀气。

  剑刃还滴着血,周围的大臣不敢出声,延绍王转身,目光扫过地上的李大仁。

  接触到她的目光,王郁感觉到不能呼吸,那冰冷的眼神,没有一丝波澜,犹如她冰冷的面具。

  一个花季女子,究竟经历了什么,冷酷,无情,冷血,这是她在朝中人的形象,在敌人前的形象,但是在百姓眼中,她又是一个考虑了所有的细腻之人。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