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藏同人)西湖黄鸡有几只_离酒【完结】

  《西湖huángjī有几只》作者:离酒

  露水姻缘+意外怀孕生子

  雷者慎入!!!

  标签:同人 《剑网三》 天策 藏剑 策藏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1.

  叶沁是在一个多月前发现自己身体不对劲的:站久了腰会酸,只能拄着重剑当支点;在野外转风车转久了会头晕,收到的人头数量骤减;吃东西没胃口,吃啥吐啥,后来有一天他在街上被塞了一串蛋叉叔叔的糖葫芦,发现酸酸甜甜还挺好吃的,于是背包里就会常备一些话梅蜜饯……叶沁很少会主动去看大夫,平时他在野外独来独往,朋友比仇人还少,也没有人提醒,所以一开始便没太在意。然而随着天气转凉,叶沁愈发觉得难受,不但经常走神犯困,而且手脚冰冷的,不得已才到镇上找大夫看病。

  这一看可不得了,大夫脸色大变,说居然把到了喜脉,男子怀胎可当真惊奇。叶沁不信,只当他是学艺不jīng,又专门找到了万花谷的离经师兄裴大夫把脉,然而结果居然一样。

  裴大夫医术高超,这会儿叶沁不得不信了,只好说:“我是不是一个怪物?”

  “未必,世上无奇不有,见多就不怪了……我曾经在花谷藏书阁翻阅过相关典籍,发现男子怀孕虽罕见,但也并非完全没有可能。”裴大夫握着朱笔,认真地道,“只是男子怀孕总比女子难多了,分娩也会很危险,现在你肚子里的孩子也不过两个月左右,你要是不想要这孩子,我也能助你。”

  叶沁整个人都是懵的,想了半天,才说:“裴大夫的意思是劝我不要这孩子吗?”

  “嗯,毕竟女子分娩也容易招致难产,至于男子分娩……我更没有十足的把握。”

  叶沁说让我想想,然后就到长安城的护城河边上chuī了许久的风。他想在浩气盟侠士眼里他就是一个冷酷无情心狠手辣的极道魔尊,事实上也是如此,叶沁很少对敌人手下留情,仇人自然也很多。可纵便是朋友,他也不多,他总是一个人孤零零地过中秋chūn节,连七夕也没有找到合适的对象和他做一双能刻上二人名字的对戒。

  这种睡醒了就去打打杀杀、日落了就一个人回家包扎伤口的日子,说实在的,叶沁已经过得有些麻木了。连裴大夫都说,把这肚子里的孩子打掉的话才是正确的做法,可叶沁被说“冷酷无情”了那么久,一想到要把这个尚未出生的小生命扼杀在肚子里,反而却有些于心不忍。

  他想不准这个中到底是个怎么样的道理,或许他就是护短,又或许,他只是不想那么孤单罢了。

  既然男子怀孕是个发生概率极小的事件,那么,叶沁想,这个孩子会不会是老天爷看着他一个人过得太可怜了才送给他的呢?他和大部分的藏剑山庄弟子没什么区别,剑术学得还行,钱说不上多也不算少;他和大部分的极道魔尊也没什么区别,能欺负一下敌对阵营侠士,有时候也会被打得落荒而逃。

  可不一样的是,他怀着一个孩子,那是完全属于他的。

  叶沁想通了以后就回去找裴大夫了,裴大夫经常在长安城支摊义诊,要找他不是难事。

  叶沁直接道出了自己的决定,还问裴大夫能否给他抓几单安胎药。

  裴大夫停了笔,问他:“你是认真的吗?”

  叶沁点了点头,“自然,那是我的孩子,我不舍得就这样打掉。”

  “没看出极道魔尊也有如此温情的一刻。”裴大夫说,“既然如此我就给你开张安胎药的药单吧,你去药房抓些药便好。”

  裴大夫给他开好了药,说了些注意事项,道:“你还有别的问题吗?”

  叶沁说:“没有。”

  “你没有,可我有。”裴大夫的视线落在了叶沁尚是扁平的肚子说,“你孩子的另一位父亲……到底是谁?”

  叶沁微蹙剑眉,说:“哎,裴大夫,你怎么那么八卦呢?”

  “我这不是看你平常习惯独来独往,所以很好奇嘛?”裴大夫笑了笑。

  叶沁一想到那事儿就烦,揉了揉额头,道:“没啥好说的,那个人,就是个大狗bī。”

  大狗bī是有名字的,叫李斯伯,天策府出身,现今自称是浩气盟的jīng英,也是一名和极道魔尊平起平坐的武林天骄。

  叶沁是在黑戈壁认识的李斯伯的,原因很简单,他俩都喜欢在那儿打打杀杀,而且是日复一日不带挪窝的那种,久而久之就能发现敌对阵营的侠士都是熟悉面孔。既然认得对方,那么李斯伯看到叶沁便会先过去踩一踩,叶沁看到李斯伯自然也会专门赏他一记鹤归,虽然对话和jiāo流基本等于无,但不妨碍这两个人互相记得对方。

  后来在长安城碰到李斯伯的时候,叶沁下意识抬起了重剑,然而才忽然想起在主城不能杀人。李斯伯坐在一块大石头上,叼着一根狗尾草,一副漫不经心的调调。他也不好好套上天策府的盔甲,总是穿着什么江湖大侠套,在一群姹紫嫣红的人堆里显得毫无不起眼,唯独背上的一杆枪头被磨得锋利无比,一看就知曾饮过几多血,剔过多少骨。

  叶沁见不能杀李斯伯,自讨没趣便想转身走人,可李斯伯眼力甚好,那双细长锋利的眼睛有如鹰隼,大老远的他就瞅见叶沁,笑着说:“jī崽,那么巧啊?”

  叶沁不慡地回过头,骂了一句:“狗策。”

  “怎么骂人呢?”李斯伯把狗尾草吐了出来,指了指叶沁马尾上的雪河头饰,“这不是小jī翅膀是什么?”

  叶沁懒得理他,正想要走,李斯伯把切磋旗子插到叶沁身边,笑了笑,说:“别啊,兄弟,切两把呗。”

  叶沁反正也无聊,就和李斯伯打了几把,刚开始他不太能掌握李斯伯的套路,吃了些亏,后来几把渐渐摸清楚了那人的习惯,便开始占上风了。李斯伯都喝了好几杯茶了,连忙道:“算了,不打了,要不玩点别的?”

  “换个地方打吗?”叶沁说,“我不介意继续砍你。”

  “不,我觉得我们当了那么久的对手,应该换个思维方式。”李斯伯说,“你看我俩实力不错吧?是不是应该去名剑大会建个队伍打一下排名呢?”

  叶沁想说不,他们天天在野外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为什么这人非要抓着他一起打竞技场?他不是很懂李斯伯的思考方式,李斯伯看他站着不动,说:“你gān嘛不动……哦?难道你害怕和我组队会被我比下去?”

  “才不会呢!”叶沁可见不得别人小看他,“去就去啊,我告诉你啊,你可不要第一个倒下啊,不然我笑你一辈子!”

  李斯伯便笑了,说:“行啊,我们来打赌,要是输给了对面,那得看看是谁的过错,背锅的那位要给对方十两银子。”

  “那你够钱吗?不要到时输了耍赖皮。”叶沁冷眼瞅着他说。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