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昭同人)展昭同人踏莎行_DrTwins【完结】

  书名:展昭同人踏莎行

  作者:DrTwins

  文案

  秦潼自小玩世不恭、离经叛道。她爱的不是胭脂水粉、穿的不是绫罗绸缎,没人能看出她爷们儿的外表下还藏着一颗女少女心。

  除了展昭。

  看文须知:

  1.青梅竹马。竹马不知道青梅是青梅,还以为青梅是竹马。但他们的爱情已经跨越了性别(大雾)

  2.半考据,经典的案子大概只有五鼠闹东京和陈州放粮,但被我改的面目全非OTZ

  3.说慢不慢、说快不快的热度,先抱娃,后成亲

  PS:嗯,没啥好说的了,喜欢就看吧,应该不会后悔

  内容标签: 七五 历史剧 悬疑推理 女扮男装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潼,展昭 ┃ 配角:白玉堂,青莲,庞统,秦旭 ┃ 其它:七侠五义,开封府,展昭同人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一回 石州城外

  河东路其地东际常山,西逾huáng河,南距底柱,北塞雁门,治并州,统并、代、忻、汾、辽、泽、潞、晋、绛、慈、隰、石、岚、宪法、丰、麟、府等十七州,平定、火山、定羌、宁化、岢岚、威胜六军与永利、大通二监。

  石州便隶属于河东路,地处吕梁山脉中部,四周群山环绕,沟壑纵横,huáng土梁峁起伏连绵,地势东高西低,布有山地及丘陵。

  而在这片huáng土高坡之上,最为繁华之地,当要数石州知府衙门坐落之地——石州城。

  康定元年chūn,正是草长莺飞的时节,这些天石州城中正是一片喜庆热闹的景象。主道上张灯结彩,酒肆茶楼中人满为患,却是为着一桩大喜之事。

  原来石州监州通判蔺良诚之子蔺英,与河东路转运使靳查理之女喜结良缘,在城中大摆酒席、宴请宾客,就连乞丐làng人都能分得一碗白饭、几块红肉。一时之间上至白头老叟,下至huáng口小儿都来凑一份热闹,想要沾些喜气。

  然而在这喧嚣的人群之外,远山的一座小亭中,却坐着两人。其中一人便是那人人艳羡的新郎官,蔺英;另一人,却是石州知州秦旭的独女,秦潼。

  蔺英是个二十出头的青年,此刻一身青衣短打,手边还放着弓箭、护具,正拿着手帕揩脸上的汗。秦潼亦是一身男子猎装,她自小顽劣调皮,总爱扮成男孩出去惹是生非。她父亲几次管教不成,最后只好把这个女儿当成男孩教养,惯得无法无天。

  “若是伯父知道你我在这大喜的日子里上山打猎,少不得要去我父亲面前告我一状,说我耽误你成亲之事了。”秦潼靠坐在亭子一角的红漆木柱之旁,一边检查着手中的铁弓,一边漫不经心地对蔺英说道。

  蔺英哼了一声,说道:“左右我现在也闲着无事,回家不过是听他啰嗦。他瞧得上靳家那个庶女,我却不稀罕。”

  秦潼抬起头来似笑非笑地看了蔺英一眼,说道:“等你成亲之后便不会这般想了,听说你的那位娇妻温柔贤惠、知书达理,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姑娘呢。再说,转运使大人可不是谁都能高攀得起的,你可知道城中有多少人羡煞你的福气?”

  “你若喜欢,我便让给你又何妨?”蔺英赌气一般回了一句,秦潼这几句话正是他父亲耳提面命之时喜欢挂在嘴边的,他一听便心中有气。

  秦潼听得蔺英这般回答不由哭笑不得,忙道:“还是算了吧,我可消受不起,人家也看不上我这个小小的府衙捕头。”

  蔺英心中烦闷,把手里的东西一扔,起身去拉秦潼:“走,咱们再到山上转两圈,没准还能碰上几只野鹿呢。”

  秦潼却连连摆手,直说:“这可不成,眼看着就到午时了,你要是不想被你家老头子抽筋扒皮,还是快些回去沐浴更衣,准备好明天迎亲吧。我好不容易休沐一天,可不想去给你父亲赔礼道歉。”

  蔺英一摔手,面上隐隐发怒:“你去是不去?不去我便一人走了,打到好东西可没你的份!”

  秦潼“哎”了一声,见蔺英真的转身要走,只能抄起家伙追了上去,唉声叹气道:“你说你这是何必?明知你父亲不喜你和我厮混,还非要忤逆他。”

  “我结jiāo何等样的朋友是我自己的事,与他何gān?他要我结jiāo的朋友都是一群俗人,眼中只有权势,还一身铜臭。”蔺英想起之前被人嘲笑冷落的经历不由更加恼怒,“他可不知道人家在背后怎么说他呢,趋炎附势、踩高捧低,说得要多难听有多难听,他还上赶着巴结那些人,我告诉他他却不信,反倒将我一顿臭骂。”

  秦潼在一旁听着,不由叹了口气:“子不言父过,再怎么说你也不该冲撞于他。”

  “我何尝冲撞他了?”蔺英哼道,“他要我gān什么,我便gān什么。他要我娶靳家小姐,我也奉命娶了,他还有什么不满?”

  秦潼听得大摇其头,也不去揭穿他当时于家中闹成什么模样,只是说道:“不管怎么说,成亲也是一件喜事,你应当高兴些才是。”

  “我不高兴,”蔺英沉下脸来,“我为何要高兴?就凭那个唯唯诺诺、连说话都跟蚊子叫一样的女人?”

  秦潼默然半晌,叹道:“你也不要这样说人家,她要是个母老虎,成天冲你又吼又骂,你就高兴了吗?”

  蔺英无话可说,于是脸色更沉,一言不发地大步往山林深处走。秦潼个子矮小,一时跟不上,叫了几声见蔺英不理,只得加快脚步去追赶。

  正要赶上之时,忽听得隐约有人声传来,喊的正是秦潼。蔺英和秦潼不约而同停下脚步,秦潼侧耳细听一阵,脸色一沉,道:“听着像是衙里的兄弟,怕不是出了事。”说罢提声喊了几句,脚下也朝着那边赶去。

  蔺英只得调头跟上,啐道:“真是晦气,你说你,放着好好的少爷不当,偏去做那等下贱营生,为着什么?伯父也真是惯你。”

  “我今日休沐,若非大事,他们不会来找我。”秦潼避而不答,只说,“恐是出了什么人命案子,抑或是……”她左思右想,却想不出还有何事竟致被人找到这里来。

  果然,来人正是衙里差役,想是一路急赶,还有些气喘吁吁,见了秦潼直如见到救命仙丹,一把扑过来道:“大人,可教卑职好找!您快回去吧,老爷一早就打发人寻你,差点连城里的地皮都翻遍了。”

  秦潼心里一沉,急忙探问道:“怎么,出了何事?父亲竟这样急着寻我?”

  衙役惶惶然摇头,只道:“今晨有几位访客忽至,我看老爷对他们好生客气,只说得几句话便出来吩咐派人寻你,说是务必找到您,叫您速速归衙。”

  秦潼摸不着头脑,只得回头向蔺英告罪道:“英华兄,真是对不住,今日看来是没法陪你再猎只野鹿了。”

  “不妨事,”蔺英紧皱了眉头,“既是伯父召你,那咱们便快些回去,勿要叫他老人家久等。”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