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剑二同人)古剑二|谢乐|莲心_清粥一叶【完结+番外】

  《古剑二|谢乐|莲心》作者:清粥一叶

  文案

  *CP古剑奇谭二/谢衣X乐无异(下车时攻受无差),年龄差14岁,主乐无异视角;微láng羽,其他人物关系原作向。

  *医生设定,古代架空,私设如山,通篇伪科学。

  *完结HE,11.6万,出本预定

  *糖多刀少

  内容标签: 江湖恩怨 情有独钟 近水楼台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衣,乐无异 ┃ 配角:闻人羽,息妙华,离珠,沈夜 ┃ 其它:师徒,年上

  第一章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倘若我心中的山水/你眼中都看到/我便一步一莲花祈祷

  ——引子

  子夜,长安。

  沿街商铺皆闭门谢客,空旷的街角转出几名夜巡。有人瞧见定国公府大门上的琉璃灯,感叹道:“这灯真亮,一整条巷子亮堂堂的,路也好走多了……真是有钱人家,舍得用这么好的灯来守夜。”

  另一名夜巡应道:“你是新来的不知道,这灯半月前就挂上啦。秋天暗得早,每晚酉时一过就会点上。”

  那琉璃灯罩上有鎏金的祥云莲花纹,既富贵又雅致,照得朱门上的shòu面铜环亮如赤金。队长李元华嘱道:“许是乐老将军在等贵客。明日再拨两队人来,莫让灯被宵小偷了去。”

  待人走远,乐府前忽地现出一名白衣人。那人急促地叩门,不消片刻就有仆役匆匆奔至。

  “在下游医谢衣,应清……嗯,应乐夫人之邀前来。”

  那陌生男子朝仆役微微欠身。湿乱的鬓发被夜风chuī开,露出一张斯文面庞,右目前架着枚稀罕的琉璃镜,像个年轻的教书先生。仆役眯眼打量他衣摆上的泥点子,那人捋起衣袖,举起一只半旧药箱在他眼前晃了晃。

  “难怪阁下怀疑,这半月里连夜赶路,便成了这般模样。”自称谢衣的年轻大夫无奈一笑,又催促道,“小公子病重,勿要耽误了,快放在下进门罢。”

  仆役闻言,神色间卸去戒备,伸手挑下门上的琉璃灯,躬身将谢衣迎入府内:“夫人说谢先生知书达礼,却定会急着进府瞧病,又说您妙手仁心,小的还以为……谢先生已年逾古稀,这才多耽搁了一会。如意失礼了。”

  “无妨……他眼下情状如何?”

  “昏了好几天啦!我家公子两年前病过一场,之后夫人一直小心照料,不知怎的又病了。”如意叹道,“谢先生,公子他才十岁,聪明伶俐,本应是个有福气的,可偏偏身子骨弱,真是太可怜了。”

  谢衣也跟着一叹。

  说话间二人匆匆穿过游廊,如意又道:“夫人这几日都守着公子,吩咐小的直接带谢先生过去。”他刚要唤人来拿行李,不料谢衣脚步一转,越过自己径直走向了少爷厢房。

  “诶?谢先生认得路?”

  “他两年前的病便是谢某诊的,那回在下叨扰过几日,自然认得路。只是我多在屋中,你许是不曾见到。”谢衣七转八绕,转眼已留下个背影,远远抛了句话过来,“如意小兄勿要焦急,小公子定能病愈……劳驾送一盆热水来。”

  意识渐渐归拢,乐无异慢慢睁眼,还以为横躺在饭桌上。肚皮上好像架了个火锅,辛辣热意涌进了四肢百骸。

  可惜只能闻到药味。他咽了口唾沫,舌根漫过一丝古怪的腥味。

  ……这回的药,怎么与前几天的不太一样了,难道娘亲新找了大夫?

  他僵着手指拨开chuáng幔,屋子空无一人,门外传来娘亲与陌生男子的jiāo谈声,像在说自己的病症。乐无异抓乱了头发,也只能听懂寒毒、血气匮乏等几个词,于是乖乖躺回chuáng上,盯着chuáng头柜上的小紫檀木药箱发呆。

  这位先生挺厉害啊,药箱也神气,说不定真能治好我,要是能……让我不再做那个噩梦,就更好了。

  昏迷的这几日,乐无异魇在同一个梦境里,醒来后仍是记得梦里被人背着在雨里跑。他不知道那人是谁,只怕他丢下自己,便紧紧搂着他的脖子;他也不敢回头,追赶他们的怪物好像随时都会扑上来;雨灌进脖子,他冷得牙关打颤,却死死忍着,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门开了,娘亲与一名年轻男子进了屋。

  有生人在场,乐无异不好意思继续瘫在chuáng上,拉着傅清姣的手慢慢坐起身。那大夫眉目温雅,比他见过的大人都长得好看,乐无异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却见那人也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还微微笑了下。

  乐无异红了脸,扭头去看娘亲,见她点点头,便摇摇晃晃下了地,向男子深深一揖:“谢谢先生救我性命。请问先生尊姓大名,无异今后定会报答先生的救命之恩。”

  男子却是一愣:“你……不记得我了?”

  乐无异抬起头:“先生认识我?”转头却见娘亲朝那人微微摇头,淡淡道:“异儿他……不记得以前的事了。”

  “……原来如此。也好,不记得也好。”男子敛了神色退后半步,朝他微微欠身,“在下谢衣,你……乐小公子因是染了寒毒而昏迷多日,适才服过药,可觉得好些了?”

  “刚才还觉得冷,现在暖和多啦。”

  谢衣沉默地点头,乐无异张了张嘴,决定还是不提那场噩梦。

  上一次梦见大雨还是两年前。那回他生了场更重的病,睁眼时不记得任何事,只有一名清丽的陌生女子守在chuáng前。那人自称是他的继母傅清姣,又道他是李朝定国公乐绍成的儿子乐无异,幼时曾与生母在西域生活,生母去世后被送到此处。

  继母的眼里血丝遍布,隐有几分水光。他犹豫了半晌,嘶哑地唤了一声娘亲,便被一把搂住了,又听她在耳边道,以后娘护着你,不会再让你吃苦了。

  傅清姣的目光在二人间转了几转,走去外间煎药。乐无异待谢衣切完脉,摊开掌心伸到他眼前,怯生生道:“先生,我醒来时摸到肚脐上有片姜,辣辣的,就拿下来了……”

  谢衣微微蹙眉,倒未责怪,只是让男孩重新躺下。他把姜片贴回原处,娴熟地替他穿好睡得皱巴巴的衣裳,嘱咐还需热敷半个时辰,又用指腹按压着小病人的脐眼四周,问是否觉得疼痛。

  “不、不痛,就是,噗嗤……”乐无异闭着眼qiáng忍痒意,想笑却不敢笑,好容易捱到谢衣摸完才睁开眼睛,突然瞥见他微敞的衣襟里露出一截纱布。

  “先生受伤了?”

  “嗯?”谢衣一顿,抬手整理衣领,那截纱布便隐在了赭色jiāo领之下。

  “赶路时跌了一跤,皮肉伤罢了。”

  乐无异躺着蓄上些力气,不一会又起身看谢衣收拾药箱,好奇问:“先生,学医是不是要学许多年呀?”

  “我自十一岁入门……约是学了十一年罢。”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