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兵同人/无CP)花爸_凌云子墨【完结+番外】

  《(士兵同人)花爸》作者:凌云子墨

  文案

  长生作为一只鬼已经存在近五百年了,一直是顺风顺水过来的。却没有想到近日碰到一个半吊子道士却让他栽了。

  最后成了一个小鬼的爸爸,为了养好小鬼,身为小鬼的爸爸的长生只好辛苦创业,开启努力养儿的日子。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成建国(张长生),成才 ┃ 配角:袁朗、铁路、高城 ┃ 其它:创业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罪过罪过

  看着面前站着的一男一女两个鬼魂,长生实在是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当然也可能是不知道能说些什么,毕竟自己是不请自来占据了人家的身体的那个。六双眼镜大眼瞪小眼了好长时间,可能是觉得这么做也解决不了问题,长生决定开口说点儿什么。

  “咳,虽然非我所愿,但是我毕竟还是占了您的身体,那个……”可能是觉得自己这么说有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嫌疑,长生尴尬一笑,就又闭上了嘴。

  长生觉得自己对不起人家不开口了,可是一直沉默的男魂(或者说是懵bī更确切一些,毕竟任谁刚才还在痛哭流涕,一转眼自己就成了鬼魂,而且对面还有一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占据了自己的身体,面对这种情况,恐怕大多数人都要懵bī好久的吧?)却开了口。“其实这个并不完全怪你,毕竟是我自己悲伤过度哭的背过了气,导致了灵魂离体的,之后才有了你占了我的身体。”虽然说的是实话,但是其中更多的还是安抚意味,毕竟谁知道如今占据自己身体的是个什么东西,会不会伤害他的身体或者是家人什么的?

  这两鬼魂本是夫妻,男鬼的妻子三天前过世,他一直在自责,认为是自己的疏忽才导致妻子病逝的。毕竟妻子本就体弱,生完孩子后更是三天一小病、五天一大病的,最近他却因为农忙疏忽了妻子,连她不舒服也没有发现,妻子也为了不让他担心,不舒服了还qiáng忍着,等他发现送医院的时候已经晚了。

  妻子的离世,再加上他自己给自己qiáng加的枷锁,坚持了三天,在这个夜深人静的时刻,他终于忍到了极限,痛哭失声。却不想悲伤过度,哭的背过了气,旁边又没有人,就这么离了魂被长生趁虚而入了。

  男鬼没有看到,女鬼却是将事情的始末实实在在的看在眼里的。因此也知道,并不是长生qiáng占了丈夫的身体,而是丈夫的身体将长生给吸进去的,所以也就没有办法怪别人不是?不过作为女子她恐怕要想的多一些,也更为的心细一些,但是虽然心里千回百转,面上却是不动声色,毕竟谁也不能保证对面这个占据了丈夫身体的家伙不是个恶鬼不是(不愧是夫妻,都想到一个方向上去了)。

  “嘿——”长生更尴尬了,他们夫妻二人以为没有自己,男人也是必死无疑,自己不过是借了人家的尸体而已。可是长生从他们的话中可以得知,自己这是占了《士兵突击》成才父亲的身体了。他们不知道,可是长生自己知道就算是没有自己,成才也是从小到参军都有父亲的呀!由于太过于心虚,长生反而没有发现,成建国说的是‘离魂’而不是死了,细微的差别就可以看出人家还是提防着他的。

  可是现在长生想的却是,他不能因为人家不知道,就心安理得的占据人家的身体不是,要是这样那和小偷又有何区别呢?匪君子所为。“我……”本来想说明缘由的长生却突然间卡壳了。他是知道事情并非是这夫妻二人想的那样的,可是着要他怎么解释呢?总不能照实说了吧?可是天机不可泄露,这种事情他还是知道一点的,这可让他怎么办?

  不过好在这对夫妻比较善解人意,(其实是人家夫妻二人从他的言行举止中看出,这个占据了自己/丈夫身体的鬼要么是年龄不大,要么是不讳世事/要么就是心地善良,不管是哪一种也都值得他们托付了)并没有让长生纠结很久就将话头接了过去。

  “我明白你的意思,也许没有你的到来,我或许还可以再次回魂,但是我的余生肯定会独自抚养我们的儿子,活在对婉萍自责、追忆里。”男鬼成爸,也就是成建国看了看身旁的成妈,笑得没有一点儿不甘心。这样也好,只是不知道自家娃儿以后会怎样?他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这三年多来,他几乎是将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体弱多病的成妈婉萍身上,孩子大多数时间都是孩子爷爷在带着。

  “劳烦小哥儿帮我们照顾我家才儿,还有我公公了。”婉萍就像她的名字一样,是个温柔的女子,确认长生是个好人(鬼)之后,哪怕是面对当前的情形,也不见有任何的怨怼。

  “欲带皇冠,必承其重。我占据了他的身体,这本来就是我应该做的,你们还有其他什么愿望吗?”长生虽然还是觉得自己对不起人家,但是听了成建国的话,心里的负担多少还是减轻了一些的。不过他还是在心里暗暗地发誓,一定会对成才和成才爷爷好的。

  “别让才儿和我爹知道“我”已经不是我了,是我自己懦弱,对不起他们。”成建国用了这种方式让自己从“害死”妻子的yīn影中走了出来,但是一想到自己才三岁零七个月的孩子,还有残疾的老爹,眼眶就红了。

  “好的。我一定像你一样对你的父亲和儿子,不过要是你父亲自己认出来了,我是不是可以实话实说?”老人家的智慧,长生从来都不敢小瞧,毕竟那可是他们从生活阅历中总结出来的经验积累。

  “……可以。”迟疑了一下,成建国还是同意了。之后又将家里的事情、隐蔽的东西,能想到的全部一股脑的全都告诉了长生。等到天将破晓,把能jiāo代的、要jiāo代的全都jiāo代了,才和成妈一起离开了。

  而留下来的长生,却是看着两鬼走了之后,确认他们看不见了,就一下子栽了下去。这实在是不能怪他,毕竟在他占据这具身体之前,他就已经到了极限了,这四五个小时,要不是长生已经是存在近五百年的老鬼了,恐怕还撑不下来呢!

  在意识模糊的时候,长生好像听到有人在喊“建国”什么的,想着可能是成才爷爷,只是这个时候他实在是不想撑下去了,再加上时隔这么多年再次拥有身体的不适感蜂拥而来,也就放任自己昏了过去。不过还是在心里默念了一声“罪过罪过”,毕竟刚答应了要好好对人家孤儿寡父的,这转眼就让人家担心,实在是过意不去。

  长生其人

  ,或者说是鬼却如成建国夫妻所想,心思单纯、不讳世事。当年他死的时候也不过方才十五岁,这在现在还只是一个半大的孩子,可是在他们那个时候却已经可以成家立业了。但是长生并没有,更甚者他活了十五年连见过的人都没有超过两位数,简直犹如深闺中的大小姐。

  长生生前乃是张居正的儿子,就是明朝那个有名的丞相张居正。而且长生的长相七分像张居正,还有三分却恰似李太后,这样说八卦的人们肯定就以为他是张居正和李太后的私生子了,其实不然,不过意义也差不多就是了,毕竟当时知道长生所在的人几乎上都是这么认为的,更甚者连当事人也是对此可见其成。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