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同人)宁为玉碎,鹿为瓦全。_barbare【完结】

  《宁为玉碎,鹿为瓦全。》作者:barbare

  qiáng行在火影的剧情里给宁鹿加戏份,不违背漫画剧情的走向,不黑火影中的其他角色,原著中的羁绊保留。

  以上也就说明了,我这篇文最后宁次是死了的。

  因为官方这个设定我作为一个小粉丝即使有不甘只能接受,所以一心想写一个宁次死的无怨无悔的故事。

  喜欢宁鹿的我,不会让他们受苦的。

  内容标签: 火影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宁次,鹿丸 ┃ 配角:鸣人,天天,丁次 ┃ 其它:宁鹿BL

  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2846766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第 1 章

  *木叶60年三月末 忍者学校毕业考试

  毕业考试的存在,让本质上依旧是二十四小时的一天变得有些特殊。鹿丸开始有这样的感触,是因为天没亮就从他窗口跳进来的宁次。鲜少(要不是鹿丸不敢说太过绝对的话,他会用从不)主动来访的人,让他好好考。鹿丸坐在chuáng上耷拉着眼皮,潜台词无疑是:真是麻烦死了,毫无gān劲。随即两手jiāo叉在脑后靠着墙:“反正考过就好了,那种考试,谁都会过的吧。再说了,又没有什么用,我家都是用影子秘术的,真是麻烦。”说着,原本瞥向墙的眼睛往天花板翻了个白眼。

  “考试不是为了考过而已,要把它看成一次修炼找到更qiáng的自己。”彼时的宁次还是个高傲自我的小少年,即使是与自己jiāo好近七年的鹿丸,这种时候,也还是不留情面地出言教训。虽然这原本只是两个人的不同看法分不出对错,奈何宁次只看得见自己的想法,而且语气理直气壮得让人不敢说他错。

  “知道啦,上一届的第一名。”

  正在生气的白眼贸然撞上了鹿丸的视线,那个人深深地凝视自己,看似漫不经心,眼睛里的坚定又熠熠生辉。

  “我去修炼了。”宁次有一瞬的失神,心念转动总是快过言语动作,是以宁次回神时气氛并无不妥。只是那失神来的莫名其妙让话题不好再继续,跳窗离开剩下话语留在风中未散。

  “整天修炼修炼,真是不会享受。”鹿丸说着又躺在chuáng上,看了好久的天空,看残留的夜色渐渐褪去,而后天光大亮,才起chuáng开始毫无gān劲的新一天。

  吉乃老妈做的早饭十来年不换花样,更没有gān劲了啊。

  “今天毕业考试要加油哦,我让爸爸去买青花鱼了,晚上我们吃味噌煮青花鱼。”??

  刚要露出麻烦死了的表情的时候,看到老妈温柔地眯着眼笑。愣了一下,耷拉着眼皮想 女人真是复杂,应付女人最麻烦了之类的,嘴上还是 好好好,是是是 的答应了。再次感慨今天是特殊的,明明是跌倒依然会疼得一天啊,和昨天哪有什么不同啊。

  另一边的宁次,用手背擦了下脸上的汗,准备去河边洗洗吃饭团。

  木叶的每个早上都是这样开始的吧,凯班的几个人闻jī起舞,凯老师和李比起野猫不差多少,在林子里惊起一大群飞鸟,不管是青chūn、热血的口号,还是横冲直撞地绕木叶跑步二十圈。宁次紧紧地跟在凯老师和李后面二三十米的位置,他们加速,就勉qiáng自己一下,习惯速度后继续用白眼观察前方鸟的数量。速度和体力是忍者的素养之一,训练一下也不是坏事;白眼,什么时候都不能落下。宁次不愿意说话,说话会打乱呼吸的节奏;后面的天天,也跟的勉qiáng。这一年来,跑步始终都没有超越李,看起来天天也一直都跟不上大家,但是宁次不气馁,他知道,三个人都在进步。

  在李大声喊着早上跑了第二吃完饭要俯卧撑三千个作为惩罚的时候,宁次捧着饭团看着渐渐苏醒的木叶。在高处眺望,小小的身影涌上街道,呼朋引伴,日出而作,熙熙攘攘,让人动容。似乎生活永远不会改变,时间岿然不动,让人的一切执着都失去意义。

  “宁次,发什么呆呢,凯老师可不会等你啊。”天天跪在地上,收拾起便当盒,又看向已经做起俯卧撑的李叹了口气。

  “啊,我在想,今天下一届毕业考试,已经毕业一年了啊。”

  “对哦,我们下午早点结束修炼去看看吧。”天天纯良透彻的眼睛看着宁次。两个人在一起久了,宁次就晓得天天那眼神里有着迫切传达的戏谑和看戏的想法等着自己认同。

  “嗯,去看看吧。”

  “宁次,天天,青chūn不是用来偷懒的哦。我们要和时间赛跑。”凯老师又摆出那酷男“甫士”的造型。

  “凯老师说的好有道理。”李又掏出本子唰唰唰地记下来。

  “好想回到一年前,换个指导老师啊。”天天垂着头走向训练场地,宁次也跟着过去。他,向来寡言,且不动声色。

  忍者学校门口有很多家长在等待家里的小小忍者。

  来了之后才发现,也没什么好看的,每年都有一批新人毕业,每年这天都聚集期盼的目光。天天本想回来感受一下大家相互庆祝的气氛,结果并不能融进那份喜悦之中。

  “唉,是不是我们去年也这样子傻乎乎的让别人看不懂啊。”天天叹了口气,记忆中的去年今日,伴着开启新生活的激动心绪,是个十分重要的日子。如今再看别人,也不过如此了。毕业这种只对自己的肯定,与他人无关的。

  宁次默默地瞥了眼张贴的成绩单,鹿丸到底还是考了倒数,哼。而雏田,第六?哼。

  “宁次,我回去啦,没有想象的那么好玩,不如回家吃团子。”

  “恩,我也回去了。”

  两人就此别过,宁次抬头看了看天空,明明天色尚早,却除了空无一人的家再无处可去。

  鹿久和鹿丸也在回家的路上。鹿久提着青花鱼用余光撇过鹿丸:“虽然知道你会考倒数,但是想到今晚又要被妈妈骂,就开心不起来。”

  “为什么你要娶那么啰嗦的女人。”鹿丸仰着头看天,说话时才转动下眼珠和老爸对视一下。大概是子承父志吧,这副德行。

  “不说妈妈了,考倒数不要紧,以后就是忍者了,执行任务时,要记得对外界事物仔细观察,把在学校学的知识运用,不要掉以轻心。”

  “是在把我当傻瓜吗?”

  “是防范于未然。”

  他们是千万人海中的两滴,随着晚风的微波飘dàng。

  如果一个人的心里,什么都没有,那么他拿什么消磨时光。又如果一个人的心里,只有怨恨,那么他如何承受每分每秒的煎熬。鹿丸想,反正时间是不以意志为转移的,哭笑疯闹,还不是一秒一秒地转动。既然如此,怎么过这个说法岂不是可笑?明明人是被迫地迎接日出日落,哪里来的选择。因为知道任何事物都会消失,所以不肯qiáng求什么,目空一切。却不知道,这样平静的生活,是村子里的许多人用生命换取的,时间的确不能与之对垒,但是生活在和平稳定的环境里还是战乱动dàng的环境里,是可以争取的。他刚毕业,还不懂失去这个词,悠哉悠哉地踱向宁次家。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