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邪(盗笔原著解密,十年天真不再)_拾年执斯颜【完结】

  藏邪(盗笔原著解密,十年天真不再)

  作者:拾年执斯颜

  文案

  违反自然规律即为妖,妖为邪,麒麟可镇,藏之为妥,一言而概之,藏邪。

  君不见十年别离,再相见已是陌颜。

  我叫张起灵,守护一个叫做吴邪的人。

  我叫吴邪,以前守护一个叫做张起灵的人,后来我忘记了他,但是我依然记得,我要守护张家。

  十年后,吴邪是吴家的“吴三爷”狠辣果决,心思缜密。

  十年后,从青铜门回来的张起灵带着不为人知的秘密,一切都将在终极里面结束。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张起灵,吴邪 ┃ 配角:黑瞎子,解雨臣 ┃ 其它:瓶邪,盗墓笔记,终极解密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活埋

  题记:反常即为妖,妖为邪。麒麟可镇,藏之为妥,一言而记之,藏邪。

  第1章活埋

  “吴邪!你什么意思!”

  拐子刘双手死死扒着盗dòng口,双脚也用力的蹬着dòng壁。可是这盗dòng口的土本来就松软,经不起扒拉,拐子刘都是靠着那双腿的力度才勉qiáng维持着没有掉下去,但这显然不是长久之法。

  吴邪背对着拐子刘给自己点了一根烟,轻轻吐了一个烟圈,看着那烟圈慢慢说道

  “拿了别人这么多东西,想给这墓主留个看门的。”

  “老子哪里对不起你了!你这个忘恩负义的杂碎!当着这么多兄弟的面!你敢动我!看谁以后还敢跟着你给你卖命!”

  拐子刘看了看那些拿着铁锹站在一边的人,希望能有人站出来帮他说句话,吴邪这样随便对跟了自己多年的心腹下手,难保不会让这些出生入死的兄弟心生嫌隙。只要有人心里有不平,自己今天就可能有机会逃出去的。

  “怎么跟东家说话呢!嘴里放gān净点!”

  吴邪没理拐子刘的谩骂,只是慢慢的吸着烟,一旁的王盟却按耐不住拐子刘敢这么不客气的对吴邪说话,一脚踹到面前的土堆上,踹了拐子刘一脸的泥巴。

  拐子刘之前是吴三省的手下,那时候吴三省身边有潘子,平时有什么事情也都是潘子处理的,拐子刘也没出多大的力气,显得不得被重视。不过这人一身本事倒是不容小觑的,因为习惯用一把像拐杖一样的短兵,才有了拐子刘这么一个称号。

  吴三省失踪后,吴邪接手了他的生意,拐子刘已经跟了吴三省十多年,吴邪想着他是盘口上的老人,加上接手生意后自己对盘口各个人都进行了深入的调查了解,这个拐子刘人不错,身手过得去,他就直接留下来给自己当保镖了。因为拐子刘跟了吴三省十多年,吴邪又这么器重他,平时手下的兄弟们对他也比较客气,久而久之他居然拿自己当盘口二当家姿态来对待众人了。他尤其对于吴邪这么器重王盟这个看上去一无是处的人颇有微词,觉得吴邪是看着王盟一直跟在他身边,碍于情面才会器重他的,所以平时他对王盟也没什么好脸色,王盟也早就看他不顺眼,仗着自己资历深,倚老卖老的,这会子逮着机会,他王盟也不是什么度量大的人,还不下黑手报复回来。

  “呸!小王八羔子!这里还轮不到你造次!吴邪!有什么话挑明了说!别背后整yīn的!我拐子刘跟着你出生入死这么多年!你就是看我不顺眼,想私底下做了我!也要让我死的明白!这么多兄弟们看着呢!否则就是到了底下,三爷那里我也要讨个公道!”

  拐子刘被王盟踢了一脸的泥巴,嘴里也进了一些泥巴,对着王盟吐了一口混着泥巴的口水,拐子刘看也不看王盟,只是怒视着吴邪的后背,依然口口声声的骂着吴邪对跟着他出生入死的人都下得了手,想要让吴邪忌惮一二,而且他言语之间还提起了吴三省,就是为了告诉吴邪,自己跟了吴三省这么多年,是盘口上的老人,人际关系比他这个半路接手的少东家可能还要扎实稳固,吴邪要动自己最好是考虑清楚。

  “呸!你咒我们家三爷呢!三爷只是没了消息,谁说他死了!”

  王盟对着拐子刘又是一脚泥巴,要不是吴邪没有表态,王盟早一脚把拐子刘踩进盗dòng了。吴邪将手中的烟吸掉最后一口,手指轻轻一松那烟蒂就掉到了地上,随意踩了一脚烟蒂吴邪才转过身走到拐子刘面前,居高临下的看了拐子刘一眼,拐子刘满脸的泥巴,加上一直全身心的用力不让自己掉下去,整张脸都憋的发紫了。吴邪蹲下身看着拐子刘问道

  “刘哥,说句老实话,我吴邪对你怎么样?”

  “哼,我在三爷身边这么多年,跟着你后,哪次下斗我不是拼了命的保护你,冲着这两点,你对我再好我都受得起!”

  “哟呵!倚老卖老到东家面前了!别给脸不要脸!这些都是你该做的,别拿着自己该做的事在这里邀功。”

  王盟还想继续说什么,吴邪轻轻抬手示意了一下,王盟才愤愤不平的收住了后面的话。

  “你说的没错,你跟了我三叔这么多年。跟了我以后也是尽心尽力的保护我,你又是盘口上的老人了,于情于理,都受得起我对你的好。”

  再次从兜里摸出一根烟点燃吸了一口,吴邪一直平淡的眼神突然变得yīn冷,他看着拐子刘一字一句慢慢说道

  “不过,对于在背后捅我刀子的人,不管他对我有多大的用处,对盘口有多大的贡献,我吴邪也绝不会手软的。”

  吴邪的话让拐子刘的脸色变了变,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他看着吴邪冷笑道

  “哼哼,我拐子刘没做过那种背后捅人刀子的下三滥!你要觉得我在盘口上的人际关系比你扎实稳固,威胁到了你的位子,你直接一句话让我走人或者就这里立马埋了我一了百了,犯不着泼这些脏水到我身上。”

  吴邪没有接话,一口吸了手里近半的烟对王盟招了招手,王盟立刻从自己背包里摸出一沓东西递到吴邪手中。那是一沓照片,有新有旧,吴邪抽出里面最陈旧的一张照片递到拐子刘面前,拐子刘的脸色瞬间面如死灰。

  照片看起来起码有两三年的年头了,上面是拐子刘跟一个人坐在小茶楼喝茶,拍摄距离有点远,看不清两人的神情,可是两人低头jiāo耳的动作显然不会是在讨论娶媳妇儿嫁女儿或者孙子满月这种皆大欢喜的事。随手将照片丢到拐子刘面前,吴邪随意吸了一口烟。

  “大前年,兄弟们发现了一个规模不错的古墓,装备人手都准备好了,到了那里却扑了个空,被人给捷足先登了。”

  又是一张照片丢出。

  “那年年底,兄弟们带着下半年的收成去jiāo易,险些被条子抓到,要不是解家当家的出手帮衬着一把,这里一大半的兄弟现在都在局子里等着过年呢。”

  再一张照片。

  “前年,王盟带着兄弟出去收货,被一队莫名其妙的人手给打劫了,货品丢了大半,死了一个兄弟。”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