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 Sherlock 福华同人)The Journey of Possibility_邢風/邢风【完结+番外】

  《BBC Sherlock 福华《The Journey of Possibility》作者 邢風

  文案

  他再一次睁眼,世界又扭转了一回。

  所有可能与不可能,一夕之间成真。

  内容标签: 英美剧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SherlockHolmes,JohnWatson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Chapter 1

  我们有千百万个选择,你能选择不当医生,我也能选择不做侦探。但你却选择在那个早晨遇见我,又或者,我遇见了你。

  我在人世间转了多少个迴圈,才在某个端点与你擦肩。

  ——你会怎麽形容这一切?

  如果这是生命的尽头——如果他Sherlock Holmes就要在这里死去,是这种绑手绑脚的难看死相,他其实颇为不满。

  尸体的样子几乎都是丑陋的,可怕地苍白,凄惨而教人发怵。

  「天杀的!」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若不是这突如其来的一声怒吼,再加上腹部受到一下重击,Sherlock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忘记一旁还有个医生同伴。

  ——他相信John不是故意的,只是这里没半点灯光,那人定是尝试挣扎的过程中踢了他一脚。Sherlock痛苦地闷哼,接着便听见John细微恍惚的声音自右方传来。

  「抱歉……」

  「你没去当足球选手有点可惜。」

  「别说笑了,大侦探。有没有什麽方法能让我们离开这里?」

  Sherlock尝试转动一下手腕,那儿被麻绳勒得死紧,完全挣脱不开。

  「我没办法。」

  侦探说,话音理智,但他心中其实早已被恐惧笼罩,Sherlock也只不过是尝试让自己听起来稳重一些,在他和医生两人之间,他一直是比较临危不乱的那个。

  「用用你的思维殿堂,算我求你了。」

  「John,我说了我办不到!我不是人们笃信的万能的上帝,我是个谘询侦探!」

  Sherlock在自己对医生的厉声喝斥之後,心中很是懊悔。他艰难地举起被困绑起来的两只手臂四处摸索,想找到一线希望。

  「噢……天杀的。」

  John的声音又响起,这一回比上次更轻、更绝望、更无力。

  他对着无边漆黑长叹一声,说是悲伤,却有些麻木不仁。

  「Sherlock,我们……」

  John欲言又止。他知道,接下来的命运,肯定是难熬的。

  但这是一种可能——他们的敌人最终会那麽做。

  「……会死在这里吗?」

  Sherlock在黑暗里眨了眨眼睛,只是徒劳,他依然什麽都看不清。

  医生的话宛如一记重拳击在他心上,侦探没想过,也真会有走投无路的一日。

  不仅仅是面对自己的翳灭,还有John被迫着和他一起牺牲。

  「我不知道。」

  这是一个不令人满意的回答,Sherlock抽抽鼻子,「我开始後悔招了那辆计程车。」

  「我也很後悔,」John咬牙,「早知道我就bī你和我一起在221B度过『庞德之夜』。」

  「下次我会慎重考虑。」Sherlock把一切说得云淡风轻。为了逮住Moriarty,阻止一再发生的惨案,Sherlock和John已经奔波各处,甚至三日未阖眼,谁知道就在他们以为接近成功的时候——也确实是接近了——Moriarty坐在计程车的驾驶座上,用了某种卑劣手段让两人昏迷,接着他们就被手脚困绑,摔进了货车——至少不是冷冻车。

  接着就是这样了。

  他们发现自己正在一个金属大箱子里,道路从平坦变得颠簸。石子路让他们吃尽了苦头。

  「该死。」

  医生又说。Sherlock听见他使劲踢了一下深锁的铁门,门栓没有松动的迹象。

  「John。」

  侦探唤道。他并不清楚自己将要说出什麽,可能是让法槌落下,为他俩的命运判下死刑。

  他真的无能为力。

  「没有用的,John。对不起。」

  「对不起有什麽用!」John此刻只感到烦躁,或许是恐惧极大值产生的歇斯底里:「我不需要听到你的道歉!很好,Sherlock,我们都要死了,说些临别遗言吧。噢,老天……」

  医生经过一阵狂吼有些头晕目眩,他索性躺平,让金属地板狠狠硌着自己的後脑,疼得要命,最好就这样死去。

  「……」

  侦探说不出话了,平时的能言善道不复存在,他们已经绝望的彻底。John的後悔比Sherlock来的还快,他清清喉咙,又道:「……我只是不想听到你的道歉,我不想把场面弄得那麽悲情。」

  「我也不想。」Sherlock的回答简短而仓促。

  其实John好几度都认为自己要死了,在战场上已经体会无数次,只是都没有此刻来的明白。

  「你真的没有什麽要对我说?」医生发话。

  难道这种时候Sherlock还要立起领子装酷吗?他一直想知道那张冷峻外表下是怎麽样的心思。

  Sherlock靠向一旁,闭上双眼,倾听货车隆隆作响。

  「想说的可多着。」

  侦探虚弱一笑,但John不可能瞧见。

  我想说的,一辈子都道不尽。

  「……」

  沉寂里,John依然摆弄着手上的麻绳。

  「如果真有什麽遗言要说,只有一件事。」

  就一件。

  「说吧,我在听。」

  Sherlock的语气很哀伤:「我爱你。」

  医生狠狠地愣了一下,自此没再出声。

  良久,他才开口:「Sherlock……」

  但他的话始终没有说完,永远都不会说完。

  他们的身体腾空一下,接着往前撞去。

  空间被撕裂拉扯,崩陷与翻腾,扭曲变形。

  这定是一场惨烈的车祸。

  车体翻下山坡,最後停止在河边。

  Sherlock感觉John就在他身边——也有可能是被甩过来的。他感觉到他的体温,也感觉到有什麽东西从自己前额流下。

  侦探想开口呼唤医生的名字,却在下一瞬没了意识。

  第2章 Chapter 2

  没人能告诉Sherlock,他为何身处此地。

  他躺在chuáng上——像一具尸体般,僵硬地躺着——或许这样的姿态才是尸体该有的样子。但当他发现自己居然还能活动手脚时,他惊得从chuáng上弹坐起来。

  白色chuáng单、白色被套、白色枕套——John总问他为何要把自己的chuáng搞得像病chuáng似的,Sherlock只能无奈地撇撇嘴:「我只有这个款式。要抱怨就去找Mycroft,我的家具都是他给的。」

  他的蓝色丝绒睡袍是这张chuáng上最鲜豔的颜色。John有一回对他说:「你睡着的样子真像一幅画。」

  「什麽意思?」

  「白色画布上的静物画。」医生笑着说,把嘴角的番茄酱舔乾净。

  Sherlock死死盯着天花板,颜色变了吗?有任何一处不同吗?很遗憾的,什麽都没变。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