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邪同人)撞邪_adoration【完结+番外】

  《[启邪]撞邪》作者:adoration

  穿越文。

  半架空,历史时间不能深究。大家看过即可。

  标签:同人 《老九门》 《盗墓笔记》 张启山 吴邪

  ==========

  楔子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吴邪没法儿承认自己胆子小,他一直觉得跟着三叔倒了不少斗,就算不是个好手也最少不是个次手吧?

  他虽然不至于嘚瑟,但是心里小得意还是有的。

  所以三岔路走失的时候,吴邪握紧手电心里无比后悔,后悔没有紧跟着三叔,托大的以为自己已经能单独行动。

  吴邪脑子里剧烈挣扎,他这时候突然很想说话,一句接一句,废话也行,缓解一下紧张情绪。

  咽了咽口水,声音在一片死寂里发出一些声响。

  吴邪握着手电的手青筋迸现,尽管紧张,但是他觉得自己不至于那么走运就碰见粽子吧?

  依着墙根小心挪动,前后都像无尽陷阱,深黑的只有自己手电打出的光束,而光束也像是扎进了黑暗,没了尽头。

  吴邪神经质的看了一眼智能手电的电量,如果这盏灯灭,吴邪就不活了。

  活不下去了。

  太可怕了。

  “好吧好吧,承认吧,我胆子真的很小,比胖子还小。”

  “自己活得跟一个团宠似的,所有人都围着自己,自我膨胀,觉得小爷这就无所不能了……”

  高度集中外加神经质的絮叨,吴邪头皮发麻,他莫名的直觉觉得自己就有这么倒霉,他总是有一种不祥预感,感觉会遇见自己不想遇见的“人?”

  原本是青石路,走了没几步山地靴突然半陷进去,吴邪倒吸口气,啊了一声,后背紧紧贴着墙壁,手电快速在面前晃了个半圆,至少在手电能照she到的区域没有可疑生物。

  吴邪收回左脚,手电打到地面才发现,原先青石路在这里断裂,再往前竟然是一条望不尽的土路。

  吴邪朝后看了看,他想向后退。

  可三爷说过,不走回头路。

  吴邪紧紧靠着墙壁,从背包里摸出几张huáng符,上面用朱砂画了些辟邪的符,吴邪看不懂,但是三爷说这东西有时候很灵。

  算了,就当做是救命的。

  吴邪右手紧握,狠狠朝墙壁捶了几下,疼痛钻心,但也多少让吴邪冷静下来。

  “爷到底是个爷,怎么能折这儿,那以后传出去爷还在京城混吗?!”吴邪咬牙踏了出去,土路绵软一些,但是终究没有那么可怕,至少还是一条路。

  他们倒斗的有一套先进的装备,由于吴邪“团宠”属性,大多这些都被high少给绑吴邪身上了。

  高科技是高科技,但是一切都得有电,去他妈的电。

  吴邪手里有一张地图,说好听点是地图,说难听点,其实就是鬼画符。吴邪觉得自己可能是在三岔路口原本应该朝西的路,他选择了南。

  墓xué大多都是方圆,但是古时候的王侯将相总是喜欢将墓xué埋尽机关,叫后来倒斗的陪葬一些才算是够本。

  吴邪记得曾经跟三爷进过一个一品相侯xué,看似一条路,进去就再也绕不出去。

  那次吴邪就以为自己会死在里面。

  这次好一些,路还算多,虽然不幸选择了一条看着就跟一条死路一般的路,可终究比那个绝望来的好一些。

  那种绝境都能走出来,何况这个。

  吴邪给自己打了气,总算壮了些胆,朝前走的步伐也快了一些。

  即便遇上粽子,吴邪身上除了符,还有些火,还有匕首。

  削金断玉的匕首。

  吴邪的战利品。

  手腕上的钟表显示已经凌晨三点,距与三爷走散已经过去三个小时。吴邪知道,就算自己找不到三爷,三爷也一定会想法设法找到自己。

  不用怕,吴邪。

  吴邪又走了十几分钟,手电照she到的方向还是黑寂,可也借着四周的死寂,吴邪听到了细微的声音。

  不同于某种生物那种可怖的声音。

  吴邪顿了脚步,屏住呼吸朝后面的墙壁呈自保姿势,身后一直对于吴邪来说是个可靠的墙壁,在靠上的一瞬间,竟向后倒去。

  吴邪头顶一大片瓦石朝下砸过去,吴邪瞪大眼,心下一片悲凉,爷真他妈要死这儿了。

  没被粽子吓死,被石头给压死,也算是一个清奇的死法了。

  预料中的疼痛并没有袭来,一侧伸过来一双手,将吴邪一把拖到墙体另一边,身后瓦石砸下来腾起一大片尘土。

  吴邪埋在有体温的救命恩人怀里,一边后怕一边欣喜若狂。

  有人就好,有人就好!即便是个坏人,想杀自己的,无所谓,是人就行。

  吴邪这一阵眩晕还没过去,就被人不由分说的拽着手臂拖起来朝前狂奔。

  吴邪被拖的连滚带爬,好不容易跟上那人的速度,身后接二连三传来轰塌声,那声音越来越近,吴邪着实忍不住朝后去看,后面尘土飞扬瞧不清到底是崩塌成了什么样,吴邪只知道再不跑真的就长眠这里了。

  他回过头去看那个拽着自己狂奔的救命恩人,他一身衣服已经看不出原本颜色,因为吴邪始终被拖着跑,他看不见那个人的脸,即便长得很丑,吴邪也会觉得他是世界上最好看的人,简直犹如神一般。

  吴邪有时候也真是佩服自己,这么危险的时候,脑dòng却缝不上。

  “卧槽!”

  吴邪正脑dòng大开,本来平坦的路突然就进了水,那人手指还紧紧抓着自己,吴邪正准备开口说自己水性不好,就被一把拽进了水底。

  这一猛子扎的足够深,头顶瓦石坠落受了水的浮力,将将擦过两个人的头皮,愣是毫发无损。

  吴邪鼓着腮帮子,他水性确实不算好,至少憋气不行。

  约莫也不过一分钟,吴邪两耳轰鸣,已经有些撑不住。他转头想去找那个人,却实在憋不住,奋力朝上一蹬腿,那人不防着吴邪竟找死,一把没抓到他。眼睁睁瞧着上头落石还没有落尽,而吴邪已经朝那落石游去。

  那人咬牙,朝吴邪追去。

  吴邪不要命的往上游,他现在宁可被砸死也不想被憋死。

  水平面眼看着就要到了,透过水一块巨石正朝下砸,吴邪哪里还管被砸疼不疼,他现在头疼欲裂,只想呼吸一口气。

  濒临死亡的滋味儿充盈四周,那一刻吴邪求生欲望qiáng烈的可怕,以至于那人一手握住吴邪的脚腕时,竟没拉住他。

  眼睁睁看着他透出水面的一瞬间,巨石也砸了下来。

  **************************************

  吴邪觉得自己如果死了,吴三省一定这辈子都良心不安,毕竟自己是吴家唯一的独苗苗,这不是吴三省好不好跟他死去的父母jiāo代的问题了,而是吴家列祖列宗。

  吴邪想,吴三省现在肯定后悔不让自己摸那条金鱼了。如果那条金鱼给了自己,或许这个王侯斗他都不屑于下了。

  那也死不了。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