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同人)每天都在天魔池里躺尸_Altariel【完结】

  书名:[霹雳]每天都在天魔池里躺尸

  作者:Altariel

  文案

  写在前面的高能警告:原创角色的超级OOC文,慎重慎重慎重。作者尬文天赋很高的,你们一定要怕,答应我。

  缘起少年时惊鸿一瞥,六天之界百年,轮回之井百年,苦境流离,终是不悔。

  凤遥重:今天也在天魔之池里躺尸看那个我喜欢的卡密萨玛呢~

  时间线:很诡异,作者的脑子被自己吃掉惹。CP:弃天帝X凤遥重(原创角色),副CP:吞雪,滕赦,朱九,伏月(伏婴师X朱闻挽月,对对对,超雷的,快跑),箫醉等。(有原创百合,有搞基,有BG,没有世界大同,基本不拉郎,谢谢谢谢谢谢。)

  作者娘体质:评论投食易加更。玻璃心(不喜点X)。

  内容标签: 霹雳 奇幻魔幻 江湖恩怨 原著向

  搜索关键字:主角:弃天帝;凤遥重(瑶重) ┃ 配角:一票霹雳人物 ┃ 其它:原创百合出没。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一章

  从记事开始凤遥重就发现世界有那么一点奇怪了。比如他头上那两支巨大的犄角,看上去很像书里说的一种叫麋鹿的动物。不过比起他九支犄角的姐姐,他这个也算不了什么。

  凤遥重出生的地方叫做异度魔界,据说本体是一只会动的魔龙。但据他亲自验证,这匹魔龙十分懒惰,常年都在睡大觉,连翻个身也不愿意,莫怪鬼族的血láng王说这是一尾贪吃贪喝贪睡的小胖龙,迟早要被道境的和尚道士们抓走去煮龙肉汤。

  他是邪族之王的第二个孩子,也就是邪族的少主。但是除了这个看似风光无限的身份外,实则责任重大的身份外,他还有个实在不想承认,全因父母任性而得来的身份——凤遥重也是他自己的妹妹,一个安慰想要女儿的邪后而凭空出现的,养在深闺不为人知的邪族公主。

  这件事的由来,是在邪后怀着他的时候,邪王就和爱妻因孩子的性别可能性争个不休。从鬼族王脉分支嫁来的邪后希望能生一个乖巧的女孩,别像长女那样被邪王教成个男孩子。而邪王则希望生一个儿子,好跟隔壁那个已经成了异度魔皇的鬼王的儿子呛声。这夫妻两个吵来吵去,最后孩子生下来,竟然是非男非女之身,着实令人万万没有想到。

  按照鬼医推断,应该是先天不足,魔源有损造成的,看这孩子这么体弱,可能很难活到成年。王后抱着眼睛都没睁开,犄角才冒出两支白白的小尖的小团子,心疼得不行。邪王看着那孩子在爱妻怀里哭得细声细气跟猫仔似的,随时都要断气一样,叹了口气说既然是邪族王脉,定要护他平安长大。

  邪后对于这个病弱的幼子十分疼惜,既然没有性别,就打算当做女儿来养。可邪王却不大乐意,因为本来一直都希望有个儿子,就算没有性别,既然已经有了长女,这个怎么也得是王子。夫妻两个又争了半天,旁边年幼的九祸托着腮戳着出生婴儿红红的小脸,提议道不如父王母后各退一步,对外宣称生了一对龙凤胎,只是小女儿先天病弱不予外见。

  她原本只是开玩笑,没想到这个提议居然被邪王和邪后接受了。九祸震惊之余,连那孩子抓住了她的一支犄角都没有感觉。

  邪王给孩子取名叫做凤遥重,邪后则改一字为公主之名,凤瑶重。路遥重重,成长之路虽然艰辛,但邪王仍希望凤遥重能平安长大。瑶玉为重,意为瑶玉宝器,邪后视其为无双之宝。

  总之,凤遥重从一出生就拥有了两个身份,导致对这个世界的认知有些混乱。比如自己的性别,自己的名字,感觉从幼年开始他的三观就摇摇欲坠了。

  虽然次子病弱,但长女九祸天资惊人,日后武学造诣自不必说,教导的老师也惊叹其聪颖绝伦,恐怕只有隔壁魔皇家的长子朱武可以相提比论。

  这样的比喻其实邪王是不大高兴的,因为三族三王都对于自己的继承人十分看重,究竟哪个更有出色意味着将来异度魔界第一领导权在谁手中,如果仅仅平分秋色的话那显然是不够的。

  虽然看起来,第一领导权是被鬼族的银锽一脉给专业垄断了。

  凤遥重从脚尖能挨着地开始就跟着姐姐九祸。看她日日在练武场上辛苦习武,一头紫红艳发,好似火焰魔城中跃动的火苗,随着动作轻轻飞舞,叫人移不开眼。九祸年长他许多,尽管在大人眼里还是只小幼魔,但外表已经是人类少女的模样了。

  九祸性格颇似邪王,虽然年幼但却傲气十足,城府也日益深沉,常常跟被称为天纵之才的银锽家长子呛声,双方这些年也是各有胜负。虽然无非都是今日你输我几招前日我输你几招的小事。

  对于自己小弟的复杂身份,她是从未在意的。九祸看他被母后打扮成女孩就叫小妹,被父王领着穿男装便叫小弟,都讨了父母的欢心不说,弟弟也有,妹妹也有,皆大欢喜。比起隔壁魔族的阎魔旱魃孤零零独苗一根的情况来说不知好了多少。

  邪王和王后平日里都十分忙碌,于是大多时候都是由九祸来照顾他。

  可能由于体弱多病的关系,凤遥重是个爱安静的孩子,该喝药了就喝药,从不耍赖推脱。姐姐练武时就静静在一旁看书,也不乱跑,更不任性做些无礼的要求。九祸自从见过一次隔壁银锽朱武那个妹妹朱闻挽月后,就感觉自家小弟省事多了,还顺便同情了朱武几秒钟。

  然而凤遥重虽然乖巧懂事,九祸还是默默分了不少心力照顾他,一是身为长姐当为,二是他体质特殊,一生起病来很可能就要躺尸天魔池了。

  于是邪族练武场上常常有因为凤遥重一声咳嗽而导致练武的九祸一个手滑赤火脱手把陪练的魔捅伤的事情发生。于是整天下来练武场上哀嚎之声此去彼伏,众魔皆捂脸不忍直视。时间久了陪练的魔者们基本都被邪族的公主捅过不少枪,说起来都是一把辛酸血泪。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银锽家那位火红头发的少年就偶尔会来邪族的练武场找九祸切磋,初见乖巧的凤遥重时,他一个劲感慨家中弟妹不懂事,一来一往间对凤遥重颇为照顾,偶尔带些小糕点来给这个小家伙。但到底是好心照顾后辈还是借机亲近九祸,这就不清楚了。

  朱武还曾好奇过邪族的小公主凤瑶重的事,对于另一个自己的身份,凤遥重一边吃着点心一边含糊不清说那个生病比自己严重,可能过不了多久就要去天魔池躺尸了,话还没说完就被九祸拖走教训道离银锽朱武远一点,还有不要乱说瞎话咒你妹妹云云。

  凤遥重一边胡乱答应着姐姐的叮嘱,一边心想着阿姐你才应该离他远一点,还有我真的不爱穿裙子,凤瑶重这个身份要是躺尸了那该多好。

  他看着远处的少年朱武红发张扬,俊秀傲然,觉得看的书里写的那些少年俊杰,意气风发应该也是如此模样。虽然银锽朱武望着自己姐姐的那双狭长赤眸总有那么些不对劲。至于他父王总是语重心长指着在校场上傲视群魔的银锽朱武说,这就是你以后要超越的对象云云,凤遥重都全然不放在心上。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