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同人)晚安,我的先生_奔跑的蓝汐【完结+番外】

  《(楼诚)晚安,我的先生》作者:奔跑的蓝汐

  主楼诚 / 微天台,合理则有污。

  情感压抑的阿诚vs让人摸不透的大哥

  他连在大哥身边都得戴上面具,惟恐泄露心事、和大哥多年来建立的关系便会因此毁于一旦。伪装恋人的任务,究竟能加速他们之间的告白,还是让他们因此渐行渐远?

  注:

  1、本文微nüè,高糖,以楼诚双向暗恋,还有阿诚身世为主线~

  2、有改编剧情,但大线会围绕电视剧向,后期谍战戏份重,与电视剧分歧。

  3、故事楼诚从怀疑桂姨是孤láng开始,到电视剧结束时间点。

  4、尽量不OOC,尽量往合情合理的方向走。

  5、结局是HE请安心服用!

  标签:同人 《伪装者》 明楼 明诚 王天风 明台 双向暗恋 正剧向 HE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01章 从今天起,你就叫明诚

  从十岁到现在,这是他在明家第十七个年头。

  打从他踏入这个家门开始,就一直与大哥大姐相依为命至今。

  头两年,他在这个看似富丽堂皇的豪宅中过得战战兢兢,虽然大哥大姐都待他很好,但幼时被nüè的yīn影仍如影随形。

  他无家也无根,总感觉人生并非掌握在自己手里,或许明天睁开眼,等待他的又会是被当成对象转卖给别人的命运。

  记得那是很多年前,他还只是个孩子。某夜,他做着可怕的恶梦,在梦里,素未谋面的大人们将他绑在木桩上,执起皮鞭狠狠地毒打。

  即使是梦境,每一鞭仍痛入心扉,彷佛那些伤痕不曾痊愈。他从梦中哭喊着惊醒,未料黑暗中竟有一双温暖的手握着他。

  「明大哥???」他反she性的问着,因为空气中弥漫着明楼身上的古龙水味,淡淡地。

  「阿诚,别怕,你只是做了个恶梦。」明楼安慰他,低沉的嗓音在黑暗中格外让人安心。

  「明大哥??对、对不起,把你吵醒了??」阿诚惶恐的道歉着。过去,他虽习惯流着泪惊醒,却鲜少叫喊,所以他也没料到会吵醒明楼。

  「没事,不是你的错,是我今晚本就失眠。」明楼放开手,转而划了根火柴,他点燃一支蜡烛,房间顿时被微弱huáng光包围。

  明楼见阿诚坐在chuáng上,脸上还挂着清晰的泪痕,看起来有些不知所措。他微微一笑,问:「你不是怕黑吗?为什么不点着灯睡?」

  「我??」阿诚欲言又止,不知如何回答。住在这里,他的身份格外尴尬,既不是主人也不是仆人,却也不是客人,他不知道自己究竟算什么角色,只能选择低调的依附在明家,过一天算一天。

  「我不想太麻烦你们??」阿诚怯怯懦懦地说。

  「谁嫌麻烦了?」明楼轻声斥驳,说:「以后点上蜡烛再睡就不怕黑了,知道吗?」

  明楼的话语如同一股暖流,充塞在阿诚的胸中,他被感动得无以复加,只得乖乖地点头。

  「那你好好睡,我回房了。」

  「等、等一下,明大哥??」

  「嗯?还有什么事吗?」

  「如果??」阿诚迟疑一会,然后才说:「如果有合适的去处,你们想把我卖掉也、也没关系的??」他费了很大劲才把话说完,然而眼泪还是不争气的落下来。

  明楼愣了愣,轻叹一口气,走到阿诚chuáng边坐下。一只大手抚上阿诚的小脑袋瓜,说:「傻孩子,从今天起,你就叫明诚。明镜是你姐姐、明台是你弟弟,我是你大哥,我们是一家人,再也没人敢欺负你、把你卖掉,这样好不好?」

  明楼的话让阿诚不敢相信,他没办法回答明楼,只是一直掉眼泪。

  不过,当眼泪停止后,崭新的人生便开始了,这一天,成为他的重生之日。

  第02章 悄悄嗅上大哥的味道

  这一切,都是因为有明楼在。

  从被赋予"明诚"这个名字开始,阿诚便死心踏地跟随这个大哥。

  他变得认真、上进,希望尽一切所能的学习,这全都是为了能跟在大哥身边;为了能更接近他所在的世界。

  无论大哥说什么,他都听从安排。为了大哥,他去俄罗斯读书;为了大哥,他在英国从军;为了大哥,加入地下党、搞起政治;为了大哥,又陪他去法国工作??

  只要明楼一句话,他什么都肯做。他不累,更不觉得辛苦,他随时都会保持最佳状态,只要明楼需要他。

  就这样,十多年过去,他们一起在国外绕了几圈,如今,又回到形势险峻的上海。

  明楼成了新政府高层要员,阿诚在外是他的私人助理;在内则是贴身管家。他们一天二十四小时,除了睡觉,几乎形影不离。

  可是,这一切似乎变得有点不同。

  下班回家后,阿诚第一件事便是为明楼脱下外套,但不知从何时开始,在挂回衣橱前,只要四下无人,他便会忍不住拿起明楼的外套用力嗅几下,嗅着明楼衣间残留淡淡的古龙水气息,他就会觉得很安心。

  即便这十几年来,明楼换过几种不同牌子的古龙水,但味道总是那样好闻,带着一贯的优雅与沉稳,如同明楼本人。

  阿诚从未谈过恋爱,但他就算对感情再迟钝,此刻也渐渐明白自己心底蕴酿的情愫是什么。难以克制的情感如排山倒海而来,阿诚得到的不是爱恋中的喜悦,而是无止无休的惧怕。

  在上海地下党、军统、新政府、明家这些伪装身份之余,他连在大哥身边都得戴上面具。阿诚生活过得更小心翼翼,每句话都细细推敲、再三考虑才能说出口,惟恐泄露了心事、深怕和大哥多年来建立的关系便会因此毁于一旦。

  「阿诚?」明楼提高音量唤着他的名字。

  「来、来了,大哥。」阿诚忽然回过神来,连忙将明楼的外套挂好,急急关上衣柜的门。

  他快步来到书房,见明楼坐在那张偌大的书桌前,埋首一堆文件当中。

  「挂件外套怎么挂这么久?」明楼头也没抬,随口问着。

  「我……我瞧见外套上有折痕,正想去拿熨斗帮你熨平……」阿诚心虚的说。

  「这种小事让阿香去处理就好,别什么都亲力亲为。」

  阿诚见明楼没起疑心,这才故作轻松地打趣道:「明长官出入政府办公厅穿着一件皱外套,会让别人以为我办事无能的。」

  「谁敢?」明楼抬头朝阿诚挤眉弄眼一番,然后才正经问:「你在南田洋子的办公室有什么进展?」

  「发现了孤láng的报告,几乎所有的内容,都是和我们明家有关的。而且,孤láng直指大姐就是共产党,说您有重庆份子的嫌疑,最后还有一句话,阿诚可利用。」阿诚低声说。

  明楼眉头一皱,困惑道:「他怎会对我们家里的情况这么熟悉?」

  「我感觉这个人就在我们身边。」

  「最近政府办公厅并没有新进人员,至于家里……莫非是桂姨?」明楼反复思量,又说:「虽然难以置信,但这并非没有可能。」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