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陈同人)恋爱阴谋论_奔跑的蓝汐【完结+番外】

  《(谭陈/双总裁)恋爱yīn谋论》作者:奔跑的蓝汐

  *主谭陈/副凌赵

  谭宗明-圆滑世故游戏人间,烟酒女人一样不少,骨子里却是有情有义的汉子。

  陈亦度-yīn郁俊美才华横溢,高智商低情商代表,不相信爱情的现实主义份子。

  陈亦度说:

  恋爱不过是包装各种现实目的之手段,虚幻且不合理,在我看来就是yīn谋论。

  谭宗明说:

  爱情的真理就是不合理,只要确定自己内心想法,就应该全神贯注对准目标。

  听说,这就是一部“看享乐派暖男谭总,如何攻下高冷冰山度总”的故事。

  注:

  1、火车:有,文艺污辣辣的。

  2、人设:ooc就是我,想写双总裁就是我,想写双医生也是我。

  3、附注:双医生组(凌远x赵启平)也会在文中出来串个场~

  4、结局:保证HE

  标签:同人 《欢乐颂》 《放弃我,抓紧我》 《到爱的距离》 谭宗明 陈亦度 凌远 赵启平 暖男融化冰山的故事 HE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01章

  都说戏子无情,其实jīng准点该说,善于伪装自己的人通常都挺无情。游走商界的大头们,无论具体被称作老板、总裁或董事长,总是戴着一层面具示人。今日谈生意就称兄道弟,明日说拆伙就翻脸无情。

  "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这招,谭宗明一向玩转得流畅自然。身为晟煊这样大型的投资集团CEO,走到哪都吃得开是谭宗明最大优势。

  不过他是上述的例外,谭宗明八面玲珑、善于跟各路人jiāo际,可他并不无情,甚至还非常看重情义。

  这样表面长袖善舞、实则重情重义的谭宗明,在一场游乐园改建的投资会议上,见识到另一个特例。

  DU集团董事长陈亦度,人称度总。他就是众多老板中那种特别我行我素之人,在外谈生意完全不戴面具,全程以真面目示人。而他展现出来的,就是一股无情的模样,毫不掩藏。

  窄版西装穿在身上,显示出一身jīnggān结实的修长身材。年纪轻轻看起来才30初头,那张连男人都觉得帅的俊美脸庞上,表情冷毅,处处透着一股生人勿近的寒。可没人拿这样陈亦度有办法,因为他是以才华立足在此的人。

  陈亦度是知名设计师,在国外拿奖无数,抢着与DU集团合作的企业多了去了,别说他大少爷亲手画的设计图,就连DU集团旗下设计师画的图,在业界都是一张难求。

  这种弱肉qiáng食的世界,有能力的人不见得会被尊敬,但人们总会迁就他;甚至畏惧他。因此陈亦度尽情高冷,却能横行无阻。

  谭宗明打滚商场多年,像陈亦度这样高智商低情商的人也见过不少,他总是一贯微笑准则应付这类人。反正对方无情,自己也不需太过投入真情,理念能合、价钱谈妥就签约;不行就一拍两散别来往。反而轻松。

  不过,陈亦度倒是引起谭宗明的兴趣。

  举凡天才总是具有异于常人的性格,陈亦度脾气也是极为古怪。他不喜欢被人称为老板或董事长,那个「度总」的称呼,据说代表的是「度总管」之意。DU集团那么赫赫有名,他不以此为傲,只甘当个总管,这倒让谭宗明对他产生一点好奇。

  他们第二次见面,在一个高级俱乐部的走廊上。谭宗明去俱乐部谈生意,很典型的jiāo际应酬场合,灯光昏暗,笑语莺歌,觥筹jiāo错,空气中处处弥漫尔虞我诈却又慵懒的氛围。

  谭宗明一向是个享乐主义者,这种喝喝酒、摸摸女人兼谈生意的活动最适合他不过了,但他很惊讶会在这见到陈亦度,因为陈亦度就是一副讨厌来这种地方的样子。

  那是在谭宗明从洗手间出来的走廊上,他远远就见陈亦度被一个色迷迷的胖老头纠缠,陈亦度居然任其勾搭而没bào打他。

  谭宗明不是没注意陈亦度脸上的厌恶,可他心想,陈亦度若没反抗,就表示不愿得罪那色老头,既然如此,自己也不需多管闲事。谭宗明顺手拿出烟盒,从中抽出一支香烟,大摇大摆经过在走廊上的两人。

  谭宗明本是要离开的,怎知他下意识的又朝陈亦度看一眼时,就见到陈亦度瞪着他,表情凶狠,可谭宗明不知为什么从中读到一丝求助的讯号。

  谭宗明以为自己会错意,往前走了几步,发现陈亦度的眼光也随之移动,还稍稍加重恳请的目光。谭宗明顿时觉得陈亦度那对圆润的黑眸特别惹人怜爱,激起他莫名的正义感。若是平常,快40岁的人了,还像年轻人一样搞什么英雄救美,肯定被谭宗明在心底吐嘲到翻过去,但他这回想都没想,一把抓住那胖老头的手。

  那胖老头把手一甩,不耐烦地说:「gān嘛!没见我正在忙吗?!」

  谭宗明赔罪,沈稳地说:「先生,不好意思呀!我这烟瘾犯了,火一时用完没得找,能不能向您借一下?」

  「没有,滚!」

  谭宗明被骂也不生气,突然提高音量笑说:「欸!金总?金总好久不见呀!」

  「小谭?」那胖老头定神一看谭宗明,立时放开陈亦度,喜道:「我岔!小谭真是你呀!上次说好要陪我去打高尔夫球,怎么都不来约?我等你等到天荒地老了!」

  「真抱歉,公司忙个没完,才刚通过评鉴,这不,又要开始准备年底结算,焦头烂额呀!」

  「我懂!没事,改天约啊!欸?你刚说要啥来着?」

  「火,金总您的火借我呗!」谭宗明修长指尖夹着烟,在金总面前晃了晃。

  「有!当然有!」

  金总连忙掏出打火机,客气的帮谭宗明点火,谭宗明故作不好意思地推辞两下,还是让金总替他服务。他一边燃烟,眼神瞟向陈亦度,见他眉头仍是锁成一团,嘴角垂得像吊了两斤猪肉那么重,一脸堵得心塞的模样。

  谭宗明心想既然都插手了,没道理只插一半,就揽住金总的肩,似是哥儿们般豪气道:「金总多谢啊!咱这么久没见,您肯不肯赏个脸去我那桌喝一杯?有几个朋友一定很想认识您。」

  金总眼睛一亮,笑得合不拢嘴,肥胖的下巴挤出两层肉来,貌似就快渗油了。陈亦度看着觉得恶心,眉头皱得像要拧出水,没想到谭宗明对这种人竟能笑容可掬的淡定应对,丝毫没表现出任何厌恶。

  陈亦度眼睁睁看着那笑起来特别有魅力的男人,随便三言两语就把金总哄得眉开眼笑,然后顺势将人带开。

  这人,还真特么能gān,陈亦度看着谭宗明的背影想着。

  老实说,谭宗明并不想应付金总,否则他何必一直欠着那场高尔夫球之约?可这晚为了陈亦度,他是使出浑身解数,把最不想碰的人拢到身边来,害得他这晚的享乐行程全都泡汤。

  没想到,金总并未打扰太久,只是过来敬几杯酒打个照面,就说他那桌还有朋友等着要回去了。谭宗明知金总这回谈生意的对像包含陈亦度,而且陈亦度估计有求于金总,否则以他那种业界皆知的拗脾气,不会来这种地方;更不会迁就那个老变态。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