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李同人)烟之外_冬节长至【完结+番外】

  《(凌李)烟之外》作者:冬节长至

  刑警vs外科医生

  标签:同人 《到爱的距离》 《他来了,请闭眼》 凌远 李熏然

  ==========

  第1章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还能抓住什么呢?/你那曾被称为雪的眸子/现在有人叫做/烟”

  ——洛夫《烟之外》

  飞机落地滑行的时候,凌远开了机,刚想给李熏然打个电话,就看到屏幕亮起,一条是几个小时前的短信掉进来:“有行动 不知什么时候结束不能来接你了 落地吱一声儿”。

  凌远盯着屏幕确认了几遍,想到自己在登机前收到李熏然“我来接你”的四字短信时,脑子里瞬间冒出来他这几天通话时多次无意提起的棘手案子,于是回过去的“我不相信”,顿时后悔地闭眼,抿了抿自己的乌鸦嘴自认心塞。

  排队出关时,凌远给李熏然回了短信:“吱”。看着短信送达,他想着,自己最近不知中了什么邪,从可以提前回国,到飞机估计晚点,再到李熏然忙着大概接不成机,说出来的话居然句句成谶。

  想到现在回家也见不到李熏然,爱岗敬业的凌院长出了机场扎进出租车就直接去了医院。他出国月余,李睿和金副院长虽然不是摆设,但总有不少文件需要他的签字才算作数。几十天下来堆积的公务应该不是一点儿半点儿。趁着还有时差的天然优势,凌远披着夜色一鼓作气通了个宵。

  批完最后一份文件抬头,窗外天色依然漆黑一片,时间凌晨三点。凌远吞了个从飞机上顺下来的餐包,走到沙发边上想要稍稍迷糊一会儿。谁知人还没坐下,李睿一个电话就把他叫到了急诊。

  “凌院长,你昨天晚上回来医院了吧?急诊送来个警察。两处枪伤一处在胸口一处在腹部,位置都不太好,肚子里还断了一截儿刀片。叫了心外肖主任会诊了,你也过来看一下吧。”

  警察?李熏然!

  凌远挂了电话只觉得脑子里轰鸣声一片,太阳xué处神经突突乱跳。他站在电梯里,看着楼层下行,手有些发颤,捏着胸牌别了几次才别到白大褂上。电梯门开,李睿已经等在那里。凌晨的急诊大厅静得瘆人,短短十几步路,他听着两人的脚步声,竟走到有些脱力。

  直到绕过屏风,看着了chuáng上躺着的那人的脸,凌远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出了一身的冷汗。不是他。不是他就好。

  凌远第一次见李熏然的时候,他还只是个普外主任。当时也是李睿给他打的电话,说:“凌老师,急诊送来一个警察,两处枪伤都在腹腔,位置不太好。”说来奇怪,当年收治了李熏然后,他就再也没碰到过躺着被送进急诊的警察。这多年过去,再听到同一个人说着几近一样的话,再加上他同李熏然的关系早已不能与当时作同日语,就难免会想起那日情景,自己吓自己,终于吓出一身冷汗。

  当时李熏然躺在急诊病chuáng上,面色惨白,满头冷汗,身上血迹斑斑的灰色T恤被剪开。他因为疼痛和大量失血只有些微弱的意识,却在被推进手术室前,抬手拉住了正让护士去通知家属的凌远说:“不用麻烦了医生,别告诉我爸,字我自己签。”

  那一次,凌远站在手术台边上,看着碎在李熏然腹腔里的子弹,脑子里一闪而过年轻警察和他说话时即便满身láng藉却依然明亮的眸眼,手术刀停在了已经一塌糊涂根本无法修补的脾脏上方,在医学判断上向来快准狠的他竟然犹豫了十几秒才做了全切。

  凌远走出手术室的时候天色早已大亮,李睿先他一步在大厅里面叫:“周子健家属?”

  李熏然正坐在门口椅子上拿手支着额头闭目休息。听到声音他刷地站起,一声“这里”刚出口,视线就越过他落在了正往外走的凌远身上。

  “熏然?”李睿开口,即听到身后一个声音同时响起,于是转头看到凌远正迈步走出来,自觉退到护士台签了字就往ICU去了。

  凌远走到李熏然跟前,没急着jiāo待手术情况,反倒开口就问:“他真是你队里的人?你没事儿吧?你怎么过来了?”

  一连三问把李熏然问得哭笑不得,看凌远面上表情,手术应该成功了,也就一一回答他:“我没事儿。周子健是我们队的,刚进来不到一个月。我啊,晚上抓了人连夜审,刚审完局里领导有事儿找huáng队,我就过来替他了。”说完这些,李熏然顿了半刻,到底还是有些不放心,立马又接上话去问,周子健怎么样了。

  “手术很成功,子弹刀片儿都取出来了。虽然位置不好但是伤口很整齐,损伤脏器也都修补了。不过暂时还没度过危险期。”说着话两人一起往外走,凌远已经在电梯口停下了,李熏然却还想往前走,被凌远一把拉住:“gān什么去?”

  李熏然顿住脚步回了句“ICU”转身还想走又被凌远拉了回来:“李睿在那儿呢你忙什么。去我办公室。”“好嘞。”李熏然应了一声调转过来,看了看眼前同他一样jīng神有些不济的人,抬腿进了电梯。

  才进办公室关了门,凌远就凑身过去捉李熏然的手,想顺便再与他结实地拥抱。他三十余日未见李熏然,方回就通宵处理了一夜文件,后又被自己的脑补吓到脱力,最后还胸腹联合做了一台大手术,此刻熟悉的人站在眼前,压抑了许久的想念和疲惫瞬间就从身体各处涌了出来。

  李熏然嘴上说着“我在树林子里钻了一夜,身上不定多脏呢”,身体却也迎上去。

  凌远攥着李熏然的手,感到他指尖冰凉掌心却是热的,正觉得奇怪,脖颈处就感到了李熏然灼热的鼻息。外科医生的敏锐直觉让凌远瞬间觉察出了异常,此时已经是十月中,李熏然的体温实在是有些偏高了。

  这样想着,凌远迅速拉开李熏然,抬手覆上他的额头,手心下传来的温度让凌远有些恼火,当下蹙了眉头,直直盯着眼前人问道:“李熏然,可不可以解释一下你为什么在发烧?”

  TBC.

  第2章

  “李熏然,可不可以解释一下你为什么在发烧?”

  “啊?我发烧了?”原本看着凌远先是推开了自己,然后又捏手心又探额头深感莫名其妙的李副队,听到这句问话更觉惊诧。

  当年脾脏全切后,凌远曾和他讲过,将来他的免疫可能会有些影响。起初李熏然并没有放在心上,直到后来他一步步升职,工作也随之越来越忙碌越来越没有规律后才逐渐发觉,自己的免疫似乎是真的受了影响,只要身体疲惫就很容易感冒。

  不过到底李熏然身体底子好,年纪又轻,感冒的频率上去了,却依然不是什么大问题,灌两杯热水睡一觉,翌日醒来便又恢复如常。

  所以,惊诧过后,李熏然第一个闪过的念头便是“难道又感冒了?”然而鼻喉不痒不痛,没有鼻水不打喷嚏也没有咳嗽,他随即接话道:“我没有感冒啊。”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