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佛毒同人)门外红尘_绪芳【完结】

  书名:[剑三佛毒]门外红尘

  作者:绪芳

  文案

  前少林jīng英恶人大师 X 拐走大师的恶人毒哥

  薛白衣

  前半辈子是在少林寺勤学,后半辈子,大概是从遇见吴霜开始的

  ☆、第 1 章

  “砰砰砰——”

  一大清早……公jī没睁眼、鸟雀都还没来得及练嗓子的那么早。

  薛白衣的屋门就被人捶的震天动地。

  “薛大师?大师您在吗——头儿?头儿——”

  这个时间点很尴尬,深夜和清晨没来得及换班。

  夜猫子还没合上眼,打鸣的jī还犹豫着要不要醒,结果统统被这一阵宛若雷鸣的声势吓的浑身一抖,跳起来跑远了。

  其实屋子里的人也才刚睡下。

  薛白衣浅眠,差不多刚一合眼,门就被人捶了。

  他翻了个身子,正准备起来,但chuáng里面的人跟着往毯子里缩了缩。他就没动了。

  薛白衣在心里叹了口气,估计没几个知道他昨天晚上回来了吧。

  薛白衣想,门口这位应该敲个两三下就回去了,毕竟他常常不在谷里,找不到他很正常。

  这么一想觉得甚是有理,再加上不想把身边这位折腾醒了,于是躺着没动,只等对方放弃而归。

  但门外这位,明显是知道他回来的那伙为数不多的人里的一个。

  “砰砰砰——”

  “薛大师——大事啊——?”

  “砰砰砰砰砰砰——”

  “在的话回属下一声啊——”

  ……

  “扰人清梦……”

  边上的人终于被吵醒了,闭着眼嘀咕了一句,翻了个身,又扯过去大半截毯子,

  薛白衣叹了口气,起身穿衣服,“我出去看一下。”

  那人背对着他,继续道,“我发现你手底下的人,毅力qiáng到可以记仇了,早晚要出事。”

  薛白衣:“……睡你的觉。”

  薛白衣穿好衣服,白袍一披,佛珠一挂,到外屋开门去了。

  外面那人正抬着手准备下一波噪音,门被拉开,正落了个空。

  一股清冷的檀香迎面而来。

  他一抬头,只见嘴里呼爹喊娘似的喊的那位薛大师,正面色平静的看着他。

  “何事?”

  他开口时,略显低沉的声音从上面传来,也不怒,也不恼,偏偏让人心里一静,听这人随便说两个字,都像是被一尊活佛点化了。

  薛白衣确实不常在谷里待着,外面各种各样的任务都等着他。十八算是手底下几个小伙子里见他次数多的了,饶是这样,每次薛白衣回来以后,十八见着他都有点怵,说话自带结巴。

  “大、大师……那、外头有个兄弟死了。属下……特来请大师……”

  薛大师眉头一皱,嗯了一声,“谁?”

  “是个……新来的。您估计没见过他,正逢您出去那会儿,兄弟几天没见着他,也没想到就这么死了。”

  “怎么死的。”

  “叫人给杀了。”

  打打杀杀的见多了,遇见杀人的被杀的其实都不算稀奇事,关键这人刚到就死了,实在奇怪。

  “有什么线索么。”

  十八挠了挠后脑勺,“属下惭愧……”

  这话还没说完,十八余光一瞥,只见薛白衣的身后、屋子里面又走出来一个人。

  这人一副没睡醒的样子,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慢悠悠晃到门口来,嗓音里带着一点沙哑,“怎么,收尸这活儿都要通知我们薛大师去gān啦?”

  十八还没理清薛大师屋子里还有一个人是什么情况,闻声一瞧,看到来人似笑非笑的脸,特别是他身上披着的大约还是薛大师的某件白袍,十八顿时整个人都僵在原地。

  “堂主……”

  他现在才终于知道刚才扰的不是薛白衣一个人的清梦,也迟了。

  吴霜半眯缝着眼,嗯了一声算作应答,又随口说了句,“刚才拆门的时候气势挺不错的。”

  十八简直欲哭无泪,往边上让了让,不敢堵在门口,“惊扰堂主了……”

  薛白衣也侧过身看他,“走了?”

  他看了眼天色,蒙蒙亮。

  吴霜一点儿没留念,情绪不加,摆了摆手,“走了。你这儿太烦人。改天让他们给你换个屋子吧,这地方湿气太重,睡不着。”

  也是迁怒。以往来了那么多次,也没听他说湿气重。

  十八听着就觉得自己今天铁定是点背,低头不敢作声,偏偏吴霜那条成jīng似的蛇经过的时候还冲他哈了一口,吓得他往边上跳了两步,没人不知道这吴堂主养的这些毒物有多厉害。

  等吴霜和他的蛇彻底消失在他们视线里了,薛白衣才出声道,“接着说吧。”

  “自打上回出了叛徒,这性命相关的事儿他们格外慎重。这回不给我们随便动场地,说要请大师您过去一看。”

  薛白衣不动声色地站在原地,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十八等候在一边,瞥见薛白衣的指尖缓慢地数了一个佛珠,才道,“带路吧。”

  这huáng沙漫天的地界,单纯为生活定居在此的人几乎没有。一来是恶人谷本就隐藏得神秘,二来要找到入口,路途长远暂且不论,光是这昆仑的冰雪,就足够把一些人冻在半路上了。

  江湖上总有人觉得自己命途多舛、实在难熬,灰心之下决心要入恶人谷,索性将此生一了百了,然而到这时候才知道,恶人谷也并非什么善心大发的地方,人生失意可以,人是废物不行。

  江湖上有人说“一入此谷,永不受苦”,将这话当真的人们,直到看见了矗立冰原的雪山,才恍然,这恶人谷从来也不做什么济世渡人的行当,若是连这点难都行不了,那便是与他恶人谷无缘了。

  所以真要说来,这谷中形形色色的人,论善茬,谁也不是。论大恶,谁又排不上。真正区别开来的,除了一身的本事,再直白一点的,就是“大家见到会绕着走”和“走在路上也没人注意到他”。

  薛白衣就是这么一个夹在这两个极端中间的人物。

  大约是他这么个并非善茬的人,天天挂着串佛珠,手上还捏着一串,一年四季白袍加身,远看就是个到此化缘的和尚,认出来的人知道这层层外表下其实住着的是个阎王。

  只是这“阎王”大部分时间都在念经。

  客栈边上摊饼子的小铺子刚开,店家是个机灵鬼,一见着薛白衣一行人经过,到嘴边的吆喝立马换了个方向,“哎,大师您早、您早,这大清早的您辛苦啊……”

  薛白衣点了点头,像个得道高僧出行。

  店家笑容挂在嘴上,那些世俗的寒暄反倒说不出口了,只是一个劲儿的点头哈腰把人恭恭敬敬送出自己的地界。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