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同人)学不会按常理出牌_梅心竹影【完结】

  书名:[猫鼠]学不会按常理出牌

  作者:梅心竹影

  文案

  现代猫x鬼耗子

  ——的日常

  内容标签: 七五

  搜索关键字:主角:展昭,白玉堂 ┃ 配角: ┃ 其它: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楔子

  平心而论,展昭第一次见到白玉堂的时候是吃了一惊的。

  彼时展昭正戴着耳机专心致志地看恐怖片,片中正好演到披头散发的女鬼从镜子里爬出来。展昭作为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根正苗红好青年,当下就默念了一遍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然后他就感觉有一双眼睛盯着他。

  很不巧,他感觉到的方向,恰恰就是一面镜子。

  展昭僵硬地按下暂停,又僵硬地回过头去,刚好对上了那双眼睛。

  展昭:……

  白玉堂龇牙一笑,也披头散发地往镜子外爬。他的形象说实话比片子里的女鬼可怕多了,不仅浑身是血,而且伤口还翻着肉,鲜红鲜红的。

  结果展昭在最初的吃惊之后就面无表情地关掉了播放器,拿过梳子扒了两下头发,抱起手臂,仿佛在拗造型。

  白玉堂:……

  白玉堂:你为什么不害怕?

  展昭:因为我乍一看,你还蛮漂亮的。

  白玉堂:……

  展昭:然后我仔细一看,你真的蛮漂亮的。

  白玉堂:……

  白玉堂:我觉得我鬼的尊严受到了侮rǔ。

  展昭起身去洗手间接了一杯水,咣一下放到白玉堂面前。白玉堂整理头发的手一顿,疑惑地看展昭。

  展昭:慰劳你找了我一千年。

  白玉堂:其实我只不过睡了一觉,并不知道过了多久。

  展昭:……

  白玉堂:等会儿,你记得?!

  展昭:我说过我不记得?

  白玉堂:那你刚才说我漂亮是调戏我?

  展昭:不,是实话。

  白玉堂:……

  白玉堂:我觉得我鬼的尊严真的受到了侮rǔ。

  ☆、一、墙上有好多妖怪

  白玉堂伸了个懒腰,把贴在身上的白衣一点点撕下来,满身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结痂。展昭牙根抽搐,不知道说什么好,gān脆闭嘴。等他撕完了衣服,才一副刚想起来的样子问他是否要洗澡。

  白玉堂:哦,你去烧水。

  展昭翻了个白眼,啪一声打开卧室和走廊的灯,吓得白玉堂跳了起来。展昭转了个弯,又啪一声打开浴室的灯。回头一看,白玉堂没跟上来,遂奇怪地探出身子。

  展昭:你gān什么呢?不是洗澡?

  白玉堂:什么东西这么亮!

  展昭:灯。

  白玉堂:没见你打火为什么可以亮灯!

  展昭:电。

  白玉堂:什么是电?

  展昭:……

  展昭:你是电你是光你是唯一的神话快去洗澡洗完再说。

  白玉堂苦大仇深地瞪着天花板上的灯,抖抖索索地站到了淋浴喷头底下。暖huáng色的光照在身上,让他又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

  白玉堂:浴桶呢?

  展昭:你要泡澡?那在小卫生间里。

  说着他又领着白玉堂去到有浴缸的那一间,二话不说开了水,调到适宜温度,接了半缸。想了想,把按摩功能也打开了,顺便在缸里放了一只大huáng鸭。

  白玉堂:……

  展昭:行了进去吧,沐浴露在这——就是胰子,按一下就行。

  他示范了一下沐浴露的用法,贴心地替白玉堂关上门。

  依展昭的印象推断,白玉堂至少得洗上一个小时才算完。但鉴于他不会用热水,可能不到半小时就要进去帮他换。

  谁知道才过了十分钟,浴室里就传来一声尖叫。展昭吓了一跳,砰地一脚踢开门,只见白玉堂一手扶墙一手指天硬成一尊雕塑。

  展昭:什么情况?

  白玉堂:有东西咬我!

  展昭顺着他的眼光看到他的手指,顿时明白过来——定是这家伙见了电灯好奇心起,也分不清开关插座湿漉漉的就往上戳,不触电才怪。

  展昭:以后记得擦gān了再去动墙上的东西。

  白玉堂:哦。

  展昭:水凉了再叫我。

  白玉堂:你帮我洗。

  展昭:……

  光溜溜的白玉堂裹着浴巾盘腿坐在客厅沙发上,展昭则在客房里翻箱倒柜地找gān净的chuáng单被套睡衣内裤。好容易寻得一套估摸能入白玉堂眼的,又听见一声尖叫。展昭把手里的东西往chuáng上一扔,几步冲到客厅,见白玉堂颤抖着指着对面。

  白玉堂:你居然在家里关了这么丑一个女的!

  展昭扭头一看,壁挂电视不知怎么被白玉堂弄开了,言情女主声嘶力竭地在吼你残酷你无情你无理取闹。

  展昭:你不喜欢她可以换一个。

  白玉堂:你还关了好几个?!

  展昭叹了口气,把掉在他身边的遥控器塞到他手里,教他换台调音量。白玉堂瞪着这个黑色的小匣子,尝试性地按了一下。

  一个翻着白眼的男人:有钱长得帅是我的错吗!

  又按一下。

  一个痛心疾首的男人:屠苏你醒醒啊屠苏!

  又按一下。

  一个邪魅狂狷的男人:我这把刀可是涂满了□□的利刃!

  又按一下。

  一个剑眉星目的男人:猫儿,你吃味啊?

  白玉堂:……

  展昭:……

  白玉堂:我错怪你了,原来你只关了一个女人,其他的都是男人。

  展昭:你关注点不对吧喂!

  展昭以为铺好chuáng把白玉堂塞进被子,别的事都可以留到明天再说。然而他还是高估的了白玉堂的适应能力。

  他只翻了个身就感到chuáng上一沉,白玉堂趴在边上,一双大眼可怜兮兮地看着他。

  展昭: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白玉堂:刚刚。

  展昭:我没听见门响。

  白玉堂:我穿墙。

  展昭:……

  展昭:什么事?chuáng不舒服吗?

  白玉堂:有个东西一直对着我的脑袋chuī风,chuī得我头疼。

  展昭莫名其妙,只好跟着他去客房。

  展昭:这是空调,开着你不会热。

  白玉堂:我本来就不热。

  展昭:那就关了,不会头疼了啊。

  白玉堂:但它还是一直盯着我。

  展昭望着空调接通电源的指示灯一时无言以对。

  展昭:那你要怎样?

  白玉堂:你陪我睡。

  展昭:……

  ☆、二、网瘾少年的练成(1)

  作者有话要说:  夹带私货有

  白玉堂用三天弄明白了什么叫电,又用三天弄明白了什么叫网。其间曾因为屏保而失手将笔记本摔到地上,但尚未像现在这样生气过。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