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rtale/UT]不同世界的我与你_墨小左【完结】

  书名:[undertale/UT]不同世界的我与你

  作者:墨小左

  文案

  ……

  其实,一直都是知道的。

  ……

  我希望你能忘记过去那些糟糕的事情。

  所以……

  请好好地享受当下吧。

  *没有文案那么正经请放心

  *cp是Sans[Genos]×Sansy[娘化人类Sans]

  *人物ooc注意!

  *时间线奇特注意

  *来自ge线的Sans注意

  *Sansy和原版Sans性格和行为会有不同注意

  *pe线[励志于完美结局]

  *更新较慢(是特别慢),还会穿插混更的东西……

  *无文笔流水账注意

  如果可以接受,就放心大胆地看吧!

  内容标签: 游戏网游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Sans(Genos),Sansy ┃ 配角:Frisk,Papy,Chara ┃ 其它:传说之下,undertale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一

  [一]

  对于一具骨架来说,疼痛这个词或许有些诡异。但是不可否认,骨架也是会感受到疼痛的。

  尤其是来自灵魂的疼痛。

  身上的衣物已被划破,腹部处滴落了鲜明的红色液体,沾染上他素白的指骨。

  那个人类拿着刀,冷漠地注视着面前这具即将成为尘土的骷髅。

  “……看来结局就是这样了heh……我要去Grillby了。”

  骷髅低声地发出叹息,因为结构的原因,他始终保存着笑容。低下头轻轻地揉了揉脖子上那条破旧的红围巾,他缓慢地站起身,步履蹒跚地退开了审判长廊。

  “Papyrus,你想来点什么?”

  *

  命运是很可笑的东西。

  作为一名懒癌晚期的人类,对于巡逻这种事实在提不起gān劲的我在Papy的bī迫下走到了我的岗哨前。

  我以为这辈子都不会遇到的怪物就躺倒在里面。

  抓怪物什么的本身就很麻烦了,抓到之后的提jiāo工序更为麻烦,况且我与那位老女士有做过约定。

  “怎么了Sansy?”Papy注意到了我的停顿,探头就有查看的意向。

  被Papy发现=完蛋了麻烦事要来了

  这种时候能阻止她的就只有……

  “嘿,Papy。”我咽了口唾沫,qiáng制地回头摆出一个笑脸,“今晚,不如由你来做意面吧?”

  “天呐!这是你第一次这么要求呢sis!我保证我会竭尽全力做出最完美的意面的!不行我要先回去准备……好好工作噢Sansy!”

  同我预料的一样,我的姐妹立刻双眼发光满脸激动,在叮嘱了我一句之后直接欢快地跑离了现场。

  僵持在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我只觉得一阵胃疼。Papy的意面……得了吧,番茄酱也救不了我的。

  无奈的叹息过后,我走进岗哨,蹲下身碰了碰那个怪物。

  ……没有反应。

  我对这具面部朝下伏倒在雪堆之中的骷髅完全没辙,只能勉qiáng地将其翻了个身。

  他腹部和嘴角的红色痕迹各外明显,但是作为一具骨架,根本不可能存在血液这种东西,更何况这家伙的身上围绕着一股子番茄酱的味道。

  ……淦,感觉好làng费。

  从口袋里拿出纸巾勉qiáng给他清理了一番,我也算是仁至义尽了。毕竟,你不能指望一个懒虫去做些什么。

  “啧,要不是担心Papy见到你会搞出一堆的麻烦事,我才懒得帮你这么多。”我蹲在那具骨架前一边碎碎念一边试着把他衣服上的红色痕迹去除,但是一想到晚餐时等待自己的是死亡意面,我也淡定不下来,禁不住地加大了手上的力度。

  一不小心就压到这家伙的肋骨了。

  qiáng制性地装作没有发现,我直起身伸了个懒腰,瞅了眼地上这个还没醒的伤员,格外无奈地将自己的外套盖在了他身上,顺手把他脖子上的围巾也整了整。

  ……毕竟无论怎么说,这里都是雪域,很冷的啊。

  不过骷髅会感觉到冷么?

  还好里面的白色毛衣足够暖和,不然我绝对会被冻僵的。

  “随便了,我要去遗迹了。”搓了搓有些冻红的手,我想了想,还是从外套口袋里拿出自己的笔记本,撕下一张纸给这只怪物留了个字条。

  「嘿,伙计。在这地下世界可小心,这有太多的人类想要抓捕像你这样的怪物。我比较懒,所以暂时放过你。以及,我的姐妹虽然很热衷于抓捕怪物,但是她并不危险(即使她试图使自己看起来很危险),我希望你不会伤害到她。除非……你想度过一个BAD TIME。」

  该警告的也警告了,想起遗迹里那位好说话的老女士,我想我也是时候去拜访她顺便偷个懒了。

  *

  Sans很早就清醒了。

  但是因为身旁一直有一个人类的原因,他一直闭着双眼,假装自己还在昏迷。

  效果不错,那个人类一点怀疑的意思都没有,倒是碎碎念了很多东西。

  ……包括Papyrus。

  这个人类是谁?这里又是什么地方?为什么会提到Pap?

  Sans很清楚这个人类并不是Frisk,并且她说话的语气让他诡异地跳戏到自己身上。

  本来他是打算直接把这个人类杀了算了,但是在动手前那个人类居然帮他清理起了身上的番茄酱。

  抱着“这个人类或许不是那么坏”的想法,Sansgān脆随便她去了。被压到肋骨倒是没有多少疼痛,就是对方qiáng装着什么都没发生的僵硬表情让他觉得有些好笑。

  在离开前那个人类甚至将她的外套留了下来,这让Sans更加无法对这个人类做出什么不友善的举动了。

  在人类的身影消失的瞬间,Sans坐起身,拿起被对方小心压在瓶装番茄酱下方的纸条,眼眶中的白光闪了闪。

  “……另一个世界的……我?”

  [二]

  和遗迹中的那位老女士结束了一段jiāo谈后,我回到了岗哨以避免我姐妹的查岗,但是令我诧异的是那只骷髅还在那里。

  而且看他的样子,似乎是代替我在上班。

  ……虽然,他是以趴在柜台上睡觉来代替我的。

  “……伙计,认真的么?”

  我慢慢地靠近那个骷髅,还没等我完全接近,一股熟悉的味道就扑面而来。

  ……淦,我的番茄酱。

  我现在完全没有接近现场的意思,因为我实在不忍心去查看我的那些瓶装番茄酱的尸体。

  刚才gān嘛不顺便带走啊摔!

  我抽了抽眼角,默默地摸了摸口袋,很好,如果再去买这个月的番茄酱,我想我下个月的房租可能不保了。总不能让我和Papy去睡雪地呀?

  在我郁闷时,我口袋里的电话响了起来。想必声音很大,我面前的那只骷髅终于是睁开了眼睛,看到我接电话的动作十分绅士地示意我自便,然后再度趴回了柜台,只不过是睁着眼看着我。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